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上海100胜 58 | 中流清泓 江海龙珠又一村 平湖青草润百年

阅读上海100胜 58 | 中流清泓 江海龙珠又一村 平湖青草润百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罗水元   2017-08-28 11:56:00

蔡黄浩摄制

【新民晚报·新民网】青草沙水库地处长江口江心南北港分流口的北港下方,由上游取水泵闸,下游闸、输水区和管理区等四部分组成,有“上海的创举,中国的创举,世界的创举”之称。其水库总长48.41公里,总面积相当于10个杭州西湖,是亚洲最大的河口江心水源水库,服务人口多达1300万。

“滚滚长江东逝水”“江水流春去欲尽”,自古以来的长江,万马奔腾向天际,逝者如斯入大海。然而,自2011年开始的江海交汇处,却在“月涌大江流”的同时也有“碧水至此回”——经过15年前期研究和4年多施工,上海,这个长江尾闾的城市,总投资170亿元挽留了行将入海的长江清泓,创造了“江心出平湖”的奇迹;青草沙,这个上海水源地的“又一村”,以“留者如斯”的胸怀,成为亚洲最大的河口江心原水水库,势如龙珠吞吐清流,润城无声不舍昼夜。

图说:“江心出平湖”的青草沙水库为申城居民送来了优质水 蔡黄浩 摄

江心平湖近悦远来

刷新着145年高温纪录的上海,今年7月的平均日供水量达到了931.37万立方米,最高日供水量达到了971.54万立方米。虽然,这一数据创下了“历史之最”,但全市供水却并不“吃紧”。这,离不开青草沙。

青草沙水库位于长兴岛西北侧,形如中华鲟,大堤总长约48公里,近70平方公里的水面相当于10个杭州西湖,总库容达5.53亿立方米,有效库容4.38亿立方米,其500多万立方米的日供水量超过了上海原水供应的50%。

这里的水,经过江管“大动脉”送往五号沟泵站,再分送至凌桥水厂、金海水厂、杨树浦水厂、南市水厂、临江水厂、惠南水厂等处,惠及浦东新区、杨浦区、黄浦区、虹口区、静安区等区域的1300万人口。

“刚来上班时,我跟学友们说青草沙,他们会‘呀’地瞪大眼睛反问我:青草沙在哪里,干什么的?现在,我一说青草沙,他们就会竖起大拇指。”从青草沙水库投入使用就在这里上班的小何说,虽然她每天从市区过来的路程有50来公里,但她却为能在这里工作感到特别自豪。

这份自豪,不但因为“江心出平湖”的上海创举解决了1300万人的饮水问题,更因为青草沙在一定程度上成了优质水源的代名词,从源头上改变了人们原来对上海自来水的“异样”感觉,让长江之水直正如歌所唱: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各族儿女;你用纯洁的清流,灌溉花的国土;你用磅礴的力量,推动新的时代!

伴随着水质的改善,青草沙也成了业内外“探秘”的近悦远来之地。据了解,今年3月以来,就已先后有14批次考察团与学习团来到青草沙,这些考察团与学习团,不但有浙江、江苏等近邻省份的,也有四川、天津、广西等较远省份的,有的团队多达200来人,一些来自长江沿线城市的考察与学习人员直言:青草沙为他们解决人口日益增多的城市用水问题打开了一扇“窗”。

百年战略柳暗花明

抚今追昔,青草沙水库的建成并不容易。在中科院院士陈吉余看来,这样一个在江心建起来的水库,是“上海的创举,中国的创举,世界的创举”。

因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就被列为了全国36个水质型缺水城市之一和联合国预测的21世纪饮用水缺乏的六大城市之一,研究数据预测上海到2010年时的日缺水量会达到470万立方米;到2020年,即使按总人口2000万、每日原水总需求也将达到1428万立方米。

但当时的上海,城市原水来源地主要集中在临江泵站与陈行水库,临江泵站日最大取水量只有550万立方米,陈行水库库容只有830万立方米。

“水困”面前,有人继续将目光瞄向了黄浦江,建议溯江而上找水源地;有人想到了扩容陈行水库;还有人想到了向临近省市“借地”挖湖蓄淡水。但是,黄浦江的水质有目共睹,受其流量影响,进一步取水的空间有限;而陈行水库,虽在长江边,但其周边的江岸已多被开发利用,扩容缺空间;向临近省市“借地”,则要直面跨地域管辖问题。

“干净水源何处寻,长江河口江中求。”中科院院士、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研究所陈吉余教授首次将目光瞄向长江,大胆提出了在长兴岛北侧江心取水的设想。因为这里的江水,有长兴岛这道天然“屏障”阻隔江边污水,不但水质好于长江边和黄浦江,比较稳定地达到了国家二类水标准,其流量也远比黄浦江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朱镕基曾说过:向长江取水,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当时的世界还没有哪座城市有过在江心建水库的先例,这里也是上海中心城区有史以来最远的水源地,滚滚江水之下的地质等情况也与江边、内河、内湖不可同日而语,其施工难度之大让人望而生畏。尤其,在冬季枯水期,长江口会面临咸潮倒灌。

但一切都没有难倒“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上海。历经15年的论证与科技攻关,青草沙水库的建设成了上海水源地的“百年战略”:结合这一带因自然灾害等原因不能连续取水的纪录,按2010年上海日供水719万立方米的规模,确立了总面积66.26平方公里、库容5.27亿立方米、有效设计库容4.38亿立方米的避咸蓄淡“体量”,使水库能保证至少连续68天供应合格淡水。

令一般人想不到的是,上面面宽只有10来米的库堤,有着214多米宽的基础。为了建设库堤,施工人员在冬天要忍受“没穿裤子般的寒冷”;在夏天要忍受扑面风沙的钻心之痛。一位到这施工不久便晒黑的小伙子甚至被家人误以为生了病。

在清华大学水利工程专业博士叶源新看来,青草沙工程是“代表一个时代的伟大工程”,“这样的机会,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为了这项工程,他不但放弃了在美国工作的优厚待遇,还把已成为美国某高校实验室骨干的博士妻子接了回来。就在这个工程中,面对流速超过三峡合龙时的江水,面对几百吨的船在合龙口一冲也会马上船毁人亡的风险,他与其他专家一起创造了“国内创新、国际领先”的框笼设计:先制作77个集装箱大小的镂空钢笼,连成一排沉入800米宽、10多米深的水下,然后让满载石块的上百艘船开到经GPS和水下地形测验计算出来的抛掷点,一起向框笼中抛下6万多方石块,实现一次截流合龙。

自2007年6月5日开工至2011年6月8日建成通水,创下纪录的远远不止这些,又如建设7.23公里长的“青草沙大动脉”五号沟过江管道,这里不但创造了一次过江盾构纪录,其22个月盾构推进7.23公里(直径5.84米)的速度也创造了世界纪录,而一台国产盾构单条推进距离2.8公里的长度,也创下了当时国内最长纪录。

图说:青草沙水库创造了“江心出平湖”的奇迹。 蔡黄浩摄

两江并举多源互补

在青草沙水库水质中心,城投原水有限公司水质中心副主任吴俊杰博士说,在青草沙工作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责任,为了确保向水厂输送优良的原水,日夜监测的水质指标包括砷、硒、锑等109个,原来在水厂使用次氯酸钠、粉末活性炭除藻环节,已“关口前移”至青草沙。

在“国家一级水源地”牌子下,也能处处体会到这里的环保。如库堤路灯,都是风力和太阳能双重供电的;库区随处可见的绿色芦苇,就是一种环保的净水方式。工作人员介绍,为了最大限度发挥这种净化方式的作用,每年都会将行将枯萎的芦苇割掉并清理出来;为了保持库区水的流动性,确保水源质量,库区下游水闸会适时开闸放水,上游水闸则会在长江涨潮时打开让清流自动流进库区。

如今的青草沙水库,在长江之心与飞架南北的长江隧桥交相辉映,成了上海又一耀眼地标,被人视为上海“龙珠”。如今的上海原水供应,从黄浦江到长江“两江并举”,形成了青草沙水库、崇明东风西沙水库、金泽水库、陈行水库等多个水库“多源互补”的局面,“多源互补”中,有关方面还准备用大型地下水管连通青草沙水库与陈行水库。(新民晚报记者 罗水元)

编辑:周慧婕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