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永烈:寻根

叶永烈:寻根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叶永烈   2018-06-10 16:18

我听说一个叶落归根故事:2014年,一位中国台湾地区九旬老兵在病重时希望回到海峡彼岸的故乡。大陆家乡的他的孙子花20万元人民币申请了台湾中兴航空公司的急救包机,终于使爷爷含笑在老家离开人世。老兵的故乡,是瓯江边上的小村,名唤项浦埭,属于温州乐清柳市镇。乐清是温州市下属的县级市。

项浦埭村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因为我的父亲也出生在这个江畔渔村,我六七岁时随父亲去过那里,在祖屋住过几天;说陌生,因为我已经七十多年未曾返梓。

我出生在温州市中心。一次次从上海回到温州,却没有去项浦埭,因为项浦埭相当偏僻,交通不便。当年父亲带我乘坐舴艋舟横渡瓯江来到那里,如今瓯江上已经鲜见那样尖尖的小木船了。

也真巧,初夏时节,接到来自乐清的电话,邀请我去作讲座,我毫不犹豫答应了。如今乐清有了高铁站,从上海乘坐高铁南下,4小时就到达那里。乐清原本是个群山环抱、房屋低矮的小县城,然而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幢幢玻璃幕墙高楼,我所住的20层宾馆居然坐落在三环上——小县城也有三环路了!

在讲座之余,我期望到项浦埭村作一次寻根问祖之旅。友人驾车陪我从乐清市区前往项浦埭村。轿车途经柳市镇的时候,我看到一座座大楼上挂着某某电器集团的牌子,这里已经成了低压电器的生产基地。柳市街道宽广,宛如大城市的街区。在街旁一家商店上方,我见到写着“无人超市”字样。

行车半个多小时,途经七里港镇。在我的印象中,那里原本是一个普普通通小村庄,眼下矗立着一个个高大的吊车,码头叠放着小山一般的集装箱。这里竟然拥有多座几万吨级的码头。七里港位于瓯江入海的主航道,港阔水深,成了温州重要的港口。我见到来自新加坡的轮船正在卸货。

项浦埭村紧挨着七里港。到了,到了,依稀故乡梦,我终于来到人生之根的所在地。

眼前的景象也是颠覆性的。原本只有乡间泥路和几十间旧平房的小渔村,现在到处是水泥马路,路口竖立着像模像样的绿底白字路牌,楼房林立,无异于上海的社区。

我给堂侄打了电话,他兴高采烈驱车前来迎接。他只小我两岁,而我的辈分大,他喊我“二叔”。他带我去他家,那是村里统一盖的村民楼,9层,装着电梯,跟上海的小高层无异。他家四房两厅两卫双阳台,客厅里铺着大理石,装修豪华。他告诉我,他家18口人,分住几处,有三辆轿车,这里是他的家。我被孩子们围着叫“二公”、“二太公”。上了9层的屋顶平台,可以看见南面二百多米处便是瓯江。江面宽广。烟波浩淼的对岸,便是温州城。

我希望一睹当年住过的叶家祖屋。他带领我来到一条小河边,河水清冽,拱桥倒映在镜子般的河面上。坐落在河边的偌大祖屋,只剩一小间平房,粉墙黛瓦,还是当年模样。原址上建起一幢三层楼房,成为我的堂侄孙的住处。我的脑海里浮现儿时来到这里的情形。我记得,那时候坐船是从小河码头上岸,迎面便是叶家高大的门台,门台两边的青石上刻有对联,只是安装时石匠把上下联的左右位置装反了。堂侄称赞我的记性真好,告诉我因为建造河边公路,不得不把位于河边的门台拆掉了。

堂侄领我在村子里漫步。我走进村民中心,那是一幢贴着米黄色瓷砖的三层大楼,上面有7个金色大字“项浦埭村办公楼”,颇有气派。现在这个小村拥有300多户、1500多村民。我还来到修缮一新的黄墙红柱的项浦古庙。项浦是古代的官员,在这里治水有功,所以村民建庙纪念,而且以项浦埭作为地名,埭即治水的土坝。堂侄还带领我前往叶氏祖墓,那是三百多年前叶氏祖先来此落户,以捕鱼为生。如今叶氏是村里大姓,沿途我遇见许多村民,说是叶家后代,辈分都比我小,喊我“公公”——我真的成了“叶公”。

中午,堂侄在村里的南来顺酒店订了海鲜宴为我接风。这酒店上下两层,有许多间包厢。堂侄家人口众多,订了最大的包间,那硕大的圆桌四周竟然可以坐20人!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