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5)

(7月5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5)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费爱能   2018-07-05 16:09

15.去台湾演出

跟丁存坤恋爱的事传到了母亲的耳朵里,她表示坚决反对。做皮货出身的人家,住五马路那个破街,家里那么个小房子,她是死活不会同意的。女儿的固执,做娘的也是领教过的,所以也不打算硬争,着急地在寻办法。

1949年6月,终于让她等到个机会。名票啸云馆主王振祖正在京剧界号召,组团去台北演戏。母亲听了,当个喜讯,跟言少朋签了去台湾演出的合约。等李蔷华知道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不去也得去。跟母亲没法商量,就跟丁存坤紧急磋商,她先随团去台湾,让他随后赶到,演完了回上海结婚。

1949年5月17日开的船,李蔷华住在头等舱,休息时,看到船头站一女的,背影侧面都好像是嫂子,心头一惊,转身找母亲问个明白。母亲吞吞吐吐,她果真是把哥哥杂技团的一帮人都带来了,她有一个计划,目的就是不能让李蔷华和丁存坤在一起,断了他们想结婚的后路。

剧团按计划先后在台北的新民大戏院和美都丽戏院演出。十多天后,丁存坤如约赶到台北,静候李蔷华的动静。李蔷华按合约唱满一个月,立刻宣布撤戏,多一天也不演了。剧场希望能多演,就托人求情。李蔷华说,你就是把我拖到台上也不唱了。

只有母亲知道,女儿这次为什么这么难商量,她心里那个急呀,一会儿轻声细语说软话,一会又呼天抢地说重话,李蔷华哪里肯听?她说:“你说过的话,我记得分明,我是你亲生,不是买来也不是领来的。我今天二十岁了,让我做一回主,应该让我走了。”说完,她真的头也不回,大踏步走掉了。母亲望着她的后背发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当时准备住这么些日子,保证这么多人的吃用开销,李蔷华是带着可观的一笔钱的,她知道妈妈这么急,这也是一个大原因,生怕闺女跑了,钱也带走了。李蔷华首先得让妈妈放心,她回旅店做的头一件事,就是把钱聚到一起,存入一家银行的保险箱,再把保险箱的密码和印章都交给母亲,只给自己留下了一点路费。从上海出来,她的行头道具,外加各种物事,装了二十只大箱子,可她回上海时,只拎了两口小皮箱。

1949年9月离开台湾,她从基隆港坐船,取道香港,在香港又不敢露面,怕妈妈想不开,再找自己,就躲着,与丁存坤一起住13元一晚的小旅馆,跟人打听怎么回上海。当时香港回上海的船非常紧张,后来好不容易买到了去天津的船票,是五等舱,管他呢,只要能走就行。上船后,又冷又困,看到有茶房走过,面相尚善,就塞给他一个金戒指,才算搞到个铺位睡了半宿。在天津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礼炮声,然后坐火车回上海。

折腾了一路,回到上海的李蔷华住进了华山路251弄的自己家里,刚进家门,她长舒一口气,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自由,忽然又感到了莫名孤独。毕竟从小到大,她一直跟妈妈生活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后来听说,分开不久,妈妈接到了一封马连良先生的信,这个信是马先生写给李蔷华的,他与张君秋先生都是在天津演戏,两人的合作出现问题,他知道李蔷华在台湾,就来信跟她商谈合作演戏的事。妈妈拿到这个信就思谋开了,看到台湾人穿木屐,睡榻榻米,很落后的样子,就想到香港繁华,可能有发展希望。又想到女儿蔷华指不定还在香港,到那里还能找到。有这些想法支撑,除了周长华先生和盛五小姐确定留在台湾,她把一起去的一班人,包括哥哥的杂技团,统统带到了香港。

回到上海,还没有过上几天定心日子,李蔷华接到一份妹妹发来的电报,仅有八个字:“母思念成病,速来港。”李蔷华破涕一笑,都什么时候啦,妈妈还要来这个苦肉计。

不过,这个电报让李蔷华犯了难。妈妈到了香港一定看到那里有演出条件,一旦去了必然会有一大摊事压过来,婚就结不成了。而丁存坤这边,连他家里有几口人都一无所知,本应该好好了解一下再作决定的。因为这个电报,李蔷华就跟丁存坤商量,作出决定,马上举办婚礼,时间、地点在两三天内全部仓促确定。之后,她去邮局给妈妈回电:“婚期已定,不能来港。”也是八个字,针尖对麦芒。(费爱能)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