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礼物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梁蔚浩   2018-06-13 16:55

六一节的礼物,连同那未知的人生,都交由孩子自己做主吧。

今年六一,是儿子过的第五个儿童节。看大家都沉浸在幼升小的竞争中,我还想保持岿然不动,可真要够“佛系”。我承认,也动过那么一丝“邪念”,六一礼物,是不是该报个班儿什么的;该买盒围棋,还是来套点读笔……

但最后,我放弃了。因为太了解,那不是儿子想要的。既然是他的节日,有什么比开心来得更重要呢。任凭学霸笼罩四野好了,我只霸气一次,想你有纯粹而简单的快乐。

最后,完全不明白“起跑线”为何物的儿子,确实傻傻地选了那些跟小学排位赛没半点关系的玩具。反正我是亲妈,不怕别人说我耽误了孩子。

既然已经被牛娃甩开了几条街,哦不,是几条高速公路,那不如就在外环外恣意生长吧。我一直想跟儿子说的是:与其提前掌握很多学科知识,倒不如从小就开始学习怎么成为一个温和、善良、懂得感恩和有教养的人。

记得新年和儿子一起去香港,一家商场里放了一面大鼓给顾客击鼓祈福。儿子要敲,于是我们就在一边排队。我看到一位妈妈用非常小的声音提醒她的孩子:很多人在等着哦。于是,那孩子玩了几下即刻停了下来,然后用双手捧起鼓槌,托在掌心,很礼貌地把鼓槌递给了儿子。那一个瞬间,我印象极深。在我们无从获得一个人是否是学霸的信息之前,我们很容易评判的事是,这是不是一个有教养的孩子。他的待人接物,是不是足够衬得起他已经爆表的学习级数。

跟有机培育一样,无添加的养育,貌似放任自流、杂草丛生,然而也贵在纯粹天然,天性流露。

小班的老师到总部来,别的孩子都讷讷的。儿子第一个认出来,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把口水沾老师一脸。还要附上一句:楼老师,我真是太想你啦。教师节的时候,我倒没见他怎么发挥。于是,在儿子的央求下,我加了他曾经老师的微信,就是因为儿子说,想看看老师朋友圈发了新的照片没有。熊孩子的这份朴实,我觉得很骄傲,愿他会永远尊重和记得他人生的第一个老师,而我们也要记得,不是出于任何功利,不是要做塑料姐妹花,仅仅是为了看看老师,就这么简单。

儿子在幼儿园不肯好好睡午觉,总得挨老师批评。我跟他说,你不用强迫自己睡,但前提是你不要打扰其他同学。我小时候,午睡时间也都是看着保育老师织毛衣度过的。最大限度地体谅和理解孩子,不是纵容,相反是一份很好的礼物,让孩子相信他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拥有属于自己的选择权,也学会尊重他人的选择。个体与个体之间是有差异的,我们承认这种差异,也欣然接受。

这几天,儿子闲来写写画画。拼音很难,笔画也不简单,每每气馁,他开始搬我做救兵。我跟儿子说:我是你妈妈,不是陪读丫鬟。我要做我自己的事,你也最好自己想办法琢磨。儿子读的南阳实验幼儿园,曾用一句话让我实力圈粉,那就是:“让每个孩子经历自己学习的过程。”亦步亦趋,可能是可以培养学霸;但不“教”之教,也许是可以培养出科学家的。

做妈妈,我不贪心,也不需要儿子成为我人生的勋章。因为他的独一无二,已经给了我们最大的惊喜。剩下的,只需要他健康快乐、堂堂正正地长大就好了。六一节的礼物,连同那未知的人生,都交由他自己做主吧。(梁蔚浩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