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红色基因 | 《向导》发行所:为中国点亮一盏明灯

传承红色基因 | 《向导》发行所:为中国点亮一盏明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曹刚   2018-02-06 17:50:00

binary_middle.jpg

图说:位于复兴东路的《向导》发行所旧址之一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下同)

“我们中华民族为被压迫的民族自卫计,势不得不起来反抗国际帝国主义的侵略,努力把中国造成一个完全的真正独立的国家。”时隔96年,《向导》发刊词里的话依然振聋发聩。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份公开发行的中央机关刊物,“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国民革命”等口号最先在《向导》中叫响。1922年9月13日,《向导》在上海肇浜路兰发里3号(今复兴东路1047弄)创刊,它犹如黑夜中的一盏明灯。《向导》发行所随中共中央几经转移,至1927年停刊,共出版201期。宝山路403弄(原宝山里)也曾设立发行所,1932年被日本侵略者炸毁,两处发行所原址如今都是普通民居。

传递时代强音

同济大学教授丁晓强介绍,蔡和森、彭述之和瞿秋白先后任《向导》主编,主要撰稿者有陈独秀、李大钊、李达、彭述之等,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张太雷、李立三及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马林也发表过重要文章。陈独秀在《向导》发表270多篇文章,几乎每期都有;蔡和森用“和森”署名发文130多篇,还用“本报同人”“记者”等名多次撰文;瞿秋白写过60多篇社论和述评。《向导》还刊载了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第191期)等205篇关于工农运动的文章。

《向导》以发表时政评论文章为主,宣传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指导群众斗争。陈独秀在创刊号中鲜明提出党的奋斗目标:反抗国际帝国主义,推倒军阀,建立统一、和平、自由、独立的中国。《上海出版志》记载,《向导》首先公开提出“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国民革命”等口号。

m_5a72b53f35d40.jpeg

图说:位于宝山路403弄的《向导》发行所旧址之一

聆听读者心声

据记载,《向导》起初为16开,每期8页,第142期增至12页,第144期又加到16页。第7期起,开辟“中国一周”“世界一周”等专栏,随后增设“寸铁”专栏,登载短小精悍、尖锐泼辣的短文,还新辟“时事评论”“余录”“什么话”等栏目。

这些栏目创新,蔡和森起了关键作用。他走进工厂,虚心听取批评建议,专门增设“读者之声”栏目,及时聆听读者心声,反映民众呼声。刊物发行五年,刊出读者来信120件,在党和群众之间架起桥梁,激发许多人的革命斗志。

丁晓强说,三任主编都是中共早期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宣传家,主要办刊人员是由革命家组成的战斗集体,作者队伍也都清一色站在斗争一线,被誉为黑暗中国的“一盏明灯”、苦难同胞的“思想向导”。李立三评价:“《向导》的功绩,正是和森同志在中国革命中表现的极大功绩。”

频繁迁移地址

“随着大革命形势变化,中共中央所在地多次转移,《向导》发行所也频繁搬迁。”丁晓强说,大革命时期,《向导》广受欢迎,堪称“不倒的流动向导”。史料记载,《向导》1922年9月在上海创刊;10月随中央迁到北京,从第6期开始,社址改为景山东街中老胡同1号;1923年春,由于中央南迁广州,以便更快启动国共合作,《向导》自第21期起,随迁至广州昌兴街28号出版发行;同年9月,又随中央迁回上海;1926年底,搬到新的革命中心武汉。直到1927年7月,国民党右派背叛革命,《向导》被迫停刊。

尽管多次迁移,《向导》一直不改初衷,保持着鲜明的战斗性。早期的中共报刊里,《向导》坚持最久。除了共产党人的坚强意志外,在策略上也得益于发行所的频繁流动变化。反动势力没想到,对《向导》的压迫与封闭,非但没有扼杀它,反倒使其遍地开花。

发行遍布全国

创办初期,《向导》发行量约三四千份。1924年9月25日,陈独秀和毛泽东联名签署通知,要求党组织、党员订购和推销《向导》,具体表述为“凡属本党党员,不但有购阅本党中央机关报的义务,并有努力向党外推销的义务”。

丁晓强介绍,后来中央不断改进发行工作,降低零售价,分售处也从大城市扩展到小地方,形成密集销售网络,销量增至三四万份,还设立多家海外分销处。《向导》的读者越来越多,革命力量薪火相传。1926年7月北伐前夕,《向导》的销量突破五万份,不仅遍及国内,影响还远至法属印度支那(今越南等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地。北伐途中,有人发现,即使在江西赣州等内地小城的书铺里,也能看到代售的《向导》,每期达七八十份。

新民晚报记者 曹刚

>>专家点评

国民必读之向导

《向导》是党的第一份全国性政治报刊,与党的理论报刊《新青年》《前锋》一起,都是中共中央机关报刊。它在《新青年》和《前锋》上的广告词是“国内唯一无二之政治刊物”“国民必读之向导”“中国革命理论和策略的向导!全国最急进的刊物!”

从创刊起,党的主要理论家、宣传家都在《向导》发表了大量重要文章,它也是当时直接指导国民革命和工农运动实践的最有影响的报刊,在党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丁晓强(同济大学教授)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