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红色基因 |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机关遗址:大沽路上的青年革命烽火

传承红色基因 |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机关遗址:大沽路上的青年革命烽火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姜燕   2018-01-25 09:10:00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遗址”,人们熟知的是渔阳里6号,纪念馆也设置在此。而大沽路400-402号(原大沽路356、357号)这一处,却鲜为人知,它是共青团临时中央局从渔阳里退租后的办公地点,仅使用7个多月便被租界发现查封。随着城市变迁,原址周边早已旧貌变新颜,但当年的石库门门头仍被原样保留,铭记这段烽火岁月。

图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机关遗址。张龙 摄

渔阳里之后

青年革命大本营

成都北路高架桥下,车辆川流不息,与之相交的大沽路,是条幽静的小马路。行人穿过街角花坛时,可能很少会留意擦肩而过的一处石库门门头。灰色的砖墙,漆黑的木门,旧式的门牌号,以及355号门前保留的一块断裂的踏脚石,强烈地传递出当年的气息。

1920年8月22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正式成立,组织成员包括担任书记的俞秀松及李汉俊、陈望道、叶天底、施存统、袁振英、金家凤、沈玄庐,机关设于上海霞飞路渔阳里(今淮海中路567弄)6号。

由于内外形势交困,1921年5月前后,许多地方的青年团组织一度出现活动暂停的现象。中共一大会后,中共中央局决定由张太雷等人负责对社会主义青年团进行整顿和恢复,确定青年团“正式中央机关未组成时,以上海机关代理中央职权”。

1921年11月,渔阳里6号退租,团的临时中央局机关搬到大沽路356-357号,是两幢坐北朝南、沿街并排的石库门住宅建筑。

办刊物学新知

发动工人运动

1922年上半年的共青团临时中央局工作在大沽路展开。1922年初,施存统从海外回国,在沪负责团的临时中央局和上海地方团组织日常工作,不久又主办《先驱》。1922年1月,正值建党初期,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团临时中央局积极开展青年工作,创立“马克思学说研究社”,引导团员与青年学习和宣传马列主义。

1922年1月17日湖南劳工会领袖黄爱、庞人铨惨遭湖南军阀赵恒惕杀害。根据党中央的指示,2月1日,团临时中央局召开大会,听取毛泽东介绍黄、庞被害经过,以及他们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情况。大会决定,召开黄、庞追悼大会,以推动全国的工人运动。团临时中央局又根据党组织的要求,为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工人补习学校编写教科书《劳动运动史》,全面系统地介绍了各国劳工运动的情况。当时,我国处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团临时中央局领导青年对帝国主义势力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与此同时,党中央准备召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施存统日夜奔忙,1922年5月,团的“一大”在广州召开,施存统在会上作了团临时中央局与上海团的情况报告,并被大会选为团的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书记。施存统在主持团临时中央局的工作期间,为加强团的建设和在青年中宣传马克思主义作了大量的工作。

团临时中央局机关的活动,被帝国主义租界当局察觉,1922年6月8日,团临时中央局机关被租界当局以大沽路这两幢房子系社会主义者总部为由查封,共青团临时中央局后转移至闸北。

旧址保护和修缮

至今从未放松

上海市文物局工作人员介绍,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重点保护了渔阳里6号旧址,大沽路遗址房屋早年在上海旧区改造时主体部分已拆除,但为留纪念保留了石库门门头,从原址迁移到现在的位置,保护和修缮工作从未放松。2014年,列入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

新民晚报记者 姜燕

专家点评>>

上海是共青团孕育地

1921年3月27日,唐山团组织的一封来信中,上款写着“上海青年团总部代理中央机构诸君”。当时,青年共产国际(又称少年共产国际)东方书记部也发函,邀请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派代表出席青年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1922年春,团的临时中央局发出通知:将于4月在上海召开“团一大”。不久,中共广东支部负责人谭平山建议大会地点改在广州。中共中央局和团的临时中央局鉴于广州已成为全国工人运动兴盛的地区,遂采纳这个意见。团的“一大”举行时,《新青年》杂志第九卷第六号的通讯中谈到:“这次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代表大会,是由上海临时中央局召集的。”由此可见,上海虽与团的“一大”失之交臂,但这里依然是共青团的孕育地,团史第一页是在石库门内掀开的! 

朱少伟(中共党史学者)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