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展压哨夺《文粹》

书展压哨夺《文粹》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夜光杯   作者:董月光   2017-08-19 11:53:00

令人期待的上海书展拉开帷幕,这是读书人的一场盛宴!而我清晰记得去年的书展,犹如昨天一般……

“今年的书展我是去不成了!”八月间,我不无遗憾地想。

远在合肥的86届学生毕业三十周年同学会诚邀我去参加,同时黄山二日游。我膝盖不行,梦中的仙境是去不成啦,只能由他们驱车接送去参加聚会。可是赶回来,书展就要谢幕了,太遗憾哦。退休后,连续多年的上海书展,我都要去报到的。

一日,我在夜光杯上看到一则小启。大意是要出版一本《夜光杯文粹》,会在上海书展上签售。心中一个闪念:我在夜光杯发表过的拙作,会入选?不会这么幸运吧?这该是陈丹燕、叶辛、董鼎山……他们的事儿。

8月22日乘动车回上海,依然沉浸在浓浓师生情中的我刚进家门,看到桌子上平躺着两张书展的票子。女儿微信告诉我,是她向领导要的票子,她说我爸妈每年都要去的。

我纠结着。明天是书展最后一天了,思量再三,虽然旅途劳顿,疲惫不堪,但还是决定,不能错过,晚上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赶个“末班车”,去书展报到!

老两口一早打车去上海展览中心。进得大厅,我马上就问,新民晚报夜光杯的展台在哪里?一位高个儿的服务人员问另外一位戴眼镜的。眼镜思索了一下,很有把握地说:“哦,《夜光杯文粹》已经签售过了,书都运走啦!”

我一惊:“啊?书运走了?”白来啦?

我不甘心,再打探,新民晚报是什么展台?开始有人说是世纪出版社,没有找到;有人又说是“远东出版社”……

“一律八折”的横幅,给最后一批来“赶集”的爱书人注入强劲的兴奋剂。大厅里的空调仿佛也失去功能,人人汗津津的。我俩在人群中间,两头白发,大概甚是醒目。在人海和书海中挤啊挤,终于见到“远东出版社”的招牌。两位高个正在聊天,我说:“不好意思,请问《夜光杯文粹》……”他俩热情引见,展台上四套精装本的《夜光杯文粹》赫然出现在我面前!

有品位的灰白封面,烫金的“夜光杯文粹”几个字像是老朋友在向我招手。我激动地拿起一本“2014-2015年”,又随手抄了一本“2009-2013年”交给先生,说:“我看这本,你看那本,看有董月光的没有?”

我戴上老花镜,低头搜寻手中的那本,浏览了一遍——没有。唉,早料到没有的。不过,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再仔细搜寻了一遍,还是没有。心头掠过一丝失望,扭头问先生:“你这本呢?”“没有!”先生抬头望着我,很肯定地作答。

我家先生的仔细和认真是我一直佩服的。我有点泄气,可是有点不甘,鬼使神差的,接过他手中的那本,决定再翻一遍。我快速翻到第8页,“董月光——轻轻走过徐家汇”……啊?哈哈!

工作人员笑眯眯地对我说:“最近都有读者兼作者的来买这本书。”“是吧?”我抱着这部沉甸甸的大部头新书,喜滋滋地去交钱,喜滋滋地夫妻双双把家还。

再回首,遥望“我爱读书,我爱生活”的标语,面对着金碧辉煌的上海展览中心,我心里默念,明年,我还会来的。

过去的一年,我在夜光杯又发表过几篇小文。今年,还会再次有幸入选《文粹》么?不知道,这就去书展实地看看,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幸运吧!

不管如何,总得感谢“夜光杯”敬业的编辑先生们,给了我,还有许多普通读者成为“作者”的机会!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