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祖母

怀念祖母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荣森   2018-03-12 14:43

日子过得真快,祖母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了。

记得那天,父亲打电话叫我回家,说祖母几天不吃不喝了,我扔掉手中的工作匆匆赶回岛上。祖母已经从养老院接回家里了,床铺在底楼西间的窗户边,她极度虚弱,已处在弥留之际,双眼紧闭,眉头紧锁,似乎在等待。我轻轻地走到床边,握着她的手,噙着泪水叫了几声“婆哇”,只见祖母微微地抬了一下眼皮,露出一线看了我一眼,嘴唇略微抖了一抖。那是我见到她最后的肢体语言,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仿佛答应着大孙子的呼唤!因为有个会议要主持,想先去处理一下再回来陪祖母,待我前脚跨上渡船便传来了祖母走了的电话……我好悔!

从小我就在祖母身边生活,一直到十六岁,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老人家从来都没有骂过我一句,更不要说挨揍了。那个年代,饭吃不饱,大米饭稀奇,常常是双层饭,就是在一点点的大米饭上掺合糙麦粉,而下面的米饭全留给我吃。小时候最盼望的是过年,不仅有肉吃,关键是春节里祖母总归会带我去崇明或顾村姑母家,有时是我们兄弟三个一起去。记得八岁那年去顾村,公共汽车到了杨行就不再往西开了,因为错过了末班车,天正下着大雪,从杨行到洋木桥大约七八公里,我又发嗲不肯自己走路,祖母就背着我走到姑母家,气喘吁吁放下我,又心疼地为我受冻的小手哈气,再用她滚热的双手捂住我的脸颊……

有一年,我工作经过洋木桥,突然看见祖母斜依在一棵行道树旁,赶紧让司机停车,看她很累的样子,我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一把把她抱上了小车。她的类风湿关节炎是早年积劳成疾,年纪大了双手会常常颤抖,酸痛不已,但她从不叫喊就怕拖累了我们。我那时就想,亲爱的祖母,您怎么就不嫌我小时候把您给拖累了呢!

今天,我恰又因工作路过洋木桥,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在滚烫的泪光里,仿佛又看到了斜依在那棵行道树旁的祖母,看到了背着童年的我在雪地里朝着姑母家走去……(徐荣森)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