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看尽,春将至

繁花看尽,春将至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为民   2018-02-11 17:15

新年临近,想去买一些鲜花来点缀陋室,单位附近恰好有家花市。午后,阳光正好,慢慢地逛去,一路之上,看景、看人、想心思,有些慵懒,有些随性。

这是一座不乏美感的城市,刚性的楼宇裸露着健美的线条,将灰蓝的天际线切割成若隐若现的色块,隐藏在身后,偶尔露出一角,那是浮动的白云捎带起微风,扰动一幅幅静止的画屏。而蜿蜒于大街小巷,连荫的常绿乔木则宛若美少女的纤纤细手,轻轻挽住一栋栋寡言沉静的高楼小屋,几分妩媚,几分灵气。

是隆冬季节,却感受不到肃杀的气息,飘入眼帘的是间杂在街角、窗台、小径中深深绿意里的斑斓色彩,那些叫不出名来的小花多放低了身子,簇拥在一起,在瑟瑟寒风中,颤颤悠悠地闪烁着点点亮色。像极了漫不经心的涂鸦,随意、率性。偶尔,几株伸着长长脖颈的月季,鹤立鸡群般地挺立在花丛中,绽放开硕大的花朵,目空一切,冷艳、孤傲。

花市由一处旧厂房改建而成,偌大的空间聚集着百多家花商。撩开厚厚的棉帘,一团湿暖温润的气流扑面而来,镜片上立时蒙上了一层雾花,一簇簇、一团团色彩斑斓的花卉如融化的油彩在眼前漫开来,红的、绿的、金的、粉的、紫的……花团锦簇,目迷五色,看不分明。赶紧取下眼镜用手帕抹去潮气,眼前明亮起来,风姿绰约的蝴蝶兰、幽香沁鼻的腊梅、华丽娇艳的玫瑰、仪态万千的百合……不同节令的花卉跨越时空,汇聚在这冰寒的季节里,竞相争艳。

《镜花缘》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说的是司管天地人间各种花草事务的百花仙子因在王母娘娘的寿诞日中,没有遂了嫦娥所愿,让百花齐放来增添喜庆气氛,而与嫦娥交恶。日后,嫦娥和化身唐皇武则天的心月狐合谋陷害百花仙子,令百花违背时令,在寒冬腊月竞相开放,使百花仙子遭天帝惩罚,被贬人间,历经磨难,才修成正果,重返天庭。

神仙故事和自然规律,说的是一样的道理。超能力之外的境界,对神仙,对凡人都是诱惑,也都是件难事。譬如花市里那些个娇艳欲滴的鲜花,依托着科技,天南海北地聚拢来,颇有“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的美妙,但离了适宜的温度环境,不还是“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想来,即便捧回那一束灿烂,在寒舍中又能持久几时呢。

逛了小半天,只选中了几件花器,也不枉来过一趟。出得花市,一眼瞥见门口蹲着一个花贩,面前摊着几个花筒,品种不多,无非是扶郎、康乃馨等几种应景的花卉,花和花紧挨在一起,许是在寒冷的空气里游荡时间过久,花朵蔫蔫的,提不起一点精神。花贩似乎从我的眼神中读出了什么,“喜欢这个吗”,说着,拨开那些个装着鲜花的瓶瓶罐罐,从内里掏出一盆小小的,包裹着稻草的腊梅来。

腊梅植在一只陈旧的粗泥盆中,细细的枝干上冒着十几只花骨朵。花盆简陋,花枝稀疏,远不如花市里那些大束的腊梅枝来得惊艳,但遒劲的枝条,含苞的花蕾,同略有残破的花盆和谐地构成了一幅画,更显生机盎然。“自己养的,有两年多了,花开时,家里放放,看花闻香;花谢了,放到室外,晒晒太阳,浇浇水,来年又能闻到花香。”花贩如是说。

说买卖人都善于察言观色,精于揣摩顾客心思,投其所好顺便贩卖了货品。此言或不虚,但对顾客而言,何尝没有获得和自己心念相谐物品的一份欢喜呢。

回家,将腊梅置于花几之上,拧开台灯,衬着满架图书,梅枝影绰,暗香浮动,正合了“幽花疏淡更香饶”的意境。(张为民)

编辑:新民晚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