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四大纪念馆里听党史珍闻

十日谈 | 四大纪念馆里听党史珍闻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郑勤   2018-02-12 14:47

今年1月29日,我有幸走进了《新民晚报》夜光杯的市民读书会活动——“红色系列:上海独特的红色记忆——早期中共党史珍闻》。

我是一名历史爱好者,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所以我特别留意党的历史。当我在一直关注的夜光杯微信公众号上,得知今年第一期市民读者会,要讲述早期中共党史珍闻时,第一时间报了名。活动当天,我早早地来到中共四大纪念馆,还特地带上了本笔记本。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曾多次参观过中共一大会址,对一大会址的很多史实故事也多有耳闻,也知道一大会址的两个地址:望志路106号和树德里弄堂。但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一个地方,要有两个名?我翻过书,查过资料,一直没找到确切的答案。

令我有些惊喜的是,朱少伟老师的讲座中,居然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原来,在筹备中共一大时,为方便出入和确保安全,在此设立了公开的新时代丛书社,并公布新时代丛书社的“通信处”为“上海贝勒路树德里108号”,以此作为掩护,方便参会代表们出入会场。在被密探发现后,大家果断撤离会场。留守的李汉俊,面对巡捕时,临危不惧地利用“新时代丛书”社这一事先巧设,机智地与法国巡捕周旋,巧妙地忽悠了法国人一把,由此保护了参加“一大”的代表,使一大能顺利转移至南湖继续进行。

朱老师讲解的史实详细、旁征博引、引人入胜,我听着讲解,认真地做着笔记,不知不觉中,被带入到了那个充满热血的红色年代,似乎与革命先驱有了近距离的接触。我被他们当时的勇敢、机智、沉着、冷静以及为革命事业一往无前的精神强烈地感染着。无意中,我瞥见周围的读者,也如我一样,沉浸在讲座中。

正因为这份认真与投入,在互动环节中,我们牢牢地“接住”了朱老师抛出的一个个问题。可能当天,我坐得比较靠后,举手抢答都没有被朱老师发现。“最后一个问题,大家平时谍战片看的不少,那么我接下来就要考考大家了,中共中央最早的情报组织叫什么名字?”听到这里,我猛然想起前几天刚看过一篇关于周恩来建立中央特科的文章,赶紧脱口而出:“中央特科!”可惜我光顾着说,又忘了举手发言,还是被别人抢去了“先机”,心里着实酸溜溜的,下次再参加市民读书会,我一定要坐在前几排座椅,抢占“地利”之便。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次读书会上的很多史实,都是在书本上无从得见的,我们在一起,回顾红色故事,重温了先贤的壮举,也听到了很多难得一闻的中共党史的珍闻故事:新老渔阳里间有一条“红色革命小道”弄堂;加装伪装的印皮作掩护的《支部生活》……

在这场以书会友的聚会中,我结交到了好几个新“读友”,大家都热爱历史、关注党史。希望在市民读书会中,我们都能沉下心,读更多有益的书,会更多志同道合的友。(郑勤)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