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7)

(7月7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7)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费爱能   2018-07-07 10:12

17.在武汉如鱼得水

1953年下半年,李蔷华的演出目的地从沿海地区转向内地,去了南昌、南京后,又去了长沙和武汉,到武汉已经是年底了。武汉是李蔷华的故乡,她如鱼得水。

就在这个当口,年仅49岁的李宗林因突发脑溢血去世了。那天演出是在上海国际饭店后面一家叫卡尔登的剧场(后来叫长江剧场),演《碧玉簪》,她上场,头一抬,眼睛便习惯性地望向左前方——继父李宗林平时端坐拉琴的地方,只是才望了一眼,她的泪水就决堤般涌出眼眶,怎么也抑止不住。那个没有血缘关系,却在她成长最关键的十余年中始终扮演着慈父良师的男人离开了,连一声再见都没有说。

接着说李蔷华在武汉演出的事。当时有一个戏,是李蔷华姐妹和关正明合演的。时任武汉市文化局长的巴南岗看过后,就向李蔷华提出,希望她们能加入武汉京剧团。他说:“不是要你马上作决定,但希望你多考虑一下我们的优点,武汉和上海一样,也是京剧重镇,我们是国营剧团,生老病死有依靠,我再加一条,来了总得有个窝,不会让你住大街上去。还有,你李蔷华来,不唱也给钱。”巴局长说话热情风趣,对艺人非常尊重,李蔷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巴局长又说:“且慢,我这里有个合同,你填一下,先签约三个月,不满意,三个月后尽管走,满意,希望能加入,武汉观众希望你能留下来。”三个月后,李蔷华正式加入武汉京剧团,同时调入的还有妹妹李薇华和关正明。后来妹妹又因自身原因调出,回到上海。

武汉中山大道上有个江夏剧院,位于仅次于上海大世界的新市场园内。1952年中南军政委员会撤销,中南京剧工作团改名为武汉市京剧团,首任团长高百岁是周信芳的高足,副团长是麒门高足陈鹤峰、高盛麟、猴王郭玉琨、于宗昆。随着李蔷华、关正明、陈瑶华等演员加入,力量十分壮大。

1954年,李蔷华与马连良先生的高足、著名须生关正明结婚,也就是那一年,武汉发大水。响应党的号召,全武汉的人民群众都被动员起来修堤抗洪,李蔷华所在的武汉市京剧团也不例外。男同志都被派去修大堤了,团里领导开动员会,让全团上下都明确,对演员来说,唱戏就是抗洪,就是修堤,哪里需要就去哪里,没有人争名争利,团结的风气很好,很少有偷懒的,都要求进步。李蔷华那年怀上了二女儿红红,团里知道她怀孕了,就想让她好好休息。当时她参演的曲目是《汾河湾》,团里想了几个方案,要么把这个节目撤下,或者临时调人替换。

要强的李蔷华听说后就急了,跑到高百岁那里表态,对同志们的关心照顾,她表示感激,但自己是跑码头演戏的苦出身,不是富家小姐,没那么娇贵,为了支持抗洪,组织上派给我任务,就是对我最大的信任。

高百岁听了仍然好言相劝:“蔷华同志呀,这是大家的一片心么,关心爱护你么,你不要有顾虑,安心休息,保护好肚子里的小宝宝。”

李蔷华听了,急得直跳脚,眼泪都要掉下来,怎么讲半天,团长还是这么个认识呀。她又想到了1932年,那年武汉也发大水,水大得漫过了二层楼房,妈妈肚子里怀着薇华妹妹,带着仅有三岁的李蔷华逃难,小蔷华实在没有力气跟上妈妈的脚步,妈妈艰难地蹲下身怀六甲的身子,对女儿说:我的小祖宗哎,你跟我长点力气呀,再不跑,我们两个人,不,三个人,今晚就全没了。虽然已经过去了22年,但妈妈当时说话的声音表情,李蔷华从未淡忘。

这下,轮到周信芳的高足不说话了。

文文静静的李蔷华,泼辣起来也是够可以的。她挺着八个月的身孕,硬是争取到按原计划上演《汾河湾》。戏里的柳迎春需要穿一条小围裙,一般演出的围裙都比较短小,遮不住身子,大家的顾虑也在这里——你八个月身孕怎么遮掩呀。大家想不到办法,李蔷华却有办法,她后来上台穿的围裙是程先生给留下的,程先生是七尺大汉,他能穿的围裙自然又宽又大,她就穿着这个围裙唱,该蹲下去的时候,照样蹲下去,还特别到位,台下的观众们没感觉出什么来,一边看着的同事和知情的朋友,惊得张开两片嘴唇,半天合不拢。费爱能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