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母爱

走不出的母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挺松   2018-05-16 16:23

母亲是皖南山区一位极其平凡的农家妇女,有着勤劳善良和淳朴贤惠的秉性,母亲自小就失去母爱,物质上的匮乏,精神上的伤痛,弥漫着母亲的人生。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我较早地知道一点人生疾苦的时候,我已有了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和吃奶的弟弟,而我的父亲远在他乡,被关进了“牛棚”,生活的重担全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命运似乎在与我作对,十年寒窗苦读,那一年,我以三分之差落榜,辜负了母亲的期望,但母亲没有责备我而是安慰鼓励我:“考不取大学,种地照样有饭吃……”我流着泪,把那个美丽的梦默默地藏在心底。这年十月,母亲却为我报名参了军。临行前那个夜晚,母亲很晚才睡,鸡叫头遍她就早早地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母亲在擀面为我做烙饼。而后为我打点行装,把我的军衣折叠好,行李捆了又捆。站在床头前,母亲终于等到了天亮,亲手为我穿好军装。她仔细地从上看到下,满眼的泪不停往下流,不时地嘱咐着我到部队好好干,只要你有出息,妈再苦再累也值得。

“妈,我会记住的……”泪水失控般地溢出来,断线珠子般地洒在地上。临别前,母亲依旧站在屋檐下,目送着我走过那条崎岖的山路。当我走到最后一道山口回头时,母亲正踮着脚跟向我张望,不时地揩泪……山风中,五十岁的母亲,就像一株硕果累累的白果树。

多年在外,风雨漂泊,走过山山水水,但我永远走不出的是母亲的牵挂。有时,想想自己在直线加方块的军营摸爬滚打20多年,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渐渐地对生活产生了淡漠的情绪,每当此刻,母亲那长长的牵挂,都使我倍觉生活的温馨,那柔长的目光又把我牵回到泥土筑起的土屋子,心境便突然如被山泉清洗般的明亮。啊,母亲,您为我遮风挡雨,承受那么多的苦难和艰辛,你对子女的那一份原始的舐犊之情,永远不会改变。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依旧怡然自得,我又何必总是枯木伤春,落叶悲秋呢?或许,这已是我人生中的不竭的精神动力。

前年,姐姐来电说,母亲得了急病,叫我速回。当我风尘仆仆焦急地踏进家门时,空荡的院落,一股凄凉的氛围笼罩着我。只见家人脸上一串串的泪珠,我拼命地哭着奔向母亲的坟前:“妈,我回来看您了。”空旷的山野没有回声。我又哭着把一棵茁壮的冬天青树栽在母亲的坟前,让绿色的树叶遮住黄色的泥土。在盈盈的泪水中,我依稀看见母亲仍旧站在屋檐下为我送行,就像门前那棵落地生根、经风经雨的千年树……

千万里飘泊的是我人生的旅程。面对祖国和平,国家富强,手握钢枪的我,只有用踏实的工作,安心驻守海防来慰藉母亲的灵魂。

母亲,你安息吧,你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像一颗颗晶莹闪光的珍珠,将永远地珍藏在儿子无尽的思念与记忆里。因此,我要说,母爱是唯一的,生命是唯一的,母爱就是我的生命,我永远也走不出母亲对我的爱。(李挺松)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