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连载|芦花飞白(12)

(7月6日)连载|芦花飞白(12)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子影   2018-07-06 14:46

12.油画

1937终于走到了年底。“问渠”的生意重新复兴,唐驯石和唐笑石隔三差五就去听李美丽唱戏。一时间,唐家二少迷恋女戏子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李美丽时常穿着宋雨晴手绘丝绸衫招摇过市,给宋家带来了不少生意。

入冬后,刘大森受雇湖东的一个大户当上了驻家船工,帮人送渡,传货,闲时也捞藕捕鱼。他有时会来看宋家母女,带着些鲜藕或小银鱼干,逢初一或者十五,刘大森和宋雨晴一起乘船去阜宁赶大集,带回些五颜六色的丝线和各式布料。每周都有两天,宋雨晴和许多年轻人一起,去参加青年抗日救亡服务团的活动,缝补军服,洗衣服,送点心,护理伤员。在那里,她经常能看到刘大森、沈丛华、陈建章和另一些熟悉的面孔,宋雨晴有时候不无遗憾地想,如果这些人中有唐笑石多好。

唐笑石果然出现了,在战地军疗所,他笨拙地扶着一个伤员出来晒太阳,身上的白衬衣与咖色马甲显得格格不入。宋雨晴注意到他脸上带着青紫的伤痕,就问他和谁打架了,唐笑石不肯说。等到中午排队领馒头时看到手腕缠着布条的刘大森,宋雨晴好像明白了。馒头每人有两个,她把其中一个一分两半,给两个人送去。唐笑石坚决不收,刘大森却马上接过来咬了一大口。下午开始工作时,宋雨晴找服务队的负责人陈建章说,给唐同学换个工作吧,他那一身行头,哪能侍候伤员?

宋雨晴和几个女同学蹲在大柳树的树荫下,洗着满是泥垢、污血的军服,她已经不再觉得恶心,逐渐适应了那些奇怪的味道,她用充满钦佩的眼光看着对面面对同样一大盆衣物的沈丛华,这位沈家大小姐袖子挽得高高的,白晳的胳膊上戴着个碧绿的翡翠镯子。宋雨晴端着空的大盆返回时,听到了口琴声。不远处,唐笑石坐在一座石碾上吹着口琴,周围有半坐半躺的伤员、附近的居民和一条小花狗。宋雨晴倚着一棵树站着,静静地听。他们一起静止着,像停在一幅油画里。

苏北大地一片冰封。越来越多的逃难者来到盐城,他们带来的消息说,日本人的飞机就像蝗虫,在天上密密麻麻地飞过,所过之处,血海狼烟沸腾,一片地狱景象。

12月14日是个阴天,节气已是大雪之后,连续数日的阴沉预示着一场大雪将至。

正午时分,寒风裹着一个戴帽子的身影进了宋家裁缝铺。来人回身关门,轻声说:“要变天了,家中有老人的要留神了。”宋雨晴眉梢一跳:“谢谢师傅,我妈说,都是老毛病了。”

宋母已经听到动静,一掀门帘看清来人,立刻对宋雨晴说:“关门,取下店招。”宋母和来人进了里屋,宋雨晴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屋门,她知道,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门再次被人啪啪地叩响,却是李美丽站在门口,搓手跺脚地说:“我来取衣裳。”

宋雨晴有些迟疑的样子:“衣裳,还没有做好。”李美丽推门就径自向里走:“我急用,明天可有一场子的客人等着。”宋雨晴挡在李美丽身前:“姑娘的衣服还差了一点,我们今晚赶工,明天下晌前一定给姑娘送去。”

“那,”李美丽盯着关着的里间门,转转眼珠子:“不急,反正我来也来了,正好再选选。”

李美丽挺胸扭腰在布料架子前姗姗而行,突然一把推开了里间关着的门。只见宋母正对着一匹杏色衣料比划,似乎正打算裁剪。

李美丽的视线扫过,屋门后的布料架子下露出一双男式皮鞋。李美丽突然转至门后扯下布料,却是一个穿着男人鞋的木头衣架。

雪已经开始飘,李美丽走出门时,对着宋雨晴讥讽地笑了一下:“哼,假正经。”

宋雨晴生气地说:“你说什么?”

李美丽指着门前隐约可见的一排脚印说:“我闻得到,你屋里有男人味。你别跟我说,那是你那个什么表哥。你既然不喜欢唐二公子,那就放手呗!”

宋雨晴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哈,”李美丽说,“告诉你,我喜欢唐二少爷。比你喜欢他得多!”

宋雨晴看看她:“那他会喜欢你吗?”

李美丽逼近一步:“如果没有你,他会。”

没有关严的门呼地被风刮开了,看着李美丽远去的背影,宋母把一个草饼包塞给宋雨晴,解下自己的毛线围巾给她围上,对她说:“叫你表哥来,快去快回。”张子影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