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坐在父亲身边,听他轻声细语读报

喜欢坐在父亲身边,听他轻声细语读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顾欣   2017-11-18 15:44:17

      又是午夜梦回,一翻辗转,醒来已是泪湿枕巾。梦中,是父亲读报的样子。真真切切仿佛就在昨天。而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四年了!

       我的父亲盛长基于1931年1月19日在上海出生。那是个战乱的年代,父亲很小就跟奶奶一起以卖报谋生。新中国成立后父亲进入了邮局当了一名邮递员,为人订过报也为人送过报,当然他也爱读报,就像所有的老上海一样喜欢读上海的《新民晚报》。晚饭后,在房间坐定泡上一杯茶,信手拈起放在案头的晚报,从头版到副刊细细读来,这份报纸仿佛就是个引人入胜的世界,经常是这一坐就个把钟头。我是十分喜欢坐在父亲的身边听他轻声细语地将每天这报上的新闻娓娓道来。

       父亲年轻的时候在塘桥邮局任职,经常要将邮件送到各个村的订户手中,那时塘桥还是农村,街道并不像现在这样发达,路窄难走特别是雨雪天气湿滑的小路给投递工作带来不便,父亲为了确保晚报邮件不被淋湿,就用单位发放的雨衣将报纸邮件裹了几层以保证报纸邮件可以完好地交到用户手中,而他也因此常是全身淋湿,几十年如一日无怨无悔。

       父亲拥有我们4个孩子,母亲收入少,父亲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父亲他不抽烟不喝酒。那时我们住在南市文庙的一个长弄堂里。每天傍晚听到父亲自行车车铃的响声就奔出去迎接他。特别到了周末他的包里肯定装有水果,不多,2个,刚好我们4个孩子每个人半个。上海的夏天很热,那时我们家没有电扇,更不用说空调了。吃完晚饭我们就拿着小竹椅坐在门口一边纳凉一边听父亲给我们讲报纸上的故事,困了回家睡觉,父亲拿着大蒲扇帮我们送风和驱赶蚊子。父亲很爱我们,从未打骂过我们。但是父亲从来不溺爱我们,对于我们的文化学习严格要求。我记得小时候我的美术画画总是得3分。父亲看了说你要努力啊,偶尔得了个4分父亲就会显得特别高兴。

       1972年12月我进了外贸学院读书,上海的冬天阴冷,母亲知道我怕冷,给我买了件大衣,那时叫风雪大衣。父亲骑了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给我送到学校里来,我说其实星期天我可以回家拿的。父亲笑呵呵地说:我一方面送衣服,一方面看看你的生活环境是否干净,安全!晚上大衣盖在身上心里感觉暖暖的。

       父亲爱我们,爱工作,爱生活,读报这件事一直是他生活的一部分。父亲退休后曾想办个报亭和大家一起看报读书,我们大家都劝他不要了,您辛苦了一辈子该享福了。父亲笑笑,听从了我们的话,他知道这是孩子们对他的一片心。(顾欣)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