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红色基因|红色书香忆当年:上世纪30年代,申城许多书店成红色基因集散地

传承红色基因|红色书香忆当年:上世纪30年代,申城许多书店成红色基因集散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谭力   2018-02-18 13:25:00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城隍庙这个上海年味最浓的地方,巨大的狗年彩灯居高临下,俯视着熙熙攘攘的欢乐人群。在这繁华喧闹中心的一角,戊戌新年里悄悄开出了一家书店,它静静地散发着书香,似乎召唤着人们。书店——她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名片,也是历史的见证人,文化的传承者。她历史悠久,早在乾隆年间就已经出现在中国的大地上。20世纪三十年代,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大东书局、世界书局的四幢高楼名扬海外;书店,她还是一座精神家园,一个思想传播的平台,在近现代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上,那些作为红色基因集散地的书店,无愧于红色书店的称号。

图说:文献书店曾经所在地——永安里。李铭珅 摄

先进分子的集聚地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上海先后出现过600多家书店,数量占据全国出版业总数的75%,发展成为中国出版印刷和发行的中心城市。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马克思主义传入了中国。1920年8月,当《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译本出现在上海的书店,书店便开始成为中国先进分子的聚集地。

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是一对孪生姐妹。于1897年2月在上海创办,1907年落户在闸北的宝山路。商务印书馆是近代中国最早诞生、颇具影响力的出版机构,也是当时远东地区最大的出版机构。中华书局,也是一家综合性出版机构,于1912年1月创办于上海。中华书局成立后,吸引了一大批文化界精英,把文化出版事业搞得风生水起。

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都是集编辑、出版、印刷、发行和书店于一身的文化机构。在这个意义上,他们又是沪上知名的书店。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许多共产党人和文化界进步人士,如陈云、沈雁冰、叶圣陶、郑振铎、杨贤江、潘汉年等,纷纷聚集在这两家著名的出版机构。

陈云同志1919年到商务印书馆工作。在这里,他受到进步文化思想的深刻影响,逐渐萌发确立革命理想,并且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建党时期入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对这一段人生经历,陈云同志记忆深刻,评价特别高。他曾经说过,“如果我没有来到上海,如果没有进商务印书馆,就没有我后来的革命道路”。

著名文学家茅盾(沈雁冰)也是一位杰出的代表。他1916年就进入商务印书馆工作,也是在这里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建党时期入党的老党员。他在现代进步文学运动发展史上的贡献也在这里起步。此外,当时他还承担了各地党组织和党中央的联络工作。各地党组织给中央的报告由他上报,党中央给各地党组织的指示经他下达。

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期,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一时间成为进步文化运动的“大本营”。

进步思想的传播地

中国的先进分子之所以选择书店作为进步思想的转播地,是因为在民族生存的紧要关头,进步书刊的读者越来越多,对出版物的需求也日益迫切。而兼营出版的书店,便成为首选之地。

毛泽东在1920年就曾经和人共同创办过一家名为“文化书社”的书店,介绍中外各种最新书报杂志,包括陈独秀和李大钊等人主办的共产主义宣传刊物。

1923年,中国共产党三大以后,在上海成立了兼营出版的上海书店,出版发行的书刊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对普及社会主义知识,宣传党的理论,传播新文化起了积极作用,在红色出版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文化界进步人士的努力下,上海的进步书刊如雨后春笋,竞相创刊发行。以上海书店为例,书店自创立以后,中国共产党秘密发行了《向导》《前锋》月刊、《中国青年》等党团刊物,出版了《共产党宣言》《反帝国主义运动》《平民千字课》《夜校教材》《世界劳工运动史》等20多种新书,党内所有的对外宣传刊物都归它出版、发行。此外,上海书店还兼营民智书局、亚东图书馆、新文化书社等的出版物。

这些书报刊物锋芒毕露,文风犀利,极富战斗性。他们撰写的杂文、政论文,矛头直指反动军阀和社会黑暗。这些进步刊物,很多是通过书店这个平台传播出去的,受到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在上海乃至其他大城市,都产生了广泛而积极的影响。著名经济学家许涤新曾经回忆说,当年他在厦门读书时,就受到过这些刊物的思想影响。

图说:内山书店旧址。李铭珅 摄

进步文化团体见证地

红色书店,不仅是传播新思想,推动进步文化运动发展的前哨阵地,还是上海进步文化人士聚会交流的好去处,进步文化团体聚会的重要场所。如果记忆未被尘封,推开历史这扇窗,我们可以在书店看到鲁迅的身影,中共地下党人的身影。例如开设在四川北路上的红色书店——内山书店,由日本友人内山完造创办,主要经营日文和中文书籍。因为内山与鲁迅先生的友情,这里一度成为进步文化人士的聚集地。

在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建立前,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曾经多次在这里与鲁迅先生见面,商讨相关事宜。据文坛前辈吴黎平回忆,1930年初,他曾经和潘汉年等同志,应约在内山书店二楼一间僻静的书房,与鲁迅先生见面,共同分析文化界的现状,探讨如何加强进步文化团体的团结合作,共同对付国民党政府的文化围剿。

也是在内山书店,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和鲁迅就如何组建中国左翼作家联盟问题达成共识,还成功动员鲁迅先生同意担当左翼文化运动的旗手,并亲自参加“左联”成立大会,在大会上作讲演。“左联”的成立,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如果说内山书店是左联的见证地,那么开设在四川北路永安里的红色书店——文献书店,就是另一个左翼进步文化团体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成立的见证地。文献书店是进步文化团体在上海创办的红色书店,主要销售进步文学书籍,同时承担进步文化团体聚会的功能。1929年秋,夏衍、郑伯奇、冯乃超等中共地下党员发起筹备“上海艺术剧社”,希望借此组织,把上海戏剧界的进步文化团体团结起来,发展进步戏剧文化。经过一年时间筹备,1930年10月,“上海艺术剧社”就在文献书店宣告成立。“上海艺术剧社”成立后,与在上海建立的其他十余个进步戏剧团体,共同创建了“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的建立,为上海的进步戏剧运动发展奠定了更扎实的基础。

隐蔽战线的联络点

红色书店不仅是共产党人的聚集地,进步思想的宣传阵地,进步文化人士和文化团体的交流地,还是党的隐蔽战线工作重要的联络点。

1916年,茅盾进入印书馆编译所英文部工作。中共一大后,常有各地信件寄到印书馆,写着“沈雁冰先生转钟英小姐台启”。“钟英”就是“中央”的谐音,亦即中共中央,那时各地共产党组织给中央直接寄信多有不便,便由茅盾代转,印书馆也因此成了共产党的重要基地。

上海书店,在中国共产党建党初期设立,是当时我党传播革命思想的重要阵地。上海书店原址在现在的古城公园内,一块纪念碑提醒着人们它的光荣历史。1923年11月,中共中央继成立人民出版社后,开始筹备成立公开的出版发行机构——上海书店。为了便于隐蔽,上海书店选择在华界与法租界交界的民国路振业里11号(现为黄浦区人民路1025号)一套街面店房,将楼下布置为书店,楼上则是党内活动的秘密场所。当时,党中央的许多重要活动和会议就在这里举行。

上海知名的良友图书公司,也曾是地下党组织重要的联络点。1926年,广东商人伍联德在上海创办了一家以出版画报为主的图书公司:上海良友图书公司。1932年“一·二八”事变以后,经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努力,派遣了一些地下党员和进步文化人士进入良友公司工作,直接推动公司的出版倾向发生重大改变。良友公司在原有的传统出版物外,专门出版进步的文学作品,特别是出版的画报,内容新颖,图文并茂,把一些进步的思想理念,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传播到上海的各个角落,影响广泛而深远。此外,特别值得一写的是,良友公司在严酷的环境里,给党的隐蔽战线活动提供了安全可靠的联络场所。

开业于1933年的荒岛书店,也是地下党和“左联”小组的活动地点。书店的主人在帮助共产党人的过程中,政治上不断进步,最终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新中国建立之前,荒岛书店成为党的隐蔽战线最常用的联络地点。

书店,因其是先进思想的汇集地,吸引了先进分子的聚集;又因先进分子带来先进的思想,在这里碰撞升华,通过书店的出版物发散,成为社会发展的推动力量。红色书店,由于有中国的先进分子,中国共产党的参与,成为一个红色基因的集散地。

谭力(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校刊编辑部主任)


专家点评>>

红色硕果累累

从1921年到1927年,城市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的工作重心。

此后,党的工作重心转向农村。但是,党领导的进步文化运动,依然在上海这样的地方如火如荼地发展。

政治环境险峻严酷,共产党人却斗志高昂,前赴后继,通过红色书店、红色书刊,把党的声音主张传播出去。几乎所有的共产党领袖,都在这条战线留下了战斗的足迹,堪称党史上的一个奇迹。

陶柏康(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授)

编辑:黄佳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