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红色基因 | 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为解放中国注入“工人的力量”

传承红色基因 | 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为解放中国注入“工人的力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钰芸    2018-02-07 15:55:00

“工友们,我们大家联合起来的机会到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机关刊物《劳动周刊》上,每一期的封面都印着这句醒目的口号。从1922年5月1日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开始,中国的工人阶级在解放前一共召开了六次全国劳动大会,在一次次的讨论、报告、决议和行动中,全国工人联合成一个阶级战线,“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参加抗日游击战,成为解放中国的重要力量。

1929年11月7日,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在上海秘密召开,在北京西路石门二路路口的俄式洋房里,《中华全国工人斗争纲领》等一系列决议案获得通过,成为白区工人运动的转折点。如今,这幢小楼早已拆除,车水马龙中不见当时情景,但林育南、项英等29名与会代表以“热烈、勇敢、坚决斗争的情绪”所做出的决议,却在当时为解放中国注入“工人的力量”。   

binary_middle.jpg

图说: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旧址  资料图

乔装南洋华侨 秘密筹备会议

香港海员罢工、安源路矿罢工、京汉铁路大罢工……上世纪20年代初,面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压迫,中国工人阶级开始觉醒,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

1921年8月11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建立了公开领导工人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这就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前身,并于次年迁往北京。为了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领导,把全国的工人阶级联合起来,1922年,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召开全国劳动大会,前三次均在广州举行,第四次在汉口召开,而第五次则随着全总机关从北京秘密迁到上海,把会议放在了上海。

1929年的上海,工人运动不断。5月1日上海总工会发动全市工人停工,分区游行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并发表宣言。同日,国民党当局就发布通令,禁止集会游行。6月6日,英美烟厂4000余工人罢工,抗议资方开除工人。6月28日,全市274家中药店2500名店员罢工,反对国民党取缔其原工会。7月4日,虹口区20家丝厂的11000名工人罢工,要求加薪和改善待遇……7月10日,当时的上海市市长张群发出布告,禁止罢工。

由于大革命失败,当时各地工会都转入地下活动。1929年,时任全国总工会秘书长的林育南化装成南洋华侨,化名李敬塘,在上海秘密进行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及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

经中共中央同意,林育南在上海公共租界爱文义路口以每月60两白银的高价租赁了一栋较宽敞的楼房。这栋楼房三面临街,每面都有门出入,进出非常方便。楼房一楼是林育南的住宅,陈设着各种高级家具和日用品。二楼作为办公、开会的地方,各房间备有草席,个别房间还备有一两张桌椅,供开会和休息时用。楼上临街房间的玻璃窗上,装有墨绿色呢子窗帘,以防街上的人窥视室内情况。为了掩护林育南的工作,中央派张文秋作为林育南的助手,张文秋对外是林育南的“妻子”,对内是秘书。他们在这里居住了一年多。当时交通、通信、物资条件很差,环境也很恶劣,筹备工作只能在极其秘密的状态下进行,作为筹备大会的主要负责人,林育南与李立三、项英等密切合作,将大会筹备工作做得极其出色。

工人联合农民 结成革命同盟

1929年11月7日,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终于在上海秘密召开。出席会议的29人,代表10多个地区39800多名赤色工会会员。

根据党中央的指示,林育南代表中央宣读了中共中央给大会的祝辞。大会一共开了6天,会场始终充满“热烈、勇敢、坚决斗争的情绪”,“这种热烈讨论的会议精神,实为二三年来少有的现象”。前五天是小组会,最后一天举行全体代表大会,由项英作《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作报告》,上海工联会代表团作《从五月以来上海工人运动的形势》的报告。

此外,大会一致通过了《中华全国工人斗争纲领》,并做出关于工会组织问题、对黄色工会问题、拥护苏联等11个决议案,发表了《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宣言》《告全国兵士书》《反对国民党白色恐怖通电》等13个文电。更重要的是,大会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加强同农民的联系并结成坚固的革命同盟,是中国工人在目前革命阶段的最根本的任务。

回顾这段历史,史学家们认为,部分决议夸张地估计了当时的革命形势,完全照搬共产国际和赤色职工国际决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加强中国共产党对工会的领导,强调工农联盟,扩大赤色工会,是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对中国革命的巨大贡献。

提到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不得不说的两个人,就是林育南和项英,他们分别被选举为第五届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和委员长,并最终为革命事业而牺牲。

林育南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长期从事中国工人运动,震撼世界的“二七”大罢工、“五卅”运动等,都有他的参与和领导。1931年,因叛徒告密,他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宁死不屈,英勇就义。

项英也被称为从工人中走出来的领袖。他是湖北最早的产业工人党员,长期在武汉、上海等地从事工人运动和党的工作。此后领导苏区,当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副主席,率领南方游击队反围剿,又走上抗日战场,最终在皖南事变后牺牲。

新民晚报记者 张钰芸 

>>专家点评

瑕不掩瑜 光辉永存

上海是中国工人阶级的诞生地,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集聚地。

以工人阶级先锋队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重视工人阶级,重视工人运动,是必然的。

由于受到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影响,又接受共产国际的实际指导,幼年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忽视中国社会实际,把革命斗争的重心放在城市,特别是放在像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其作用是双重的:从建立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中国共产党组织,扩大党在全国的影响来看,无疑具有积极正面的意义;但不顾中国国情,按照俄国模式确定革命道路,显然是不正确的。此后的革命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瑕不掩瑜。无论如何,当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上海的工人运动轰轰烈烈,高潮迭起,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培育了一大批优秀的共产党员,为上海以后的民主革命发展进程,锻炼了队伍,积累了经验。

诚如本文所描述的那样,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也是红色基因的组成部分,在上海的革命史册里,应该留下笔墨。更值得载入史册的,还有以林育南、项英为代表的工人运动先驱。

陶柏康(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授 )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