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雨巷,评弹,声声慢

晨读 | 雨巷,评弹,声声慢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征宇   2018-07-09 07:05

踏石阶,走雨巷,雾润情思,雨淋闲愁,烟霭锁魂乡……一曲评弹《姑苏行》,盛小云莺啼翠柳般的歌声,将人带进醉里吴音相媚好的江南。

一把琵琶,一把三弦,拨弹相应、男女酬唱,莺啭燕喃。评弹这一朵花,在戏曲的锦绣堆中,开得低调,含蓄,不像气派、雍容的昆曲,已享誉中外。小家碧玉的评弹,守着江南,像恋家的孩子惹人爱。

初夏,与好友一起游玩拙政园。九曲回廊,水榭鲤波,爬山虎在角落细嗅蔷薇,园林景致笔笔精到。到了听雨轩,见池水中荷叶荡漾,芭蕉与翠竹绿得起野性。一处茶楼安卧其中,门口写着:喝茶,听评弹。一二声清音引路,风光妩媚的阁楼,正好歇脚。

走进去,台上两张高背椅,一男一女端然坐着弹唱。叫了两杯碧螺春落座,听琵琶弦子叮叮咚咚,吴侬软语娓娓唱。好像是《杜十娘》的片段,听不太真切,那水一样起伏的调子,将心泡软了。客很少。我们点了一曲《春江花月夜》。女艺人眼神微挑,慢答答、笃悠悠的温腔糯调,咿咿呀呀。我架起二郎腿,懒散地靠着椅背,手指头按照声韵节奏,在椅背上笃法、笃法。惬意,这个让人舒服的词,不断在脑子里闪现。坐我对面的朋友凑过身低声说,你这样子,像是穿越了。我失笑。还真有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回想起来,这是那年游拙政园最大的收获。

音乐鬼才范宗沛有一张专辑《水色》,里面的《摆渡人之歌》是我最爱的。珠粒一样划动的钢琴,一桨一桨的水声,电子音魅惑出“半江瑟瑟半江红”。里面加了高博文先生的《珍珠塔·抢功劳》唱段,典雅押韵的文字用绵软的评弹唱出,这意外的温柔,实在叫人惊艳得不行!

评弹的性子是慢的,腔调曲曲折折,两个字唱来要停一停。用来舒缓大都市的浮躁和紧张的生活节奏正好。看不明的前程,停一停,再走;解不开的心事,想一想,丢开也无妨。心头丛生的杂念慢慢的就给压下去了。

一曲《莺莺操琴》很适合夏日午后听。天燠热,风也无几,人在躺椅上,摇着蒲扇,闭眼听徐云志老先生用“糯米调”唱: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长日夏、碧莲香……糯笃笃的唱腔,颤巍巍的鼻音,素瓷静递。心静自然凉。

慢下来,别担心自己会落伍,被淘汰。历史与历史的轮回,你看似走得很慢,也许你正走在最前头。(王征宇)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