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红色基因 | 冠华里曾经藏着秘密武装训练点

传承红色基因 | 冠华里曾经藏着秘密武装训练点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玉红   2018-04-15 14:41:00

图说:复兴中路顺昌路的中共上海区委党校旧址(俯瞰)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新民晚报·新民网】复兴中路239弄冠华里4号,这就是中共上海区委党校旧址,在苏、浙、沪地区的革命斗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春日的清晨,漫步到此,发现这里已经是一大片空地,很多老旧的建筑已拆除,只保留了两栋老建筑,其中一栋三楼三底的建筑,就是中共上海区委党校旧址。

曾是秘密武装训练点

记者看到,这座三楼三底老建筑的四周,搭建了脚手架,外面还披上了一层绿色的防护网,据悉将进行保护性修复。

1926年5月7日,中共上海区执行委员会(简称“上海区委”)主席团会议,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组织军事特别委员会,由罗亦农任主席。7月9日,国民革命军在广东誓师北伐,上海区委决定发动全市工人武装起义,推翻军阀统治,响应北伐军的顺利进军。于是,上海军委制定了方案,以基层工会为单位,落实工人纠察队的组织建设。同时,选择有条件的地方设点,秘密进行武装训练。当时,冠华里就有这样一个训练点,罗亦农和赵世炎等经常来指导活动。

1925年1月,中国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以后,中央及一些主要省市十分重视对党员干部的培养,先后开办了各类党校。1926年7月,中央扩大会议作出《关于上海工作计划决议案》,指出:“上海的同志,党的文化程度非常之低,今后上海区须注意提高党的文化程度,区委办党校党刊,各部委办高低级训练班,多召集活动分子会议及设立各种临时的委员会,都是应当采纳的方法。”

创办上海区委党校

上海区委千方百计抽调人力,落实地方,指派教员,拨出经费,于1926年11月在冠华里办起了上海区委的第一所党校,这也是我党最早的党校之一。

校长由区委宣传部主任尹宽(又名尹硕夫)担任,会计兼庶务是尹宽的秘书梁子修,还有一位工作人员是区委的徐梅坤(又名徐行之)。学员均为区委所属苏、浙地区及上海市区的基层党组织负责人,也有共青团干部,约30-40人。

学校建有党支部,负责人尹宽,组织委员王嘉模。学员按地区分成几个小组。党校的教员均为中央及上海区委的领导人:尹宽讲《资本主义特征及其崩坏》,罗亦农讲《第三国际的政策》,王一飞讲《共产党与无产阶级的解放》,彭述之讲《帝国主义对中国侵掠之方式与中国国民革命》,瞿秋白讲《中国劳动运动与我党的发展》,郑超麟讲《现时国际现状与世界革命运动之趋势》,彭述之讲《目前中国各种社会阶级之倾向与吾党之策略》,罗亦农讲《党的组织及纪律》,彭述之讲《农民问题及中国农民运动之发展》……

成立半年即停止活动

当年,这幢三楼三底的房子,门口挂着一块“启迪中学”的牌子,据说,另外还挂了一块“启迪中学寒假补习班”的牌子。平时出入走后门,不走前门。学员入学后就不准外出,膳宿都在校内,过集体生活。当时,宁波来的同志住三楼,二楼东厢房是杭州来的同志住,二楼西厢房是课堂,能容纳40人左右,墙上挂有黑板。西厢房最北端连接亭子间,楼下即为灶间,为校部办公室,兼供文印之用。最底层为厕所、吃饭处。听报告在二楼,小组讨论在自己寝室。

1927年2月23日,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装起义爆发,党校提前结束。启迪中学随即成了武装起义的临时指挥机关和联络处。学员们大都回各自的工作岗位。陆植三同志因等候分配工作,继续吃住在党校。据他回忆:那时学校是起义的指挥联络机关。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侯绍裘、沈雁冰、汪寿华等人经常在这里开会碰头。第二次武装起义那天,郑超麟被派到冠华里指挥处协助工作。他回忆道:白天瞿秋白在那里工作,下半夜周恩来也到那里来听取各方面汇报。那一夜,大家都不敢睡觉,等待好消息到来,可是却没有消息。第二次工人武装起义,由于种种原因失败了,党在冠华里的活动即告停止。

然而,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冠华里这幢不寻常的房子,在苏浙沪地区的革命斗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新民晚报记者 杨玉红)


专家点评:党校增强我党“造血”功能

党的四大后,尤其在五卅反帝爱国的浪潮中,人民的革命热情被极大地激发出来,党的队伍迅速发展壮大,从1925年初的不足千人,至年底增加到1万人。这些新加入的同志虽然对革命充满热情,但对革命的基本理论问题认识不足,对党的方针政策认识不深,宣传组织动员群众的能力欠缺。

为此,1925年的10月间,中共中央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干部和党员的培训工作。中共上海区委党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筹建起来的。经过党校的学习培训,提高了干部和党员的思想认识、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为迎接大革命新的高潮的到来培养了一批素质较高的组织者、领导者。党校的形式也创造和积累了我们党加强自身建设的好做法、好经验。张健(中共黄浦区委党史研究室)

编辑:周慧婕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