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超 |“知天”

白子超 |“知天”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白子超   2018-05-15 17:06

“……知其性,则知天矣。……”

——《孟子·尽心上》

知性,是了解、懂得人性。知天,是了解、懂得天道。为何知性以后就能知天呢?两者之间有着何种逻辑关系?

孟子心目中的人性,用一个字概括,就是善。他想告诉自己的学生以及后人,天道的核心也是善。人性与天道在本质上不仅相通,而且一致。“此(心)天之所与我者”(《告子上》),“上下与天地同流”(《尽心上》),故知其一,必知其二。从上往下说,是天道决定了人性;从下往上说,人性获得超越,融汇到宇宙之中,与天持平。

孟子没有具体阐述天道之善,孔子却有过生动说明。《礼记·孔子闲居》载,子夏与老师交谈,说禹、汤、文王的德行可以参配天地,问德行怎样才可以参配天地。孔子回答:“奉三无私以劳天下。”子夏又问什么叫三无私。孔子回答:“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孔子借自然物理的天,说思想哲理的天,可概括为天道无私。而无私,必善。禹、汤、文王等圣人的善言善行,正是遵循天道而来,正是天道在人间的体现。

不过,孟子说过这样几句重要的话:“诚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诚其身矣。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离娄上》)不明白什么是善,就不能做到诚,诚是善的表现,诚善一体。天的运作模式和规律就是以善为基础的诚,而追求诚则是人的正确道路。这里的诚,基本义是真实,因此而实在,而纯朴,而守信,而无伪,而无妄。如果懂得人性之善、人生之诚,那么就沟通了与天道的联系,进而懂得自己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正是天道的要求。

天,在中国古人那里是个神圣又复杂的概念,今人揣摩其意,可以看到天不像西方上帝那般独立自主,天离不开地,也离不开人,天、地、人三者共同构成一个整体——世界。天是领导者,地是辅助者,同时提供展现一切的平台,而人则是实践者。天有天道,地有地道,人有人道。天意、天道自有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性,但同时又与民意、人道联动,相互参照。“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尚书·太誓》)这种表述,开启了天人相应、相合的先声,奠定了先进世界观的基础。同时,务实的中国古人早就意识到人是世界中最活跃的组成部分,有相对的独立性,有难以估量的能动与创造的能力,是一切实践的主要力量。

从孟子的“知天”,自然联想到孔子的“五十而知天命”(《论语·为政》)。天命,体现天道,是人要遵循的方向和道路。“知天命”,“知天”,大体上是一个意思。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厘清。孔子五十岁方知天命,众多常人六十、七十尚不知天命,可见知天命之难。何以难?难在知不是数学上的一加一等于二,即不是知识层面的知道、了解,而是思想的觉悟、精神的契合。天道、天命只有在尽心、知性时才可能呈现出来,清晰起来,所谓“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论语·卫灵公》)。这种心灵才能感知的“体悟”需要时间,即需要丰富阅历的磨炼,需要不断修养的累积。所以,“知其性”“知天”都不能一蹴而就,不是读几本书和短期思考就能做到的。

知天,是内圣的第二步。知性,可以说是给人定性;知天,则是给人定位。定性、定位,不仅在人类社会范围之内,亦在世界或宇宙范围之内。从个人角度说,所谓觉悟,首先是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其次是清楚自己处于何种位置,扮演何种角色。(白子超)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