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上海话读古诗词,掌声是献给朗读者,也献给上海话

用上海话读古诗词,掌声是献给朗读者,也献给上海话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丁迪蒙   2017-11-17 15:30:32

十月五日在市群众文艺馆,我 组织 了一场用上海话 古诗词公益 活动。共有40余人朗读了37首古代诗词。参与者中年龄最大的已超过70,最小的才6岁。

市非遗中心 知道我一直在推广上海方言, 希望我 组织一场以中秋、秋季为主题 用上海话朗读古诗词的 活动。

为何要用上海方言朗读呢?用普通话朗读不好吗?也许很多朋友会有这样的疑问。

其实,方言中有很多古汉语的语音留存。特别是吴、粤、闽三地方言,保存的古音更多,是古代语音的活化石。通过方言朗读古诗词,可以了解古代的语音面貌,更能体现出古语的语音美。

方言也能读文章吗?

我在上海大学开设选修课《诗文朗诵和欣赏》已经二十多年,让我一直困惑不已的是宋范仲淹《岳阳楼记》中“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句。怎么读感觉都怪怪的。按照常理,中国的诗文都是要吟诵的。因此,古人、填词,作文都极讲究平仄、舒促,语句要求高低起伏,长短相间。那为何“朝晖夕阴”全是一个声调?有那么一天,我尝试着用上海话去读这篇散文。读到这句,味道出来了!上海话“夕”为入声,发音很短促。因此,在节奏上就有了“舒舒促舒”的语音变化。一下子就感觉很美了!

自那时候起,我开始了用上海话朗读各类古今诗文的尝试。并在课堂教学上也采用用教授学生用上海话朗读古诗文。每一次听课的学生都非常喜欢,连非上海籍的学生也兴致勃勃,尝试用他们完全陌生的语言来朗读诗词。

几年前,我去香港的中学开了次朗读诗文的讲座,香港学生朗读文章都用粤语的。因此,在最后提问环节里,有教师希望我用上海话朗读一首诗歌。怕他们听不懂上海话,我用普通话和上海话各朗读一遍,接下去又都吟了一遍。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所有的师生都说:上海话好听!美!

近些年,我除了在各个单位教授新上海人学 上海话外,还到一些小学、幼儿园去。让孩子们尝试用上海话读读古代诗文。我还到到各个 社区去开讲座,让爷爷奶奶辈也试着上海话朗读诗词。现在,已经有 不少教师、家长愿意教孩子用上海话朗读诗歌散文了。上海政法大学有个热心的教授还推出了公众微信平台:学上海话。我常把一些朋友用上海话朗读的散文传给他,由他编辑后发在微信群里。

来参与朗读的有复旦大学语言研究所的平悦玲博士、理工大学教授刘东海博士、上海大学语言学博士生朱贞淼,财大教师陈修文,剧作家颜海雯,妇女干部学校校长卞文, 纷纷上台用上海话朗读古诗词。他们 都曾是我的学生。 第一个节上台表演的是海派文化旗袍联谊会朗读组的姐妹们。

还有些朋友因为已经早已约定要去外地旅游,遗憾不能前来。但他们已经和我约定,明年 2 13 号第二次迎新年朗读活动 一定会来参加。

令人欣慰的是,这次共有13个中小学生参与了朗读活动,且上海话都比较好,朗读得有模有样。 10岁 小朋友 何予西除用上海话朗读外,还用上海话唱了由她爸爸何东先生谱曲的李清照《醉花阴》。

朗读会上掌声不断。掌声是献给朗读者的,也是献给上海话的。(丁迪蒙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