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悠悠忆长嫂

岁月悠悠忆长嫂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寒漫思   2018-05-15 17:06

我的长嫂房氏也是我一个单位工作的同事。可惜她早走了,只有三十二岁即驾鹤西游了。写到这里,我不禁潸然泪下。

因为思念她,所以我于2012年编织两件毛衣送给她的孙女,想以此以释其念。我想假若她在世的话,她一定会结很多很多毛衣、做很多很多中式衣服给她孙女,因为她比我还要勤快、能干。

在当时的社会,她算是家中独养女儿,很受宠爱。她是大家闺秀,很矜持,从不大声说话,待人接物很合规范。凡做诸事,长嫂都事先向老太太请示。家中长辈、同辈及小辈都说她好,邻居也称赞她的为人,亲戚们都讲她做事认真,能把事情摆得四平八稳,所以老太太特别宠她而爱若掌珠。她也识字,很知孔孟之道,但从不加入我们的行列。有时我们唱歌,她也跟着唱: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穷愁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唱上三五句,她马上就去做正经事了。

她为什么要到我们的书房来而又不参加我们读书?当时的我不得而知,现在仔细一想,明白了,这是她的习惯,来看看我们。因为她是房家长女,她有四个弟弟,平时都是她照管,所以到了我家,也就这样做了,不知对否?

她很善良,如猫要吃桌上的鱼,她不会骂猫,只是声音略高些说一声“大猫”,猫就逃走了。在寒冷的冬天,她看到有人在河中的船上罱泥,她一定要烧一大碗米面疙瘩给罱泥者吃,以御寒冷。她与我长兄相敬如宾,从未红过脸,更谈不上吵架的事了。

有时,我们表姐妹几人到竹林去避暑,她也随我们一起去。竹林紧依荷塘,我们喜欢席地而坐(下面铺着细席),倚着翠竹干,西南风一吹,就像摇篮一样,很舒适。风吹来凉意,带来荷花的芳香,太美妙了。长嫂爱看荷叶、荷花,更爱看水中游鱼嬉戏,太美妙了。正在大家玩得高兴的时候,老太太来了。长嫂立即上前搀扶让座,但老人家不坐,只说:“时间太长了,不要着凉,玩玩就回家吧。”长嫂只得陪老太太回去了,我们亦随之而返。竹林、荷塘是我儿时美好的记忆。写到这里,我想起不知在哪一本书里看到“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一句,我想借它用一用,我认为这赏心乐事就在我家的竹林与荷塘之中,在长嫂关心我们的时时刻刻之中。

如今,畴昔同游者只剩下我一人。

我写的是七十年前的事情,长嫂在黑土之下已长眠近七十年。至今,我时常想起她,我对她记忆犹新,往事仍历历在目。(寒漫思)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