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时间最紧的人

这世上时间最紧的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彭瑞高   2018-02-13 16:44

食堂午餐是差些,但吃起来省心:两菜一饭,十分钟解决问题。余下工夫,就可以散散步,秋看桂花冬看菊。

这时就会遇见很多送餐员,骑电瓶车,在各幢大楼间穿梭,其衣如蝶,其急如蝇。心想,食堂要是办得好些,点餐的就不会这么多,他们也不会这么忙;又一想,也好,点餐的吃尽天下美食,送餐的拥有一份工作,岂不两全其美。

我们这楼有家A公司,设在3层。老板不晓得什么意思,只许员工走楼梯,把电梯口的大门关死了。弄得电梯在3楼停下,却不能进A公司大门;有人想乘电梯进A公司,也必须到4楼后再绕下去。送货师傅们对此最为不满。

这就认得了小岳,我们这楼里的快餐,数他送得最多,我也请他送过两次。

小岳第一次来,不晓得这电梯规矩,按了“3”,就眼巴巴等它上。我提醒他:3楼不通。他不解地看我。及至3楼,电梯门开,迎头是一扇紧闭的暗红铁门,他才懂了意思,问:“那3楼A公司怎么走?”我说,要上4楼再兜下去。他答应着,眼里却有火。

这世上,送餐员是时间最紧的人。他们停车急刹,下车就奔,一边奔一边还打手机……整天都在充军。我问过小岳,为什么这么急。他解释:系统对每一单送餐时间都是定死的,超时就要罚款。他进了电梯,恨不得一翅膀就飞到目的地,可3楼员工点餐,那关闭的暗红铁门却逼着他,必须上了4楼再走下来,他怎能不冒火。

那天小岳特别急,大概接单特别多。到了3楼,他竟跨出电梯,大声擂门。门照例不开,电梯却要关上了。我赶紧揿住按钮,催他进来。他站的地方,是电梯门和暗红铁门之间,仅可贴身而立,如果电梯一动,势必把他挤伤。小岳不听我劝,坚持说:“没事,我要把门敲开!”我急了,一把把他拉进电梯,说:“你不要命了!”小伙子虽犟,还算知礼,到了4层,转身下楼时,对我说了声:“谢谢。”我回以一笑,看他的蓝衣在转角消失。

天暖些时,饭后我也走走楼梯。有时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急如星火,从楼底传来;这脚步超过我身边时,楼层还会发抖,拂来一阵热热的汗气。我知道这就是小岳。他等不及电梯时,就会狂奔上楼。不过即使急成这样,他见我时仍会一笑。其时我只有一句话,慢点,你慢点。可他的脚步声不听,他的蓝衣影子也不听。

那天下大雨,我已走到楼上,楼下一阵脚步声急传而来。我想是小岳来了,就停下准备让他先走。却未料到,一个女声大叫“哎呀”,同时传来有人摔倒的声音。我急忙下楼,只见一二层楼转角处,小岳倒在墙边,手抚右腿,一脸痛苦;快餐袋里的炒酱摔出来,洒得满楼都是。旁边那女子,吓得面如土色。我扶起小岳,说:“下雨天,你慢点啊!”小岳不吱声,蓝裤子膝盖处,眼见得血水渗了出来……

我问小岳:“要不要上我那里去包一下?”他坚决摇头。喘了几口气,他用纸巾把楼梯擦干净,一瘸一拐下了楼。我看他在雨中艰难上车,心想,这一摔,让他半天白做了,说不定,他还得上医院……

隔几天,电梯按钮旁出现一行——骂老板的话。谁写的?不会是小岳吧。送快递的,送水的,保洁的,装修的……要求电梯停3楼的人多了去了;何况3楼A公司还有那么多员工。

那天午后,大楼里的人在传,南面路口围了很多人,警察也来了……我眼前即刻浮起小岳的影子。他说过,他就是天天从南面过来送餐的。

直到今天,我再没见过小岳。一看到电瓶车上的蓝衣身影,我就希望是他;登楼梯时,我更希望楼下响起脚步声,噔噔噔地超过我,带来那股热腾腾的汗气。

电梯按钮旁那一行字,至今还隐隐地在……(彭瑞高)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