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睡衣拖鞋菜场出手!不像警察的他却是蟊贼“天敌”

穿着睡衣拖鞋菜场出手!不像警察的他却是蟊贼“天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袁玮   2018-06-13 19:17

“小白回了啦,照片竟然还在,感谢人民警察!”今天,拿回离开自己一个月的手机,崔小姐兴奋地发出这条朋友圈信息。“前几天有警察通知我手机找到了,人也抓到了,太意外了,上海的警察真的太棒了!”

图说:被害人崔小姐拿回手机后发的第一条朋友圈。徐汇警方供图

“这伙人专门混在各市郊菜市场以及旧货、集贸、服饰市场,针对疏于防范的群众下手。”一头板寸、一身素色便服,眼前的印健超看起来似乎“不像个警察”,可这种利落随性的气质与他反扒民警的职业相配,倒也浑然天成。“别人都想长高,而我遗憾的是没有长得更矮一点,那样的话,跟踪小偷时就更不易被发现了。”

图说:今天下午,印健超和同事来到崔小姐的单位向其发还一个月前被盗的手机。徐汇警方供图

从警14年,街面打击干了12年。在反扒一线,印健超和同事们总计抓获街面犯罪嫌疑人400余人,破获各类街面犯罪案件500余起,捣毁扒窃团伙30余个,荣获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嘉奖5次。近日,印健超被徐汇公安分局推选为上海市“刑侦十佳标兵”候选人。

在你身边的反扒直播

“小姑娘,你的手机!”1月15日上午,人流密集的医院附近,一名身形矫健的中年男子在市民杨小姐身边一晃而过向前奔去,留下这句话。听到有人提醒,杨小姐下意识地摸了下上衣口袋,发现手机真的不见了,便惊慌失措地跟了上去。此时,眼前两名男子正在地上扭抱成一团,其中一人想挣脱却被死死拽住,没过多久,该男子便被人群中冲来的多人共同制伏。“我们是徐汇的便衣民警,这个人偷了你的手机,请跟我们回派出所协助调查。”说这话的正是印健超。这是一场路人难得一见的警察抓贼的“现场直播”,但对印健超而言,不过就是过去10来年反扒工作的一个镜头。

图说:印健超抓获在医院扒窃群众的嫌疑人。徐汇警方供图

抓贼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直播。为了最后那一击即中,小偷的作息习惯、行动特点、周边的地形、通道情况都要预先摸清,以免在实战中打草惊蛇、错失战机。干反扒时间久了,印健超的脑海中也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张“反扒地图”。夏季的滨江、冬季的街头、早晚高峰的轨交站点、午间白领就餐的密集区域、深夜的酒吧街……由此串起的时间轴,也就是印健超四季更替的工作日常。

图说:印健超和同事进入嫌疑人可能落脚的暂住地排查。徐汇警方供图

特意穿睡衣拖鞋抓贼

警察一直在琢磨小偷,小偷也一直在琢磨警察。“跟踪嫌疑人不被发现,必要的道具掩护是少不了的。”印健超常备的有墨镜、平光眼镜、帽子、双肩包、电瓶车等等,甚至还有睡衣和拖鞋。

图说:印健超和同事抓获在各大市场扒窃群众的嫌疑人之一。徐汇警方供图

2016年6月,印健超和同事们追踪一个清晨在菜市场扒窃路人的“镊子党”团伙。一早上街买菜的多以老年人为主,在这个时间段,像侦查员这种年轻男性出现在菜场,本身就是很引人注意的。这个时候,睡衣拖鞋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当我们把嫌疑人抓住后,他也说有过那么一瞬间怀疑我是不是便衣,但想想穿着睡衣拖鞋的怎么可能呢,没想到就真的栽了!”

随时准备融入环境,在不经意间给对方“致命一击”——像在酒吧蹲守,印健超他们的穿着打扮就要随意一点;在居民区转悠,手里就会拿串钥匙晃晃;碰上老奸巨猾的,途中适时换一身衣服,以免对方起疑;天热时跟踪到某些“城中村”内,自己也学村民们打起赤膊……在这场兵不厌诈的“猫鼠游戏”中,“猎人”需要不断“换位思考”,揣摩“猎物”的心态,及时调整作战策略。这些,都是印健超从一次次实战中积累的宝贵经验。

停不下来的“职业病”

印健超打趣地说,因为干了反扒,自己也落下改不了的“职业病”,即使是陪妻儿逛街,都会下意识地在人流中观察形迹可疑、眼神飘忽的蟊贼。有一次,本该休息的周六,他突然收到线索说五官科医院附近有老手在活动,闲不下来的他决定还是去守候伏击看看。印健超没入人群不久便看出了端倪:一名中年男子眼神不看人只看来往人员的包,只往人多的地方挤。在找到目标后,男子的右手在罩着的夹克掩护下,偷偷伸进正在大厅内排队的被害人右侧上衣口袋中……一切的举动都逃不出印健超的双眼。

精准的时机拿捏,印健超一个健步上前锁喉控制住对方,“别动!警察!”人赃并获的蟊贼灰溜溜被押回了派出所。一旁的网友也发微博点赞:“有个混在人群中的便衣警察超帅,抓住偷手机的小偷,厉害哦!”

后脑勺的疤

“城市猎人”并非一朝一夕练成的。大印的脑后有一个伤疤十分明显,这是他第一次见义勇为时留下的。那时他还是公安专科学校的一名学生。一次在去约会的路上看到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在路上盯着别人的包乱看,他悄悄跟了上去。小偷尾随一个背双肩包的女学生走了一段路后,倏地拿出一柄小刀上前划开她的包,拿出皮夹放进自己口袋里。大印大喊“有小偷,住手!”并上前踢飞了小偷手里的小刀,但小偷不罢休,抽出腰间的皮带猛烈地抽向小印,金属制的皮带扣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周围的群众围了上来,女学生也报了警,小偷最终被擒。大印拾起地上的皮夹还给女学生,女学生望着他突然说:“大哥,你头出血了,快去医院吧!”大家这才发现,刚刚那一皮带在他的后脑勺上已划开一道血口。

至今,印健超不愿向人透露伤疤的由来,因为他觉得这是技艺未精的一个见证。磨练技艺、提升自我,每一个伤口不是荣誉的象征,而是对自己的警醒。反扒12年,当初的小印已变成了大印,青涩的学警也转变成了沉稳干练的反扒先锋、刑侦支队街面侦查队队长。

通讯员马凯 新民晚报记者 袁玮

编辑:吕倩雯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