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黑玫瑰” 三个“10年”绽放更美

驾校“黑玫瑰” 三个“10年”绽放更美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网   作者:卜春艳   2018-06-13 15:35

图说:施正花教学员如何打方向盘 被采访对象供图

【新民网·最新报道】从农村到城市,生逢改革开放40年的好时光,让施正花的人生轨迹大变样。她从一个农民成为驾校教练,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得乐此不疲。


成为驾校唯一的女教练

黑皮肤,矮个子,乍看像刚从农田里出来。她就是有10年驾校教龄的施正花。她兢兢业业,对年龄较大的学员加倍付出,带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安全司机。她说话细声细语,没有脾气,颠覆了驾校教练粗犷的印象。

2009年当驾校教练前,施正花在上海市郊当过农民,到乡办企业打过工,后来开了出租车。

施正花告诉记者,1989年刚满16岁的她就下地干活,在冰冷的稻田插秧,在烈日下采摘桃子。桃子虽甜,但采摘是份苦活。为了防止烈日晒伤,不得不穿上厚厚的卡其外套。被桃树上的刺毛虫叮咬,又痒又痛,使劲抓一下皮肤就破了,发炎出脓,熬上十天半月才会慢慢自愈,“感觉整个夏天是在疼痛中慢慢度过。”

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乡办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施正花放下手中的锄头当了操作工。每月200多元的工资,让当时的她有了小小的满足。可当她听说开出租车能赚大钱时,毅然放下工厂的活,与丈夫一起学驾照,双双成为出租车司机。

1999年开始,施正花夫妻每天对班开出租。每月各五六千元的收入,很快在北蔡买了近100平方米的房子。2001年孩子出生后,她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开出租车。十年出租车司机的生涯,施正花没能吃上一顿团圆的年夜饭。为了更好的照顾家庭,她考出驾校教练证,转行来到驾校。

2009年施正花非常顺利地进入驾校,因为当时这所驾校没有女教练。不过,一开始的教练工作并不顺利。施正花生活在上海农村,她的朋友圈没有学车的需求。尽管驾校给她分配了部分学员,但一年36个学员的考核数量还是难以完成。因考核不达标,有3个月驾校不允许她上下班驾驶教练车。她不得不步行2小时上下班,而收入则比当出租车司机时少了一半。

这些并没有使施正花变得急躁,依然对每名学员耐心施教。她对学员态度良好的口碑在圈子里传开,有的学员毕业后帮忙介绍新学员,还有一家互联网驾校中介主动替她招揽新学员。在驾校工作一年后,施正花不再为缺学员而烦恼。


“老大难”一个都不掉队

有了生源后的另一个工作难点是,如何使年龄较大的学员一个都不掉队。

驾校教练往往最头疼50岁以上的学员,由于岁数大及接受能力下降,学习驾车技能不及年轻人灵活、快速。施正花介绍说,一般学员约34学时能够学成毕业,而中老年学员需要100学时甚至更长时间,有的花了一年半时间才如愿拿到驾照。

施正花的学员中,中老年学员的占比不小,有的是其他教练“屡教屡败”的“老大难”。她对这些中老年学员的教学秘诀,主要在于耐心施教。有的学员反复操作仍不能掌握驾车技能,她从不“出口伤人”。她首先确保中老年学员自尊心不受伤害,用她的话来说,“没有自信谈何安全行驶。”

图说:施正花在车里陪学员练习 被采访对象供图

于阿姨今年61岁,上车练习的第一步是学打方向盘,就此一项她比其他学员多花了十多倍时间。一般新手2小时就能熟练操作,于阿姨足足练了6天才找到感觉。施正花说,打方向盘是一圈半后回正,于阿姨一开始记不住自己打了几圈,或是忘了回正,头两天像在开“碰碰车”。科目二练习时,于阿姨控制不好车速,常踩急刹。学员抱怨于阿姨不是在练车,而是让他们在车上体验“晕车”。

有时于阿姨车速太慢出现中途停车,达不到科目二的考核要求。施正花没有冷落于阿姨,而是投入更多时间重点指导她,对她的“缺点”进行针对性练习。科目三练习时,施正花还建议于阿姨用手机拍摄其他学员练习的场景,空闲时反复揣摩。功夫不负有心人,其他学员担心的科目三考试,于阿姨是一次性通过。施老师告诉记者,上了年纪的学员属于“慢热型”,开窍或许慢些,但有认真劲,多花些时间不愁考试不过关。

在其他教练眼里,教中老年学员不划算,投入时间多却不多赚钱,甚至“倒贴”时间成本,“屡教屡败”还可能把自己心情搞坏。可施正花认为,帮助“老大难”过关本身是一种幸福。当这些爷爷奶奶辈的学员好不容易拿到驾照时,作为教练也能够分享到一份喜悦。


合格率从2%上升至80%

这几年,考驾照的难度要求不断提高,学员一次考试过关的成功率显著下降,驾校教练的工作压力增加。去年,科目三改为电子考,教练与学员一时间都难以把握好。施正花不断总结经验,又与年轻同行切磋,悟出了科目三考试过关的“窍门”:灯光模拟要细心,不要听错指令;大路考直线行驶,要按电脑设定要求,方向盘扭动要小于3度,车轮偏离度在50厘米内。在她与学员的共同努力下,科目三的考试合格率从去年刚开始的2%上升至目前的80%。较高的合格率是驾校教练收入的保障。

她对记者说,“我工作30年,其中,10年种地,10年开出租车,10年当驾校教练。”如果不转行,就很难与社会发展相适应。

驾校教练是一份很平凡的职业,也谈不上高收入。早晨4点起床,6点陪学员在考试基地备考,其余时间窝在车厢里教学员……晚上6点才到家。施正花说,自己快“奔五”了,有稳定工作又能安心照顾家庭就是满足。正是这种知足常乐的心理,使她每天都开开心心投入工作,学员们看到的是没有脾气而耐心施教的“施老师”。

说到下一个十年,施正花甜甜地笑着说,“改革开放40年,使我人生轨迹大变样。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使我能从农村来到城市,有了家庭与房子,孩子都17岁了,还有什么不满足?” 多年积累的“护城河”足以抵挡生活中小小的波动,她在工作与生活中品尝自己耕耘的硕果。(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 卜春艳)

编辑:沈小栋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