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4)

(7月4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4)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费爱能   2018-07-04 17:14

14.他打错了算盘

1948年开始,以李蔷华和妹妹李薇华为主演的“蔷薇剧团”在各地奔波演出,辛苦是肯定的,好在姐妹俩都年轻,再累,睡一觉,第二天照样神气活现上台。妹妹李薇华性格温顺,打小就和姐姐一起唱戏,姐姐缺什么,她就配什么,从无怨言。

因为家在上海,所以,只要外地演出一完,回到家里,旅途的风尘与疲劳还未洗去,李蔷华就跟差不多年纪的朋友们结伴上街去放松。那次在南京路七重天,朋友们要蔷华唱歌。唱就唱,她张口就来。这么好的嗓音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朋友们为她骄傲,李蔷华也很开心。哪料到,就是这次七重天活动,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这个人还找到仇兰替他说媒。

仇兰是1942年妹妹在成都拜的干妈。开始,他客客气气请李蔷华吃饭,说他名下有两个牌子的绒线,叫金钱牌、美女牌什么的,请李蔷华做广告。因为有干妈介绍,李蔷华答应了,拍了照片,不过没有用。

突然有一天,有人往李蔷华家里送来全套的牛皮沙发、一个红木桌子和四把红木椅子。一问才知道,是他送的。

他约她出去喝咖啡,地点在一个叫阿根廷娜的舞厅。李蔷华总是与妹妹薇华同行,他也叫来一位姓陈的朋友,让他邀李薇华一起跳舞,一支曲子连一支曲子,自己跟李蔷华坐那儿说话,中心意思是,我喜欢你,能不能嫁给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之前,这个人带李蔷华出去过几次,都是用他的私家轿车,安排去杨浦、外滩这种地方兜风,路过一家毛纺厂,一家绵纺厂,说是他的产业,指着门面气派的一处建筑,说是全国唯一专门生产人造丝的工厂,是他名下的,连外滩的惠中饭店(现和平饭店)也说是他的。

这个人拿金钱财产说事,其实是不了解李蔷华。那时的李蔷华,年轻、漂亮、才华横溢,多少富家子弟捧她,大钻石直接往戏台上扔,但李蔷华最鄙视这类人。为什么呢?因为她认为这些人骨子里就是看不起唱戏的人,这才以为财富能够买到唱戏的人。所以说,这个人一开头就打错了算盘。

看看李蔷华不搭理他,他又搞迂回,今天送妹妹英国料子,明天给妈妈搬来电风扇、无线电,临了,搞大了,新装修了惠中饭店底楼,给李蔷华过了个风光隆重的19岁生日。

不能再这么敷衍下去了。之前,给过他脸色看,无奈这个人脾气好,不介意似的,还是要来往,想想也就吃饭、跳舞,一些年轻人之间的普通应酬,心一软,每次还是答应见他。19岁生日后,李蔷华跟他有了正式的谈话,方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他有四房姨太太。

李蔷华说:“没有这些事,我们的事也是缺乏感情基础,我认为不可能,知道有这些事,换别人可能行,我呢,志向立下的,不会给人做小。”这个人还不死心,之前,他已经花1200两银子,在上海东湖路买下个大宅门,就等李蔷华答应结婚,搬进去做新房。他带李蔷华去这个豪宅。李蔷华站在门外,就是纹丝不动,说:“要进你进,我不进去。”她明白,进了这个门,就完了。

日子还是一天天过。看到李蔷华的态度实在坚决,这个人就改变方式接近她,不谈爱情,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样邀她喝喝咖啡,喝喝茶,跳舞也从未单独约她,好多熟人一起跳跳舞,海阔天空地聊天。这样正常的交际往来,李蔷华只要有时间,一般都答应。

有一次,这个人请她去百乐门跳舞,一曲舞罢,坐那儿聊天,过来一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梳两个鬏鬏,胸前戴了朵花,肤色挺白净,看着很顺眼,李蔷华就让她过来,一起坐坐,知道她叫丁静,是经常来百乐门跳舞的舞女。坐了一会儿,姑娘欠身离去,李蔷华顺着自己的感觉,跟这个人说:“我看这个女孩蛮不错,要娶,你就娶她吧。”

多少年之后,这个人果真按李蔷华的话去做了。这是后话。

就在这当口,李蔷华结识了京剧票友丁存坤。一来二去,李蔷华有了主意。丁存坤人长得好,戏唱得好,没有娶亲,跟他在一起不拘束,谈话投缘,只是这些普普通通的条件,她就认为可以下决心做王宝钏了。(费爱能)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