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6)

(7月6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6)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费爱能   2018-07-06 17:30

16.知音难觅

1950年,李蔷华22岁。元月4日,一向低调做人的李蔷华,假上海国际饭店,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当时上海文艺界的知名人士,几乎都见证了她的婚姻。她的用意很清楚——为社会对名伶的偏见,发出自己的声音。她李蔷华名正言顺地结婚了,新郎不是巨贾豪绅,不是达官贵人,只是一名普通职员。她一直记着程砚秋先生说过的两句话,一句是,“毕业了不是让你们去当姨太太”,另一句,“你们要自尊,你们是新型的唱戏的,是艺术家”。

李蔷华自己在华山路251弄买的那幢楼房上下有十间房,有二大一小的卫生间。但是婚后,李蔷华住到了婆家,那个家,方便还是用的马桶。她接触的演员中,许多嫁的是有老婆的,她不干,她爱的是丁存坤这个人,跟她能谈到一起就行,本人双方同意就结婚。这个说法,婚前婚后一个样,哪怕后面出了情况,她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周长华先生去了台湾,没有回来,好友盛五小姐也跟他一起去了。一个老师,一个好友,两人的离去让她没有了演戏的心思。婚后不久李蔷华怀了宝宝。那天,夫妻两个去华山路看房子,打算把这个房子卖出去,她打听过了,不会少于7000元(旧币)。她打算用这笔钱做两件事,一是留给弟弟、妹妹读书;二是物色一个合适地段,开一间烟纸店,让爸爸妈妈经营。李蔷华把这些盘算一一说给丈夫听,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呢,丁存坤就唬起脸,扔下怀孕的妻子,一个人跑掉了。

从小到大,还真没有人这么对待过李蔷华,她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丁存坤的态度,她走一路,哭一路。丁存坤的妈妈是抽大烟的,她一进门,看到老太太正抽得滋滋有味,顺手一把拿了六个包着锡纸的烟泡子,一颗连一颗,都带水吞下肚子里去了。然后就抓起笔给妈妈写遗书。她被送进医院抢救,医生责怪:“你这个人,幸亏毒汁还没有跑进血液里,跑血液就完蛋了。肚子里有着孩子,两条人命呢!”

1950年和1951年,全国刚解放,演艺市场很火,很多人要看戏,李蔷华虽然没有上台唱戏,人是一刻也没有闲着,其间,适逢程砚秋先生光临上海大舞台演出,李蔷华非常兴奋。《荒山泪》是反映军阀混战时,人民愤懑情绪的大戏。程先生连演19场,有时观众不多,剧场经理希望他换个戏,先生就是不换。李蔷华连看17场,好比风儿吹到了点燃的干柴,李蔷华渴望演戏的心一下子又被激活了。

李蔷华回家兴冲冲跟丁存坤说了,还一口气说了自己要唱戏的许多想法和打算。不料,丁存坤面孔一板,回答得很干脆:“你唱,就离婚。”这么个结果是李蔷华万万没有想到的。认识、恋爱、结婚生子,共同爱好戏曲就是红娘。丁存坤虽然不是从小就练功的,他也认真过,是学杨派的,唱得很好,怎么说变就变,连我出来唱戏都要这么地反对?结婚有三年零几个月了,虽偶有口角,怎么也不至于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吧。

李蔷华说:“离就离。”丁存坤加一句:“你把孩子给我。”说着,没有一点犹豫,两个人就去了法院。看到他们两个进来,人家还以为是来申领结婚证的,一听不是这么回事,关切地问:“怎么回事?”李蔷华想都没想,就冲出来一句:“性格不合。”

离开法院,李蔷华就去了妈妈家。妈妈听她一说,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说离就离?”妈妈爱唠叨,就让她唠叨去吧,李蔷华满心里想的是重上舞台,没功夫想其他的。

1952年,从年初开始,演事真是忙,许多时候跑的北方,过去生疏的地方,演出场地大都是简陋的土院子,两旁设了站票,人太挤,有的观众就坐地下,看不到就靠墙跟那儿听,很陶醉的样子,看着令人感动。李蔷华知道,这些地方,也有程先生作戏曲考察到过的,听先生唱过了,影响留在那儿,碰上程派李蔷华来了,上座就特别高。过去人讲,天津的戏难唱,李蔷华认为,这话说反了,这一年里,她去了两次,天津观众那个热情呀,让唱戏的李蔷华过足了瘾。很久以后想起这段经历,李蔷华还会对北方的观众生出亲切怀恋的情愫。

妈妈还是想通过演出,慢慢撮合,但李蔷华与丁存坤最终还是在1953年9月离婚了。(费爱能)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