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我的第二个“家”

十日谈|我的第二个“家”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萍水相逢   2018-07-07 09:56

我想我会一直在中福会养老院这第二个“家”中,度过我的余生……

在我居住的中福会养老院一号楼对面,是一片青葱的草坪,草坪的西北角,有一尊孙中山夫人宋庆龄的汉白玉坐像。每天清晨,当我走出公寓楼大门,呼吸新鲜空气并欣赏户外美景时,总是第一眼就望见这尊洁白的雕像,唤起七十多年前我有幸与孙夫人握手拥抱的美好回忆。

1942年,母亲带着我们兄妹三人经香港、广州、武汉辗转到达重庆。那年我13岁,清明节前一天,孙夫人一行到学校视察。我作为当时学校最高年级的班长,非常荣幸地第一个引导孙夫人一行来到六年级教室门口,并喊口令“全体起立,欢迎孙夫人视察!”,接着将孙夫人一行请入教室。记得孙夫人走上讲台,先请同学们坐下,接着亲切地勉励大家要以学业为重,矢志报国。

虽已过去七十余年,但现在回想起来,孙夫人的慈祥面容和亲切教导,仍历历在目,令我终身难忘!

6年前,因为独生女儿在国外,独居多年的我萌发了入住养老院的念头。我很审慎,参观、试住了不下20家上海各大养老机构。走进中福会养老院,第一眼就看到孙夫人的雕像,唤起了我脑海深处的记忆。对于孙夫人和她创办的中福会的亲切感让我尝试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但最终让我选择这里的原因,不仅仅是我和孙夫人的渊源,更多的是居住期间感受到宋庆龄精神的传承,以及看到的一幕幕感人的情景。

我入住第二年,在一次外出购物时右手受伤,孤独感、恐惧感油然而生。这种负面的情绪让我整日闷闷不乐。在我心灰意冷、情绪低落的时候,医生、护理员及社工们纷纷来房间劝导我。他们耐心地向我解释扭伤与骨折的区别,鼓励我放下心理包袱,走出房间进行康复锻炼;为我制定了针对性的康复计划,推荐我参加作业疗法和生活自理能力训练。同时,护理员们教会我很多“防跌倒”的小知识、小窍门,让我逐渐重拾自信,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另一件事让我羞于启齿,但又不得不提。有一年养老院新春聚餐后,我找不到自己的假牙了。新配一副假牙价格不菲不说,还要来回市区多次,折腾不起。这事儿很快就被楼层护理员小王、小金知道了。由于假牙是在餐后发现失踪的,小王和小金怀疑被作为泔脚处理了。她们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帮我“翻”起了泔脚桶,一遍又一遍,仍没找到。

小王随后又在我房间里翻找,“找到了!”,原来我随手放在了卫生间台盆的角落里,正巧被洗手液瓶子挡住了。小王、小金为我忙前忙后的这一幕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我觉得很愧疚,但她们一句埋怨都没有,反而宽慰我说:找到就好。我想请她们吃巧克力,却被婉言拒绝了,原来院内有明确规定:不吃老人的一颗糖,不收老人的一分钱。这样廉洁自律、“纯净”的养老院,真的无愧为孙夫人创办的爱心事业的拓展。

如今,我已近鲐背之年,在上海中福会养老院也已经生活了六年。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成了我的亲人,走进走出都亲切地喊我“爷爷”,我也把他们看作是我的孙子、孙女。女儿回国的时候想要接我回家居住,我反倒不自在了,时刻惦念着要回养老院。想在宋庆龄雕塑前散散步,想和我的伙伴唠唠嗑,想见到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我想我会一直在这第二个“家”中,度过我的余生……(萍水相逢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