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了钥匙先给隔壁阿婆,弄堂文化里的邻里情

配了钥匙先给隔壁阿婆,弄堂文化里的邻里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贾明进   2017-09-10 15:31:48

弄堂里的邮差 摄影 马良

由于女儿上学的需要,我们一家三口搬到了丈母娘家——老式的石库门房子。丈母娘家有个房间原来是借出去的,妻子提出别人住过的她不放心,要换个锁芯,丈母娘说没必要,借房子的人跟她很熟,不会有问题。妻子却很介意,执意要换。

就这样,我去对面弄堂口请开锁师傅换了锁,配了四把新钥匙,妻子拆下一把,敲开邻居阿婆家的门。邻居家住着阿公阿婆,都将近90岁了,不管什么时候敲门,他们总在家。

“阿婆,我刚换了个锁芯,钥匙放你这里一把吧。”

“好啊,原来的钥匙还给你。”阿婆表情很淡定,转身对阿公说:“老头,拿钥匙。”

阿公从屋里拿出一串钥匙,那串钥匙上有楼下总门的钥匙,也有丈母娘家的钥匙。

老式弄堂,一个弯曲的楼梯上去,固定住着几家人,一楼的厨房是公用的,厨房边上有个总门,几家人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在这种阁楼里,真正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难免磕磕碰碰,就需要有个年长者来协调,时间长了,大家就对阁楼里的长者产生了一种信任和依赖,称之为“老娘舅”。有时外出衣服没来得及收,找阿婆;小孩儿放学没人接,找阿公;有快递上门,阿公阿婆齐上阵。阿公阿婆是看着妻子长大的,现在又是看着我女儿一天天成长的。放一把钥匙在他们那里,既是一种尊敬,也是备不时之需。

联想到我们自己家住一栋新公寓的十五楼,邻居互相都不认识,妻子晚上总要仔细检查门窗有无关好,更不要说把钥匙给邻居了。

相比之下,弄堂里的邻里关系就和谐多了。女儿经常会跑到阿公阿婆屋里玩,回来时手里总是拿着香蕉或巧克力;妻子做了熏鱼,总是先挑两块送给阿公阿婆尝尝;女儿过生日,丈母娘也会关照送两块小蛋糕过去。有时接女儿放学,弄堂里几位阿婆坐在那里聊天,女儿一个个“老太太好”叫过来,几位阿婆脸上乐开了花,也会拉住她,转身到屋里拿糖塞她手里,还会说“囡囡乖”、“囡囡噶漂亮哦”,弄堂里欢声笑语不断。

这种弄堂文化,更像是一种熟人间的安全感。熟得内心毫无戒备,可以把家里最重要的事托付,熟的明知近在咫尺的对面有人,却丝毫不影响自己生活的从容与宁静。弄堂的独特结构,赋予邻里异常亲密的关系,在这钢筋水泥充斥的大上海,拉近了心与心之间的距离,让温情成为一种可能。

在每一个晴朗的早晨,每一个惬意的午后,沿街老房子的窗子一扇扇打开,阿公阿婆坐在窗前晒着太阳,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时光不停流转。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