相伴七十年:《夜光杯》有这样一群特别的作者

相伴七十年:《夜光杯》有这样一群特别的作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边纪   2016-09-10 18:15:21

《夜光杯》作者中有这样的一条趣闻:他们中有母女、夫妻、父子、母子、姐弟……遗传的才情,渊远的缘分,相同的热爱……七十年的相伴,《夜光杯》因为有他们的参与,更加生动丰富!

秦文君、戴萦袅母女:爱是一种传递

感谢秦文君,一方面写着中国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一方面为《夜光杯》的读者写作了那么多精彩的文章。太阳把山谷晒温暖了,新华路的灯光俏丽单纯,小虫是柔弱的精灵……秦文君特别的慧心教会我们如何去发现生活中我们所忽视的东西。很少有作家像秦文君那样,将世俗烟火展现得那样富有魅力,灯光,美味,童年情景,宠物,书房,亲情,婚姻……她的文笔亲和,细腻,温馨,幽默。“傻瓜相机”的专栏一出来,读者每每先睹为快。而热爱日常生活的秦文君同时也爱旅行,奇异与踏实如此奇妙地融合在一起。也许走得越远,审美的目光会越细。秦文君的文字,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爱心与情趣,她看待世界的眼光能够影响他人。

2005年《傻瓜相机》作为“夜光杯文丛”推出时,画封面的她女儿戴萦袅还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现在,毕业于复旦大学管理科学系、后在瑞士读经济学博士的戴萦袅给《夜光杯》写关于《红楼梦》的专栏文章。2002年出版的《话说我班男生》是小戴出版的第一本书,如今她是个获得诸种奖项的儿童文学作家。读的是理科,爱的是文学,《傻瓜相机》里有不少萦袅的趣闻与故事,小作家与《夜光杯》就是有着这样深厚的缘分。秦文君有意不介绍她的责编贺小钢,让女儿的写作才能自然去接受陌生编辑的“审稿”。不久以后,作家王小鹰告诉秦文君:有熟悉的年轻读者说,“萦袅写得不比她妈妈差!”好高的起点!

戴萦袅文字精美准确,又灵动形象,她写的《红楼梦》系列随笔,其视角与事例都是“做足了功课”后的厚积薄发,由《红楼梦》而延伸出去的古籍知识显示了作家的文化素养与治学方式。是美文又有学理性,而年轻人的激情、锐气同时使文章“汁水丰沛”。

满意的责编到处发表见解:“《红楼梦》就是要年轻人写!老头老太写了,谁看!”


邵毅平、邵南:学者父子兵

照片摄于巴黎,邵南读书的城市。相似的容貌,相似的学者背景。邵毅平、邵南——照片上微笑的父子俩称得上是出色的驰骋于夜光杯的教授级别“父子兵”。

今年被评为新民晚报优秀作者的邵毅平先生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2008年,应责编祝鸣华约稿,给“星期天夜光杯·国学论谭”写长文,感性知性说国学,而发在《夜光杯》上的散文随笔,出版了集子《马赛鱼汤》。邵毅平发噱地说,自从他在夜报上写文章,发现自己在这教授博导不稀奇的地方变得稀奇起来,“各部门的人好像都开始认得我,事体也开始好办起来。”《马赛鱼汤》作为复旦出版社的“十大重点推荐图书”参加今年的上海书展。出版社讲:夜报上文章,肯定卖得脱咯!邵老师写知识性文章与他上课一样,生动活泼吸引人,深入浅出益智慧。《古典文学的现代性》《一万年:建筑与文字》《“天下观”之争》,邵老师说古不泥古,他的选题多是从当下的某个热点或新闻切入,其文化积累与渊博学识,让普通读者接受起来一点不隔,这就是夜光杯所倡导的。

邵南是他的另一部出色的“作品”。邵南大学考入复旦法文系,后获得了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希腊塞萨洛尼基亚里士多德大学的三张硕士文凭,2012年起,在巴黎攻读法国文学和中法比较文学的博士学位。他投稿“夜光杯”始于2010年。先是给“国学论谭”投稿,集中发表了四篇,其中《〈菜根谭〉的儒道佛融合功名观》一文收入《国学论谭》一书。2014年起投稿《夜光杯》,内容主要写浪迹海外的见闻,如《人在异乡》、《巴塞尔车站的流浪汉》、《鸟栖岭》、《重逢》等。因长期生活于欧洲,得以了解欧洲文化的多个侧面,故观察角度每与人异,也比走马观花的要深入。父子俩常一起为《夜光杯》写稿,彼此互为第一读者,“大作”都要经过对方“拜读”、“斧正”,反复切磋琢磨甚至攻讦诋毁以后,才敢拿出去给编辑先生发表。像每个慈父一样,如果儿子点赞的文章比自己的多,邵大教授只有“鲜格格”地开心!


陈保平、陈丹燕:作家夫妇,不同风格

2002年陈丹燕出版的《偶遇》,是“夜光杯文丛”中最早一辑,也是最受读者欢迎的集子之一。老欧洲的声色光影与传奇多姿,在陈丹燕写来,永远有自己独特的调子。一篇篇有关欧洲的随笔里,上海的故事时有闪现,漫游中不仅有对世界新奇的探索,更有对心灵的叩问。浪漫飘逸,优雅感性,读者喜爱有个人魁力的作家,曾经有那么多年轻的读者,追随陈丹燕的旅欧笔触,他们爱闯荡世界,也爱陈丹燕的忠于自我。敢冒险,敢幻想,才能将这个“我”开掘得博大又幽深。作为一个小说获得国际奖项的作家,虚构作品所重视的人物与细节,陈丹燕又很自然地将此在非虚构作品中体现。情境化的随笔,累积成岁月的硕果与文化的启迪。而今天,在“明月二三事”专栏里,“丹燕文体”又有发展,它们更加简约有力富有意蕴。

1995年版的《精神故乡:陈保平陈丹燕访俄散文》是“华师大作家群”中唯一一对夫妇作家的作品合集。1991年的《老张过生日》和1992年的《把生命刻在石头上》,是陈保平先生刊登于“夜光杯”上早期的记叙性散文,作家的灵性与智性在雍容制约的语感中有着雅致的平衡和自然的感染力。以后,陈保平更多发表的是杂文。欧阳汗青是他所用的笔名。陈保平的杂文总是涉笔及时,目光敏锐。他对发展中的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等,有着因热切的希望与准确的理解而来的中肯的剖析,文章的立意比一般杂文更高远更现代,不煽情不刻意,却力量自现,于读者既警策又思远。那些既有社会责任感又有人文情怀的文字经得起岁月流逝与时事变迁。因为它们有美与理想的原则。《曼德拉,您活在谁的心中?》激情与反思一气呵成,对人类弊病的批评与对人类和平的呼吁震动到人心。可惜,曾经做过多年新民晚报总编辑的陈保平先生,怎么也不可能给自己发一个“优秀作者奖”!而他对当代电影与戏剧的诸多评析,爱好者的热情、研究者的思考,则使文章能量充沛,既切中要害,又趣味盎然。

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评价陈丹燕和陈保平的文字,曾说:“一看就是完全两个世界,一个是金星,一个是火星。”——对于优秀者来说,差异越大,思想的交流才越精彩。


吴凤珍、吴翼民:姐弟比翼,江南才情

知道《夜光杯》70周年纪念版要用姐弟俩的一张合影照片,弟弟吴翼民在热夏冒着高温从无锡赶到苏州姐姐家与姐姐拍照。岁月的沧桑与不灭的精神,写在他们的脸上,令人感动也感慨。相似的基因,共同的爱好,生活在江南两座著名的城市里,吴凤珍、吴翼民姐弟俩几十年来与上海、与《新民晚报》有不解的情缘。

大家不会想到,文笔细腻委婉、才思泉涌的吴凤珍原来是邮递员出身,1984年,她工作的小组内有人订了份《新民晚报》,由于都能在上面找到各自心爱的栏目,这份人见人爱的报纸便成了所有人在工作中一有时间便见缝插针争读的读物。她更是痴迷于“夜光杯”栏目。为了能读过瘾,她便自订了一份,直到如今。当年九月吴凤珍跃跃欲试地寄了篇散文去,竟喜出望外地在《夜光杯》上发表了,更令她兴奋的是获得了吴承惠(秦绿枝)老师的亲笔信,信中语重心长的教导让她感动并得到鼓舞,从此她笔耕不辍,成为《夜光杯》的主要作者之一,写不尽的江南风韵,人间烟火……吴凤珍成为苏州著名的作家,陆文夫先生在给她的散文集作序时比喻她的散文是幅《清明上河图》。她七十几岁学会了电脑,如今八十二岁思维依旧敏捷如初。有意思的是,喜欢她的读者,上海有人寄西洋参、苏州有人送朝鲜参给她。还有读者给她弟弟寄放大镜。感动哦!

吴翼民小姐姐十多岁,走上写作的道路,也是受了大姐的影响。读大学中文系、当过专业作家与作协领导的他,由姐姐介绍投稿,几十年里,在夜光杯发表了许多作品。他的风格与姐姐的相似,注重随笔的平民性与亲和感,注重当下生活与细节表述。姐弟俩在写作上互助互补,在《夜光杯》连载过合作小说《小酒店》,合作刊登过几期的《十日谈》。于吴凤珍,写作是快乐过瘾的事。于吴翼民,把为《夜光杯》撰稿看作是写作生涯中最有分量的一个环节。他说:“姐姐从来没有进过文艺单位,到退休一直是个普通的邮电工人,在举家下放苏北,以及回城依然当工人期间,始终没有停下笔来,经常跟我商量写作题材至深更半夜,谈论到动情时,彼此都泪眼模糊,甚至泣不成声,不知东方之既白。”


桂文亚、谢君韬:来自台湾的母与子

出身于台北的桂文亚是台湾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出版过30多部儿童文学作品,获奖无数。多年来致力于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的交流。桂文亚记得很清楚:从2008年7月《夜光杯》刊出第一篇小品《糖牙齿》,到2016年7月刊出《少女的发丝》,将近十年来,前后收存的样报近五十篇。这难得的机缘,她感谢责编殷健灵的牵线。她幽默地说:“没想后来更增长了副线,吾儿谢君韬也来‘走秀’了,让母子二人谱出‘两代情’佳话。远居杭州的老友孙建江、屠再华更是必读新民晚报,不时寄样报到台湾,再华先生兴致好时还附加点评,于是,我又寄给住美国的母亲一同欣赏,亲情、友情皆因此发光发热起来。”

桂文亚的文章,篇幅不长,却取材别致,清新淡雅,其异域异彩与不泯童心,是《夜光杯》中的一抹亮色。桂文亚喜爱晚报,读它,“犹如每天吃一粒综合维他命。”

谢君韬的小名叫豆豆,是美国南加大企业管理硕士。他十五岁习武,目前已是专业武术教练,在台湾大学武术社带学生,也在老师道场教课。管理与武术,都是做妈妈的不懂的,写作是母子可以沟通的“管道”!桂文亚说:“豆豆从小喜欢阅读,超级会说话,小学一至六年级年年演讲冠军,作文不错,他从中学我出书时就为我写序。”于是豆豆在母亲鼓励下给《夜光杯》写稿。《走好》《放松》《礼让》《买表记》,一篇篇,鲜活,温馨,富有生活的哲理。

妈妈在文字里了解儿子,君韬小哥也以他独特的生活方式为读者所喜爱。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