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总是事后诸葛亮

为什么我们总是事后诸葛亮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欣   2018-02-13 16:44

影视作品爆款其实就“潜伏”在那些冷门而有价值的原创题材中,我们该做的,是雪中送炭。

《敦刻尔克》热播之后,许多人想起中国版的敦刻尔克,称其震撼程度非比寻常。

遥想当年被《辛德勒名单》感动之余,我们也挖出了有同样事迹的本土英雄。

作为从业人员,为什么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失忆状态?

都没有留意过这些素材。

《潜伏》之后,不止一个熟人找过我,说自己的父辈比潜伏还潜伏。

我说有文字资料吗?照片?口述录音带也可以。

什么也没有,后人毫无资料意识,更别提整理那些久远、泛黄的素材,以及零星琐碎的笔记。

还有一些制作人告诉我,“《激情燃烧的岁月》经过我的手,我没要,认为肯定不赚钱。”

错失好作品,这是每个人都可能犯的错误。

但是说这话的人,语气之轻飘甚至有炫耀之嫌令人感叹,这是打脸好吗?难道内心没有丝毫的自责和愧意吗?

清夜静思,我们实在是有跟风跑、追热点的民族属性。

嘴上说要学会坐冷板凳,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关心着潮流趋势,深知时代的发展拍马难追,绝不能被火热的现实生活所淘汰。

我们只是坐在冷板凳上追逐最新最美最好。

因为时代也的确发展很快,爆炒一轮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消失殆尽。

谁理我们这些冷板凳上的路人甲。

以这样的心理对待素材,直接就过滤掉价值、情怀、意义、灵魂追问,首先想的是怎样出一个爆款。既然现在流行宫斗加爱情,那就怎样怎样。纪念抗战,满屏神剧,已经怎样怎样了。反腐重新成为热点,那又怎样怎样。

总之,我们最擅长的角色是预言大师加账房先生。

然而现实中吊诡的是,《敦刻尔克》《辛德勒的名单》这样创作前期无人问津的冷题材,最终成为爆款。

《潜伏》和《激情》也是爆款。

那些想爆脑袋的跟风之作,有时惨败得不像话,所以我们内心深处的冷静、坚持,是非常重要的。不是一门心思地要做爆款,而是要去开掘那些无人问津而有价值的题材。

就像做人,要懂得烧冷灶,交落难英雄,因为由此可以看清许多世事的本来面目,可以看透人心,可以写得更加准确和直指胸襟。

我的同学马丽华说,英雄末路比英雄凯旋更令人感慨万千。

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看清一次撤退的无奈,一次失败的意义,从中体会人性、辛酸、寂寞、无人诉说和生死考验,也就不至于每一次都在看到别人的作品后清醒过来。而创作者的追风和随波逐流才是真正的悲哀。也是毫无希望的。

贾平凹老师曾经说过,一件事情耐得住厌烦,就成功了一半。

原创的从无到有,的确是令人无比费神烦恼的,而且没有人告诉你“还有一年,抗战就胜利了”。有许许多多的坚持,最终也没有成为爆款,这是大部分创作者的境遇。

然而这种坚持又是必须的。更是重要的。要成为一种习惯。因为这是离成功最近的一条路。(张欣)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