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游击队的香港奋战记(一)

抗日游击队的香港奋战记(一)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5-16 16:54

抗战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港九大队在香港地区展开卓有成效的斗争,正如其宣言里所总结的:“三年零八个月,冒出生入死之险,不惜重大牺牲,救护盟邦人士,肃清土匪活动,破坏敌伪统治,保护人民利益,确实尽了我们应有的努力,并做了许多成绩。”

图说:早期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员。资料图片

学历高得惊人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仅用17天便占领被英国统治的香港。其实,早在日军动手前,共产党领导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后改名东江纵队)便将敌军情报通知港英当局,但未受重视。日军进攻香港时,游击队在敌后积极活动,有一次,游击队员曾方在夜里发现前面有黑影,误以为是英军丢掉的物资,他准备一脚踢开,不料踢到的是躺在地上休息的日军,好在曾方出枪快,顺手击毙敌人,迅速撤离。

图说:日军占领香港黄泥涌峡炮台。资料图片

1942年2月,港九大队成立。若论抗战期间共产党领导的哪支武装平均学历高,港九大队铁定排进前三甲,从领导到基层战士都不乏高材生,像东江纵队敌工科副科长林展便是香港庇理罗士女子中学的“学霸”。港九大队不仅是战斗队,更是工作队和宣传队,破除半封建半殖民地化带给香港的各种陋习,把民众团结在自己周围。

图说:东江纵队在土阳的指挥部白楼。资料图片

当年,广大香港渔民遭受残酷压榨,由于日军大搞物资限量配给,渔民每天仅能获得0.5公斤口粮,海上作业所需的煤油,日配给量也仅有1.5公斤。渔民还饱受鱼栏主的欺压,他们逼迫渔民借高利贷,不准渔民女眷上岸,甚至还享受对渔女的所谓“初夜权”。对此,港九大队一方面组织渔民合作社,用鲜鱼到内地换购粮食煤油,另一方面发动“渔民协会”与封建鱼栏主进行斗争。同时,港九大队的“秀才”们还在渔船上开办学校,教授渔民读书。

经过这些行动,香港渔民普遍意识到只有跟随共产党,才能争取光明的未来,于是积极协助游击队打击敌人。

神出鬼没的“老友”

沦陷时期,最让香港百姓高兴的事,是隔三差五看到港九大队在交通要道甚至军警单位门口张贴抗日传单《地下火》。许多老香港人至今都记得当年“老友(游)神出鬼没”的情景。这些“老友”里,女英雄方兰可谓大名鼎鼎。1943年秋,方兰从东莞来到港九大队,担任市区队中队长兼指导员,香港百姓称方兰为“方姑”,她领导的武装最擅长攻心战和破袭战,任敌人围困万千重,却照样来去自由。

图说:日军在香港进行奴化宣传。资料图片

1944年3月,日军展开新界大扫荡,游击队针锋相对地发起“四月大行动”,方兰领导市区队相继在油麻地、太古船厂、红磡等地张贴宣传品,她还安排潜伏日伪机关的队员梁福炸掉日军九龙宪兵队队部附近的四号铁桥。据东江纵队机关报《前进报》报道:“夜深人静,轰然一声,震动全港,市民均从梦中惊醒。敌寇则心惊胆丧。”

图说:东江纵队打击敌人。资料图片

和市区队一样,港九大队的短枪队也令敌人闻风丧胆。1943年,队长黄冠芳和副队长刘黑仔(刘锦进)带领短枪队乘夜突入启德机场,炸毁日军油库,后来又处决日本高级特务东条正之和日本宪兵雇用的汉奸翻译。4月,刘黑仔在市区发传单,宣布将攻打日军“南支”派遣司令部,吓得敌人慌忙抽回扫荡兵力,只能困守自保。

图说:游击队战斗在港深交界处。资料图片

至于海上,主要由渔民组成的港九大队海上中队更是威风八面。截至1944年,海上中队歼灭日伪军近两百人,他们还将火炮架在渔船上,对日军阵地实施袭扰炮击,令其难以招架。

白孟宸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