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雅玩 | 莫失莫忘

七夕会·雅玩 | 莫失莫忘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楚怡   2018-03-11 14:57

器物有魂,莫失莫忘。

周日,看《国家宝藏》,里面呈现的每一件文物,于中华历史都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最打动我的,并非那些明星参演、布景华美的前世故事;而是诞生于现代的、发生在无名人物身上的故事,以及古物的今生。

千年之后,《千里江山图》绝美的青绿山水在当代画者笔下空白画纸上再一次浮现,哪怕只有方寸,却令我热泪盈眶。当透过现代科技所赋予我们的神奇之眼,穿越历史的风尘,看到千年前勾践宝剑出鞘时令天下惊叹的锋芒,我内心颤抖。当在涌泉之下沉寂了千年的曾侯乙编钟又一次传出悠悠余韵,那音乐仿若从器物的灵魂深处传来,带着行走光阴的仆仆风尘,又仿佛在刹那间连通了古今,一千年,未曾断绝。

我不禁想到,现代高科技创造出的电影画面都难以拨动的心弦,何以被这些陈旧的,甚至被沧桑岁月刻上瑕疵的古物激起阵阵涟漪,难以平复?

因为我相信,器物有魂。有魂之物,不是现代化工厂批量生产出的精致却雷同的产品,而是凝聚了真人真情感的作品。而这些诞生于指尖倾注了心血的物件,重见天日,便是一个灵魂再度苏醒,一个生命得以延续。更重要的是,它为我们拂去了竹简上厚厚的尘埃,让我们记起那些曾被遗忘或疏忽的历史。

我不喜欢那些如出一辙的电视节目,它们就着快餐被匆匆咽下,又在鼾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生命就这样一点点流逝,看似活的烈火烹油,实则悄无声息。每当这样的夜晚,站在窗前,静静眺望着远处的霓虹灯火,我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好像我的面前正站着一个巨人或者一个矮子,他声如洪钟或者几不可闻,他的眼睛瞪得大如铜铃,射出慑人的光芒,可在从古至今车马络绎的历史长路上,却轻得如同一粒尘埃。因为这样的他,太容易被人遗忘。

每逢周六的晚上,穿越半个城市回家。我会找到地铁车厢最不起眼的角落安顿下,然后,抱起一本书,直到终点才放下。通过这扇任意门,我去过陕北,听过白鹿原上苍凉雄浑的老腔;在额尔古纳河右岸,我摸索干涸的湖床,追溯着鄂伦春人的音容,足迹,与文明。在那样一方小小的天地,我在这片土地的不同角落,见证着这个时代来临之时,它曾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天翻地覆的改变。

离我十厘米的地方,潮流少年在游戏里纵横驰骋;隔着十米远的地上,是三里屯酒吧街震耳欲聋的狂欢;距我一万米的高空,商业精英正凝视着脚下翻腾的云雾,踌躇满志成为新经济时代的弄潮儿。大数据的浪潮不知疲惫地吞噬着触目所及的万事万物,前所未有的互联网络看似让我们记住了一切,每一天,世界上每个角落的事,都清清楚楚记录在档。可记住了一切的我们,却又好像忘了什么。

今天,站在同样一片夜幕下,我的心,却被无尽的欣喜与感动充实。我透过曾一度摒弃的电视,看到了我久久期盼的,重拾的记忆。当从未谋面的两人,隔着漫漫岁月,拿起同一件宝物时,我听到阵阵惊呼,我看到人群在骚动,从一开始的陌生与不解,渐渐领悟,领悟之后便为之而骄傲。那阵阵春汛的雷声,是正融化的坚冰。连通着根脉的心灵从麻木中苏醒,大地正在颤动,因为那东方的雄狮,正舒展四肢,朝着灿烂朝阳奔跑。

记起,传承,文化之根,自然之本。文物古籍,不再只有电脑记着,博物馆藏着,而住进了我们的心底。铭记传统,相携文化,我们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自己是谁。记着你是炎黄子孙,就不会丢弃传统崇洋媚外,记着你是地球公民,就不会不计后果肆意妄为,记着生而为人应有的品格和操守,就不会人心不古。(陈楚怡)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