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连载|芦花飞白(11)

(7月5日)连载|芦花飞白(11)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子影   2018-07-05 16:09

11.工作

宋雨晴看了一眼关着的里间门。宋母说:“走了那么远的路,我让你表哥换件衣裳。”久病多日的宋母脸上有了一点淡淡的红色。

宋雨晴当然不知道,刘大森在里间的小桌上,正就着密写药水将树家林转来的情报奋笔疾书。她也不知道,丝绸客上次进入盐城的探访,既是除奸,也是侦察,母亲借查封之由闭门不出,过分热闹的“问渠”必须成为理由足够的接头地点。事实上内奸也是在茶馆里与前一个联络员发生交集的。在这个水域环闭的小城,一个操着异乡口音的外地人必然是会引起别人注意的,所以丝绸客非常迅速地将对手引进既定的现场并成功将内奸除去。特派员刘大森平安抵达,让母亲再次找到了组织。共产党人已经意识到,抗战将是一个持久漫长的历程,他们必须要担当起唤醒民众,拯救民族于危亡的艰难重任。在宋雨晴进门之前,宋母刚刚将刘大森带来的江苏临委的密信仔细阅读后丢进了燃烧的炉膛。

看着红红的炉火,宋雨晴对母亲说:“妈,我是大人了,哥哥没有做完的事,我接着做。妈妈,我不怕。没有国,就没有家。”

那一天的晚些时候,神色匆匆走出宋家的刘大森突然被一根马鞭拦住,唐驯石闪身而出:“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刘大森推开马鞭继续走。唐驯石追上去挡在他面前:“这些年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姐姐笑洁为了等你三年没出家门,为了逃避父亲逼婚,她从楼上跳下来,摔断了腿!”

刘大森冷冷地说:“那又怎样?”

唐驯石愤怒地揪住他的衣领:“共产党是不是都没长心肝?都像你这样冷酷无情?”

刘大森看着唐驯石的眼睛:“没心肝的是你们,冷酷无情的也是你们,日本人快要占领半个中国了,共产党在号召国人团结抗日,不要当亡国奴。可你们却在残杀仁人志士。”

唐驯石咬着牙:“你说这话就像是共产党。你最好小心点,别让我抓住你。”

刘大森说:“如果你还是个中国男人,别跟共产党较劲,抗日战场上打鬼子去。”

唐驯石的手松开了。

刘大森再次出现是在码头的苦力运盐队里。他戴着破草帽,穿着盐务局统一发的汗布坎肩,腰弯着,晒得黑亮的脊背上全是油亮的汗珠。树家林挎着枪在指挥着,他把还剩一大截的烟卷吐在地上,说:“都快点啊,这些是送前方东北军抗战的军品,耽误了军机,都吃罪不起。”刘大森弯腰走过来了,草帽遮住大半个脸,他弯腰捡起烟巻,搁在耳后。

草饼铺子烟火缭绕,宋雨晴盯着通红跳跃的火,几个盐工模样的人在吃饼。烤饼师傅将滚烫的草饼用草纸包了,递给宋雨晴,大声说着:“要变天了,家中有老人的得留神了。”

宋雨晴接过,垂着眼皮说:“谢谢师傅,我妈说,都是老毛病了。”师傅又将一小包芝麻盐递到宋雨晴手中说:“姑娘,送你了,孤儿寡母的,我看你母亲这两日气色越发差了。”连续的奔忙令母亲日渐衰弱,到了夜晚宋母的剧烈咳嗽声令宋雨晴十分心惊,她的肺一定是出问题了。在一些疲惫的夜晚,她双手合十,用在圣心中学时嬷嬷教授的方法祈祷。

宋雨晴捧着草饼一路走一路掉泪。在快进家门时,她仔细擦干眼泪,叫着:“妈,我回来了。”她把草饼和小盐包交给母亲,她知道在一天中的某个时刻,会有一些人进到她们的小铺子,有时也进入里间,量体试衣,他们会给母亲带来一些旧布包着的衣物,需要修改或缝补,几日后他们会再来,将母亲用碎布头包裹着处理好的衣物拿走。

夜里母亲劳作得越来越晚,在一些疲惫不支的时刻,母亲会把头埋在这些衣物包中。有时宋雨晴也会按照母亲的吩咐将衣物送到几个指定的人家。她已经知道母亲的真实身份,她越来越清晰地感到,在日本军队越来越近的铁蹄声中,周围正有一种力量在暗暗地聚集和生长。

夜雾如水,一只藏在湖荡深处的小舢板悄然驶离。在盐城的上空,一些电波在苏中根据地八路军办事处和盐城的上空往复传递:

日华北、华中派遣军沿津浦线南北对进,会攻徐州;日军自南通沿海登陆,陷南通、海安、如皋;日军101旅团与第三十三师贾蕴山部血战,驻军遭飞机轰炸,抵抗艰难……张子影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