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装饰你的梦——《夜光杯》编辑部的故事

我们装饰你的梦——《夜光杯》编辑部的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龙聿生   2016-09-11 15:41:47

我们装饰你的梦——《夜光杯》编辑部的故事

龙聿生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诗中描述的那种意境,可谓《夜光杯》编辑们心态的传神写照。我们,愿意装饰你的梦。

  “看风景的人” 摄影 张龙

也许,《夜光杯》的“粉丝”心头一直有个疙瘩没有解开:这些走马灯似地在版面上端挂着“责任编辑”名字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伙人?

是的,很难琢磨。不要说业外的读者搞不清,连业内的同行也叫看不懂。

你看,刚刚在这个版面上看到他(她)的名字,翻过一张,又在那个版面上看到了他(她)的名字,再翻几张,同样的名字又出现了!“粉丝”们难免迷惑不解:莫非他(她)分身有术?

你看,刚刚见他(她)在报社休息区和作者在谈稿子,一转身,却瞥到他(她)已在办公室里改稿子了,接着,只过了一会儿工夫,又在电脑房的拼版电脑前和他(她)相遇了!同行们不禁疑窦丛生:他(她)是“神行太保”戴宗,还是百毒不侵的钢铁侠,抑或是所向披靡的阿喀琉斯?

都不是。他们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人:拿到体检报告后,面对又增加了的一个红箭头,他们完全失去了平时的矜持,焦灼不安写满了脸上;娃的幼儿园还没有搞定,他们会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求爹爹告奶奶;尤其搞笑的是,他们把到电脑房组版,叫做“到车间做生活”……

有人喜欢在“编辑”后面缀以“老爷”两字——编辑老爷。我不知道他们中的哪位认同这样的称呼。反正,即使是曾经有过“老爷”范儿的人,自从做了“夜光杯”的编辑,就“苦大仇深”了,原先的范儿不知不觉灰飞烟灭——没有人会把你当老爷侍候:茶自沏,饭自打,路自走;采、编、拼(组版)一条龙全都自己干;更何况,面对那些死心塌地一根筋的作者或读者,尽管脸上有些挂不住的烦躁,但心肠早就被感化得一蹋糊涂,开始放软档了。

几乎所有从事《夜光杯》编辑工作的人,同时还担任着其他版面的编辑工作;而正在做着其他版面编辑工作的人,现在或曾经,一般都做过《夜光杯》的编辑。所以他们似乎更愿意把这个部门叫做副刊部而不是“夜光杯编辑部”——大概是人人都有“副业”的缘故吧。这种现象,在上海乃至全国的大型纸媒里,可以说,罕有其俦。

  “做生活” 速写 俞晓夫

这是一个能“扎硬寨,打死仗”的团队!

《夜光杯》的编辑团队里,有俊男,也有倩女;有大叔,也有小妈;有博士硕士,也有自学成才的;有大牌作家,也有某一领域的专家;有夫妻响档,也有单身贵族;有话痨,也有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有网络鬼才,也有书法高手;有性格褊急的,也有性情温吞水的;有鸡叫出门的,也有鬼叫回家的……明显是“散户行情”,然而,这个团队“一致行动人”的特征又很强烈。

孔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道不同,没关系;志相近,才重要。这个“志”,在他们的语汇里,就是不能把《夜光杯》这块金字招牌栽在自己手里。

作者和编者鱼雁往来了几十年,居然缘悭一面,虽然“荒唐”得让人难以想象,但发生在《夜光杯》的编辑身上却并不鲜见。这只能说明,“认稿不认人”、“相隔万里,莫逆于心”的“薪火”,在新老编辑身上得到了传承。

编辑换了一茬又一茬,团队里的人数相对庞大,再加上每个人个性又很强,要想在版面上体现一以贯之的《夜光杯》味道,谈何容易!但,他们做到了,靠的就是没有明文规定却约定俗成的编辑理念——要接地气。

《夜光杯》雅俗共赏、老少咸宜的风格至今未变,应当归功于编辑们秉持的理念没有动摇。

这是难能可贵的工匠般的坚守。

诗人卞之琳在《断章》中写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没错,诗中描述的那种意境,可谓《夜光杯》编辑们心态的传神写照。正因为“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也正因为“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所以,他们必须关注日常生活中的人和事,也希望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到别人。

这就是编辑们发自肺腑的最大愿景。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