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晨读 |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晓峰   2018-03-12 07:05

一年一度的植树节又到了,全国上下又会掀起一场植树造林的高潮。其实,我国历来就有植树造林的传统,古代的文人墨客,爱种树的比比皆是。不信,你看——

晋代诗人陶渊明最喜植柳,辞官归隐后,始终与柳树为友。他还特意在房前栽下五棵柳树,自号“五柳先生”,写下了许多爱树的诗句:“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萦萦窗下兰,密密堂前柳”等。

唐代诗人杜甫在成都草堂居住时,四季不忘绿化,还以诗代札,向友人索取树苗:“草堂少花今欲栽,不问绿李与黄梅。石笋街中却归去,果园房里为求来。”唐柳宗元任柳州刺史时,号召和组织乡间的闲散劳力,开荒垦地,植树造林,仅大云寺一处开出的荒地就种下了竹子三万竿,还亲自带头在柳江边大种柳树,还写了一篇充满“柳”字的《种柳戏题》:“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笑谈为故事,推移成昔年……”柳刺史柳州种柳,传为佳话。白居易堪称“种树迷”,他官做到哪里,树就种到哪里,任忠州刺史时,他掏钱买花树,并率领童仆等,荷锄在城东坡,挖沟引水,培土栽种了许多桃李杏梅等果树,绿化荒山,改善环境,劳动其中,陶醉其中。他的《东坡种花》诗就生动地记载了这件事:“持钱买花树,城东坡上栽。但购有花者,不限桃李梅。百果参杂种,千枝次第开……红者霞艳艳,白者雪皑皑。游蜂遂不去,好鸟亦栖来……独酌复独咏,不觉日平西。”他还从种树中悟出一条“养树”与“养民”同出一理的哲理:“将欲茂枝叶,必先救根株。云何救根株?劝农均赋租。云何茂枝叶?省事宽刑书。”

宋欧阳修曾在扬州平山堂栽柳,人称“欧公柳”。宋代文豪苏轼也爱种树,“我昔少年时,种松满东岗。初移一寸根,琐细如插秧。”就是描写他少时种树的情景。后来他在杭州做官,修筑长堤,“植芙蓉、杨柳其上,望之如画图”,成为西湖美景之一。爱国诗人辛弃疾曾在带湖新居种树,并写词《水调歌头》:“东岸绿荫少,杨柳更须栽。”

眼下,正是种树的好时候,让我们也加入到种树的队伍中去吧。(张晓峰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