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让更多年轻人走进纪录片,爱上纪录片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让更多年轻人走进纪录片,爱上纪录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翔   2018-06-13 10:29

 

图说:白玉兰论坛“走近年轻人、记录新时代” 网络图

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本草中华》等一批备受青年受众追捧的“爆款”出现,我国纪录片受众,正从传统的“高收入、高年龄”群体拓展到青年人。昨天上午,上海电视节举行了白玉兰论坛“走进年轻人、记录新时代”。与会的国内外纪录片专家对于让更多年轻人走进纪录片,爱上纪录片这个话题,各抒己见。

好看,才能多看


从选题角度看,专家们认为纪录片的选题应该更关怀一些,尤其是对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几年前,《我在故宫修文物》一夜之间成了网红,年轻人开始发扬“工匠精神”。总导演徐欢却对《修文物》一片能在年轻人中风靡有了不同的解读,“现在大家都是80后、90后,他们往往同时做三四件工作,奔波、忙碌,这部片子正好适应了当代年轻人渴望的一种生命状态——在一个封闭空间里,择一事忠一生。”

图说:《我在故宫修文物》 网络图

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制片人马志丹在论坛上也认为,记录青春是一桩可以延续的工程。她说自己目前正在拍摄的对象是汶川大地震后受重伤的一个女孩,当时8岁,拍了她十年,今年她高考,尽管女孩喜欢画漫画,但为了报答大地震期间的医护人员,坚持要学医,但是分数有差距,刚刚结束高考后,她决定为了医学院再复读一年。青春的话题蔓延在每个角度,这样的题材才能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重复娱乐,低俗搞笑中解放出来。记录青春,就是记录这个时代的进程。

互联网时代,年轻人更多地是通过手机来看纪录片。朱乐贤(腾讯视频运营平台部纪录片中心总监)之前在央视工作,进入到新媒体领域工作之后,“第一个对我触动比较大就是,移动端看纪录片的观众接近80%了。”另一面,纪录片也越来越向大银幕发展,“屏幕更大或者更小,对我们纪录片的画质,声音的表现提出了新的挑战。”马志丹认为纪录片到今天,它的手法不一定是陈旧的,面貌应该是新颖的,影像的明亮、明丽,情绪的表达,“尤其年轻人题材上面,表现上应该是这样的流向。” 

会评,也要多拍


互联网的即时互动性,对于提高纪录片的品质也很有帮助。比如,《本草中华》和《被点亮星球》两部纪录片有了优酷的加盟,让它带有网络的基因,弹幕可以给节目组新鲜的反馈,也方便他们在未来的创作上做调整。韩芸(纪录片《本草中华》总制片人)说,“《本草中华》之前在网上播出时,观众弹幕提出不少中肯的意见,配音不太好,那一段音乐不太好,或者这个LOGO太大了……让我们了解观众的兴趣点在哪里,我们下一次播出中就会去调整。”

图说:纪录片《本草中华》海报 网络图

通过弹幕、评论,不难看出,年轻的观众对于纪录片有自己的诉求。论坛上,纪录片专家除了鼓励年轻人多看纪录片之外,也希望在技术门槛越来越低的今天,更多的年轻人能用自己的视角记录时代。著名的纪录片导演彭辉说,“我们缺乏的年轻一代的纪录片导演。”很多年轻人会担心自己纪录片的拍摄能力,在他看来,一名矿工可以拍跟矿有关的选题,画家可以拍跟美术界有关的,年轻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一定能拍出好的作品。

“我作为制片人,最头疼的是男生太少,女生太多。”韩芸说,她希望更多的年轻人一起携手去记录时代,体验人生。她说上次去西藏拍藏民寻找虫草的画面,摄像机200米开外,一头巨大的棕熊出现,大家只能在当地向导的指示下,赶紧趴下,一动不动,装做完全没有气息,静静等待棕熊远离,“这样的故事在我们拍摄过程中非常多。”纪录片的工作,需要年轻人的勇气。

记录当下是为了改变未来,彭辉说,“纪录片最大的功能是留给后人看,不仅仅是给现代人卖几张票,一百年以后,一定会有人透过今天的一位年轻人镜头,看到我们的青春,镜头里的中国。”(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