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中国福利会的一封信

写给中国福利会的一封信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谢妮   2018-07-06 13:35

我有一个6岁的儿子,叫东东。我想讲述的是我们母子与中国福利会信息与研究中心的真实故事。

2017年6月,东东快要读大班了。他的“好动”程度远远超过了一般水准,班主任用尽办法,效果不佳,我也开始有些焦虑。经介绍,我了解到中福会信息与研究中心有“3-6岁儿童的注意力测评”项目,于是第一次来中心寻求帮助。测评结果中东东的“听注意集中性”属于正常偏下,自控则处于“继续促进”区域。中心的宁夏老师很快约我面谈,做了详细的报告解读,要求我们全家要重视介入,帮助东东提升注意力。当时,大部分家人仍然认为“孩子小,长大就好了”。因此,我们并没有严格按要求介入。

转眼东东升入大班。一天中午,班主任把我叫到幼儿园,对我说:“东东今天的表现就像失控了一样,满屋子乱跑,怎么喊都喊不听。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请您先接他回家。”边说还边播放当时的视频。我看了真是又气又急,也很无措。很多人建议去看医生,但我担心会让东东戴上“多动症”的帽子,更怕让他感到自己“和大家不一样”而受委屈。此刻,我想到找宁老师求助。

虽然是午餐时间,宁老师还是很快接听了我的电话。通话时间非常长,激动之下,我有些语无伦次,但她一直在倾听,从未打断。她分析了客观情况,建议先带孩子去医院做系统评估,诊断后再做深度沟通。宁老师的理解让我的情绪舒缓不少,感觉找到了帮助孩子的办法。

医生诊断认为东东是多动,已经接近多动症,建议立即干预并加强家庭行为规则训练,不过需要排队等候几个月。宁老师看了诊断报告,详细了解东东的各种情况,最终制定了针对性干预计划。

这次我严格执行操作要求,宁老师也每日跟进,还对细节给予指导。之后两周,班主任反映孩子虽然还是好动,但对老师指令有了一定的敏感度。就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宁老师都会调整家庭训练内容,孩子也慢慢好转……

好景不长,大班下学期的一天,我又接到班主任电话,得知儿子和另一位伙伴忘乎所以地打闹,仿佛往事情景重现。我心生寒意,觉得美好的期许又破灭了。我气急之下痛揍了东东,完全忘了不能简单粗暴的叮嘱,只觉得努力白费,自己是个糟糕的妈妈。宁老师得知情况后,用案例让我理解孩子的转变难以一蹴而就,也分析了出现反复的原因。这通两个多小时的电话重新燃起了我的希望和勇气。我永远也忘不了她的一句话:“我一个外人都没有放弃,你是孩子的母亲,更没有理由放弃!”

在宁老师的持续帮助下,我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也懂得了要运用具体鼓励达到正向强化的目的,学会了通过提问来帮助东东回忆、反思、找寻应对的方法,也慢慢让全家人形成了一致的教育理念。如今,全家6位成人统一规则,合力帮助东东。

现在,东东有了一些自我管理的规则意识,虽然还很不足,但已经很有进步。

深入了解中福会历史之后,我更加敬仰宋庆龄先生,对中福会为妇女儿童谋福利的事业充满了崇敬之意。正是像宁老师这样宋庆龄事业的追随者实现了“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让我真正学会了如何做好母亲,如何帮助孩子健康成长!( 谢妮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