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虢国夫人游春图

十日谈 | 虢国夫人游春图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德宁   2018-03-12 14:39

三月初三,古人视为祭拜祖先的“上巳节”,同时也不忘踏青游春。这在唐代已经形成开放的社会风俗。唐代著名宫廷画家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也许是最古老的一幅描绘游春场景的人物画。图纵51.8厘米,横148厘米,绢本,设色。

虢国夫人是杨玉环的三姐。杨玉环以其美貌,被唐玄宗李隆基迎娶,册封为贵妃。恩泽及杨家,杨家大姐被封为韩国夫人,三姐为虢国夫人,八姐为秦国夫人,每年赏钱百万。其中虢国夫人生性高傲,最受唐玄宗的恩宠,有盛唐第一贵妇之称。她自恃天生丽质,每次进宫只略施粉黛,甚至骑马直入宫门。有唐人诗为证:“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盛唐有女穿男装的时尚,虢国夫人也经常着男装。自然引世人关注。于是,历史记载天宝十一年(752年),虢国夫人携其眷着盛装春游,也就吸引了画家及文人以此为创作的题材。

《虢国夫人游春图》画了八匹马,载着夫人、幼女、侍女、从监九个人,缓缓而行。构图前疏后密,勾线细劲、简淡,仅以湿笔点垛斑驳的草色,没有任何春的背景。但是,我们从人物神态的从容不迫,春天服饰的轻柔鲜丽,从马匹步伐的轻松舒缓,一行人马的前呼后拥、花团锦簇,可以感觉到这不是队伍行进,而是虢国夫人与眷属在踏青游春。中国画的人物画,在唐代“开元盛世”期间趋于成熟,不再只是局限于为功臣、良将、孝子、烈女树碑颂德,而是将视野转向了现实生活。绘画技法也越来越深入,从人物的动态、表情体现人物的性情。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称得上这一时期的代表性作品。我们可以从画面中了解一千二百年前我们的祖先的生活状况:马匹肥硕强壮,步伐轻盈,披挂的饰物精致美观;女性以圆圆的胖胖的脸为时尚,衣着合身,色彩明丽,有一些小首饰,并无沉甸甸的金银饰件。也许是与张萱的时代相隔太远,今天我们还不能完全解读张萱的构思,以至于我们面对这张画,还无法确认画面上哪一位是虢国夫人。有三种讲法,一是队列最前面的女着男装者,二是从左向右数第五人,三是后面胸抱幼女者。至今没有结论。

同时代的著名诗人杜甫也有吟诵虢国夫人游春的《丽人行》,也许能帮助我们理解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诗云:“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杨花雪落覆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

其实,今天看到的《虢国夫人游春图》并非张萱的真迹,而是摹本。真迹唐亡时从宫中散失。北宋后期宋徽宗赵佶得到了真迹,喜出望外,降旨翰林图画院的宫廷画师精心摹画,于是,北宋宫内有了两张《虢国夫人游春图》。靖康二年,金兵南下攻破汴京,将徽、钦二帝和宫内所有人、物押送北方,包括了《虢国夫人游春图》真迹和摹本。途中真迹遗失,到达金国都城,就只有了摹本。金国动乱,摹本也流落民间,曾为南宋贾似道收藏。清乾隆年间收入清宫内府。清末,溥仪盗运出宫,随身携带,被缴获。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张德宁)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