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是什么

淡定是什么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勉   2018-05-13 11:55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读着这样的诗句,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淡定的心态。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淡定”作为一个网络词语,悄然流行开来。许多人把淡定当作一种时尚,视作一种腔调。从词义上看,淡定就是淡然镇定,一般是指沉着从容,淡泊名利,甚至淡泊一切是是非非。一个人能遇事淡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没有极深的定力,没有深厚的涵养,是很难做到的。淡定之人,是修为不寻常的大气之人。《世说新语》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三国时期魏国著名的玄学家、文学家夏侯玄,曾经靠在一根柱子上写信,当时正下着大雨,闪电打过来,一个霹雷突然劈到柱子上,柱子好像着火了,夏侯玄的衣服被烧焦了,但他似乎浑然不觉,神色不变,丝毫不受影响,继续专注地挥毫疾书。而夏侯玄身旁的宾客和随从,全都大惊失色,吓得双腿发软,纷纷跌倒在地。夏侯玄在如此突发状况面前,竟然没有仓皇失措,还能保持气定神闲,确是千古罕见。

淡定是一种气度,也是气定。而气定来自心定,心定源于思定。无欲无求则无畏,无畏则平静放松,也就淡定自如了。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相反,淡定者在惊涛骇浪面前,会从容冷静地说:“别怕,没什么。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淡定者自会处变不惊,这是一种心态,一种风度,一种力量,更是一种境界。要达到这种境界,仅有学识与勇气是远远不够的,更要有足够的智慧和修炼的底气。淡定的状态看似瞬间展现,其实绝非朝夕之间所成,可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苏东坡尤为推崇淡定从事。某日,他突然茅塞顿开,悟出“八方心不动”一语,颇为得意。兴致勃勃书写后,忙遣书童把字送到江对岸的老僧那里指教。那老僧看后,在下面写了一个“屁”字。苏东坡一看,不由大为恼火,急匆匆过江来讨说法。老僧淡然而笑,又添了几字,成了“一屁过江来”。争强好胜的苏东坡看了半天,不由大悟,与老僧相比,自己还是不够淡定。

淡定意味着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争有所不争。淡定是在静若处子的状态中成就所为,是在巨岩阻浪的环境里完成所争。

淡定是对人生的深刻理解和开悟,是成竹在胸的镇静与洒脱,是历经沧桑、洗尽浮华、阅遍躁动后的返璞归真。淡定可以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指挥若定,可以是胸怀经天纬地之才却被弃于外而寄情山水的淡然,可以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但不被重用而愉情诗章辞赋的平静。“山中习静观朝觐,松下清斋折露葵”的雅趣是淡定,“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的幽静是淡定。淡定有深厚的文化支撑,庄子看破世间万物,面对一国之君“以国事累”,宁愿“曳尾于涂中”。淡定是对理念的不弃,作为镭的发现者,居里夫人有很多机会可以成为千万富翁,面对送上门来的财富,她淡然而笑语:“镭应该属于全世界。”她以一种惊人的超然物外,拒绝了许多人不遗余力的追名逐利,却让世人向她致敬永远。淡定是对信仰的坚守,毛泽东的诗句“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豪迈地表达了面对复杂多变世事的从容和镇定。

淡定不是退缩,不是软弱,更不是无能。淡定是亲而有度、顺而有持的进取,是仁而无忧、仁而无惧的胸怀坦荡和兰心傲骨。(王勉)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