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云诗钞(二十六)

巢云诗钞(二十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汪涌豪   2018-03-11 14:57

孟德斯鸠拉布雷德故居

帝力高深岂复加,平明无意乱飞花。

正因嫉伪遗书札,故为求真绝颂华。

甘浸春醪初觉冽,苦分秋色始知赊。

可怜万古如长夜,依旧昏昏向畔涯。

在法国加伦河南岸的波尔多,大片葡萄园里零零落落地点缀着许多古老而神秘的城堡,一般人对其南郊橡树与洋槐林中那个叫拉布雷德的城堡不会留下太深的印象,真正经由护城河上的木桥走入那道多边形围墙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但它却是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出生地。虽然,为当地的风物习尚所感,孟德斯鸠曾做过酿酒师,并认为故乡的空气、葡萄酒以及用加斯科尼方言说笑话是“治疗忧郁的良药”,但更热衷于创作与思考,故先后写出了《波斯人信札》和《论法的精神》等经典名著。值得一提的是,当同时代的伏尔泰称孔子是照亮世界的智者,莱布尼茨赞美中国的政治、哲学与道德,认定没有人性的政治是毁灭人类的原因之一的他,却对古代中国予以明确的否定。他自24岁遇到旅居巴黎的华人黄嘉略,就对中国产生了兴趣,所以故居至今仍保留着一些关于中国的书籍。他认为当时的“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这个判断今天看来就是符合事实而已,但在那个普遍推崇中国的时代,却是相当难得的异调别弹。

波尔多初访蒙田故居

圆仓久在市廛中,幽胜何曾与世同。

宵枕孤檠留倦意,晨趋逸兴透帘笼。

苔妆瘦石添遐寿,薜衣寒松作势崇。

且置余情高素外,独遗雅制入青瞳。

说到蒙田,人们就会想到随笔。确实,他在这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是后人难以企及的。而更让人难以企及的是他的思考所抵达的深度,以及抵达后那种淡然自处的态度。作为贵族的后裔,蒙田生活优裕,又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选为波尔多市长并得到连任,但他更向往的是简单恬适的生活。为此,选择蛰居在城堡的圆仓,“漫无计划”地读书,“闲话家常”似地写作。他的作品看似随意,没想达成什么目的,但常能通过回光内鉴,完美地体现自己所认知的“每个人都包含人类的整个形式”的主张。他还曾告诉读者,“倘若我的思想能稳定下来,我就不探索自己了”,“然而我的思想始终处于学习和试验的阶段”。所以,当人们为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陷入沉思,个人更愿意体味他那句“我知道什么”的名言,并认为只有时时不忘这样问自己,才有可能培育出高尚而有趣味的人生。(汪涌豪)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