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话剧《欲望号街车》女主角张璐:身为女人的脆弱与绝望

专访话剧《欲望号街车》女主角张璐:身为女人的脆弱与绝望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见习记者 赵玥   2018-06-13 19:36

图说:话剧《欲望号街车》 官方图

当浪漫碰撞现实,当理想碰撞欲望,当粗俗与优雅、野蛮与精致、现实与梦幻强烈地对立,最终只剩下欲望的街车依然在暗夜中冲撞。7月11日至15日,《欲望号街车》这部田纳西·威廉斯的经典话剧将再度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搬上舞台。近日,饰演剧中女主角布兰奇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张璐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畅聊她心中的那个美丽却又易碎的美国南方女子。

将美貌当作女人的武器


在20世纪40年代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美国北方现代工业文明的崛起与南方传统种植文明的没落形成了无法避免的冲突,曾经家境优渥的布兰奇也被时代染上了一层复杂的美。她是骄傲的,并期待自己可以一直保持优雅,但现实是残酷的,她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家园,婚姻也破裂了。被迫要开始独立生活的布兰奇该何去何从?

图说:张璐饰演布兰奇 官方图

如果是在5年前,张璐是无法理解布兰奇的困境的。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她开始对布兰奇怀着深深的同情。如果不是被生活挤压到了一定的程度,布兰奇一定是会继续保持住自己的优雅,那么动荡的一个社会,一个南方淑女到了北方工业城市,在夹缝里求生存,她用什么来抵挡一个这么强悍的外部世界呢?张璐说:“作为女人,布兰奇只是用到了自己最本能的武器,也是唯一的武器,那就是她的姿色,她想用这些东西来换取一个正常的可以供给的生活。”


演员要放大内心的绝望


在电影版《欲望号街车》中,饰演布兰奇的费雯·丽在生活中恰好处于事业和婚姻的双重打击中,当时她已呈现出精神疾病的早期症状,人生的失意使她能够将自身充分融入布兰奇这位缅怀美好青春却不得不直面现实的人物形象中。

p1216700598.jpg

图说:电影版《欲望号街车》 图IC

人生经历与戏剧的重叠可遇不可求,对于张璐来说,用演员的想象来化解或放大是一种可行的途径。张璐说:“每个人,特别是女人,特别是作为女演员,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敏感脆弱的。不是演一个杀人犯我就得去杀人,演一个疯子我就得把自己逼疯。更多是用自己的经验去理解,通过想象把它发挥出来。”


惨烈的美让其成为经典


张璐始终认为,布兰奇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人,而《欲望号街车》则是一个美与丑、善与恶相互撕扯的戏,她希望能同时在台上体现布兰奇的优雅,和她的自私、脆弱、害怕别人知道自己丑态的惶恐。

图说:话剧《欲望号街车》剧照 官方图

剧中有一幕让张璐印象非常深刻,那是布兰奇和妹妹一起在谈论斯坦利,姐姐觉得他是个非常粗俗的人,而妹妹却觉得自己的丈夫是个有野性的男人,自己和他生活非常幸福。布兰奇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妹妹和这样的男人能获得幸福,还沉浸在自己逝去的过往里,无法达到有效沟通。这样的沟通困境也贯穿始终,最终演变成强烈的冲突,让布兰奇最终被毁灭,仿佛在验证着,这样一个女子,永远无法与时代的洪流逆行,也无法打败这些完全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人。“美的东西被瞬间强力地摧毁掉,这股艺术化后的悲剧力量能给观众带来一种享受,我觉得可能这是这部剧成为经典的一个原因。”张璐说道。 (新民晚报见习记者 赵玥)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