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盛世修志新形式光影呈现 《中国影像方志》新一季开播

新时代盛世修志新形式光影呈现 《中国影像方志》新一季开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首席记者孙佳音   2018-03-13 10:47

图说:《中国影像方志》平遥篇 网络图

“在平遥城内,以市楼为中心,南北、东西两条大街挑起了全城大小190多条街巷。近4000处民居、店铺、庙宇等各类建筑广布其间,元、明、清三代建筑风貌犹存,是中国现存最完整的四大古城之一。”配合着旁白,山西平遥穿过2800年悠远的岁月,徐徐展开,高高的城墙,巍峨的敌楼,日升昌票号的故事和平遥国际摄影展的人群……《中国影像方志》新一季昨晚21:48在央视科教频道开播,40分钟里,一座活着的古城从过去走向未来。

在未来的一周,建德、平泉、高邮、黎平、安吉、阆中、宁城将陆续播出。在未来的很长的日子里,我国行政区划中的2300多个县和县级市,将逐一被以光影的方式记录,以电视的方式呈现。盛世修志,大型文化影像工程《中国影像方志》,将最终让世界看到了一个从历史深处走来、走进新时代、走向伟大复兴的完整的中国。

图说:《中国影像方志》平遥篇 网络图

沿袭 盛世修志

在中国,有句话叫“国有国史,地有方志,家有家谱”,国史、方志、家谱,这些典籍资料共同记录了中华民族的奋斗史。而地方志,承上启下,记录了各地的历史变革、文化传承、地理风物、风俗民情等,形成了独特的方志文化。

在中国,盛世修志是方志文化的传统。历史上,每隔几十年,各地都会续修地方志,以记录这些年来当地的发展和变化。《中国影像方志》正是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这个重要时点上,选择全国2300多个县作为拍摄对象的一次纪录片史上的创举。自2017年端午节首播以来,已经播出的53集,有闻名天下的赤壁、安吉,也有不太为人所熟悉的林宝、富顺,但每40分钟,都把镜头聚焦于中华大地上的一个县城,通过展示各具特色、丰富多彩的地方文化,揭示中华文脉的传承发展,弘扬昂扬的时代精神。

图说:《中国影像方志》平遥篇 网络图

创新 影像表达

王立群教授说,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重修县志成为许多地方文化工作的一个亮点。但是,所有历史的、当下的县志,都有一个共同点:用文字记载,即便配有少量照片,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修成的县志往往沉睡在各地的史志办,很少走进百姓的视野,“特别是在新媒体时代,以文字记载为主的方志,未能成为百姓关注的书籍,实在是令人惋惜的一件事。”而这一次,《中国影像方志》完全打破了自古以来用文字记载县志的写法,在灵动的光影之间,中华大地上的古老县志以全新的、饱满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昨天的《平遥篇》里,当12米高、六千米长的古城墙反复出现,26次修葺的漫漫历史被生动演绎;当日升昌票号以博物馆的形式闪亮登场,小小一纸汇票,承载起平遥人以信赢天下的智慧和以德聚人的情操……可以说声、光、色、效的加入,使中华大地的历史文明更加饱满,风土人情更显韵味。创新的表达,不仅赢得了专业人士的点赞,而赢得了广大观众和网友的追捧。据统计,截至2018年2月,节目在全网视频播放次数超过2.55亿,独立访问人数超过1.52亿。

图说:《中国影像方志》平遥篇 网络图

鲜活 紧跟时代

“一座活着的古城,在吐故纳新中,不断蓄积着前行的力量,一座成长的古城,在历久弥新中,再次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平遥篇》的后记里,旁白这样说。这并不是一句空话,从叙事结构,纪录片从日升昌和票号的衰落讲到了今天中国领先世界的移动支付。本集导演张超告诉晚报记者,在具体拍摄中,根据平遥国际摄影展的时间安排,他们将原本定于一次的拍摄,分拆开来进行两次拍摄,”在保证平遥古城历史风味得以展现的同时,实拍时我们增加了一批鲜活的现实人物和现实素材,以古鉴今,以今见古。“

在《中国影像方志》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安吉篇》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重要思想的提出,《赤壁篇》里中国东西、南北交通大动脉的宏大展现,《灵宝篇》里青年一代压延铜箔的科技创新,《宁明篇》的生态农业和绿色科技发展之路,无一不在生动记录着当下中华民族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所做的奋斗与创新,为这个伟大的新时代打上了鲜活的印记。(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孙佳音)

【马上评:从历史走向未来】

2300集,可以说是鸿篇巨制,有网友开玩笑说要到2035年才能全部更新完。但其实每一集,都是一个个鲜活的中国故事。比如本周三将要播出的平泉篇,契丹人“青牛白马”的传奇穿越千年,却不好表现。所幸当地皮影戏也有着很久远的历史,当地还有老艺人能够演出青牛白马的传说这个戏。编导亢子峰回忆说,拍摄皮影戏选在了一个村子的文化广场,听说晚上有皮影要演,附近的百姓也纷纷手拿板凳,三五成群的往这边赶来。“一尺多高的皮影在艺人手中晃动,台下的观众也是能跟着哼唱几句,这可能就是传承吧,千年的神话就是这样流传在今天。”而央视科教频道总监阚兆江说,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国家级重点选题,把握好“古”和“今”的关系,是《中国影像方志》创作的关键点。

于是,我们看到《中国影响方志》努力在历史中寻找当代故事的文化根源,以确定“来处”,也在当代故事里努力发掘其历史文化的创新,以寻找“去处”。从历史走到当代,从当代走向未来,在贯通古今的中国故事里,《中国影像方志》触摸到了民族精神之魂,也夯实了文化自信之根。(孙佳音)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