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基宙斯盾:日本为什么想要它?

陆基宙斯盾:日本为什么想要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6-13 15:13

近期,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宣布,确定在秋田县秋田市和山口县萩市部署购自美国的陆基宙斯盾系统。消息一出,引发当地居民抗议,认为这两套系统形同“催命符”,将打破平静的生活。日本宣称,部署陆基宙斯盾旨在“应对朝鲜导弹威胁”,属于纯防御性质,但实际情况真是这样吗?

图说:陆基宙斯盾系统已在东欧国家落户。资料图

对空导弹可“变身”

功能上,陆基宙斯盾与美国刚在韩国部署的萨德反导系统相似,都是通过远程雷达监控来袭目标,从而获得更多预警时间,进而发射拦截弹截击。与机动部署的萨德相比,固定部署的陆基宙斯盾不受重量限制,因此雷达天线更大,从而探测更远,精度更高,开机时间更长。日本《丸》杂志称,陆基宙斯盾一旦部署,日本将获得切实的远程预警能力,因为它具有很强的多目标跟踪监视能力,在探测范围内,任何飞机起降、空中动作都会被其记录在案,成为重要情报。无形中,日本能通过分析周边国家军机活动,掌握切空战战术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获得战场优势。

陆基宙斯盾配套的对空拦截弹是标准SM-3,有效射程达500公里,但它能更换控制程序,改用高爆战斗部,就变成远程对地导弹,且由于不用追求射高,大过载机动,射程能有很大提高。考虑到一套陆基宙斯盾配备48枚标准SM-3,加上备弹,理论上,日本能在很短时间内拥有近百枚射程500公里以上、命中精度高的远程地地导弹。更重要的是,陆基宙斯盾不受空间限制,导弹垂直发射单元可布置在距雷达较远的地方。技术上,日本可将导弹部署到距离邻国较近,易于攻击对方重要目标的位置,获得更大的战略威慑能力。

自卫队的“算盘”

就战技指标而言,陆基宙斯盾的武器效能不错,且美军已在东欧实际部署,日本觉得没什么技术风险。对海上自卫队来说,等陆基宙斯盾部署完成后,现有6艘宙斯盾驱逐舰可降低本土反导任务比重,将活动范围延伸到黄海、东海甚至南海附近,进一步延伸反导防御纵深。

日本《航空情报》杂志曾测算过,有了陆基宙斯盾“减负”后,日本海自就能长期安排包括一艘金刚级宙斯盾驱逐舰的小型特遣编队在东海值勤,配合冲绳起飞的F-15J战斗机和E-767预警机提供早期预警,提高拦截效率。至于陆基宙斯盾的维修保养或零部件合作生产,对于已积累丰富的舰载版宙斯盾操作经验的海自来说并不是问题。

训练和编制方面,由于海自的横须贺制导武器教学训练队开设舰载版宙斯盾训练课程多年,因此未来陆基宙斯盾势必由海自训练种子教官并提供后勤保障,再结合航空自卫队相关导弹来袭情报数据链支援,就能快速形成战斗力。考虑到美军有专用的A3C4I模拟器来培养陆基宙斯盾操作人员,日本如果跟进采购,也只需立项编制预算采购即可,无须为其后勤维护操心,因为海自已拥有舰载版宙斯盾系统的保修能力,足以应付陆基宙斯盾的需求,也就是说,常见的新装备引进时最麻烦的教学训练和后勤保障几乎都有现成解决方案。

图说:陆基宙斯盾系统的导弹垂直发射单元。资料图

人手和基地费思量

当然“甘蔗没有两头甜”,日本引进陆基宙斯盾,并非没有弊端。根据美军经验,虽然陆基宙斯盾的人员需求和舰载版几乎相同,但考虑到24小时轮班需求和警卫、保修人员需求,每座陆基宙斯盾至少要100名官兵才能正常操作。若考虑局势紧张后所需要的额外警戒与作战消耗补充,编制员额恐怕只会持续增加。

偏偏现在海自和空自在日本次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中以人员不够为由,纷纷要求把陆基宙斯盾的使用权交给陆上自卫队高射特科教导队和方面队直属高射特科群,但陆自坚称自己人员缺编也在40%左右,若不扩编员额,也无法应付陆基宙斯盾的操作需求。更棘手的是,日本三大自卫队向来门户芥蒂很深,如果陆基宙斯盾归陆自操作,显然不能依赖海自现有的训练后勤体系,而必须重起炉灶,战斗力生成时间和后续费用都会大增。

射程方面,虽然理论上两套陆基宙斯盾能覆盖日本本土,但考虑到作战预备和重复拦截需要,三套陆基宙斯盾将是最低要求,而四套才能真正做到有效构建日本本土反导拦截网的作战需求。以一套陆基宙斯盾价值800亿日元来计算,虽比宙斯盾驱逐舰的1600亿日元来得便宜,但算上后勤保障费用,则追加到至少1200亿日元,长远来看,未必比宙斯盾舰划算。

再者,由于陆基宙斯盾要在地面部署,在选择发射阵地和构筑雷达建筑物时都会遭遇各种民间阻力,除了垂发系统阵地会引来日本和平团体和民间人士的强烈抗议,对普通民众而言,全年无休地施放强电磁波束的陆基宙斯盾,会对各种民用通信设施乃至附近居民身体健康造成多少消极影响?这意味着今后除非直接选择自卫队现有基地,否则在用地问题上,日本争睹必然会面临棘手的民事纠纷。

可以明确的是,日本引进陆基宙斯盾,完全超出对抗朝鲜弹道导弹的借口,重点已转向拦截其他邻国的弹道导弹。不过在没有克服人员编制困难和回应民众呼声前,日本本土反导系统离完成之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朱京斌

编辑:黄佳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