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连载|芦花飞白(13)

(7月7日)连载|芦花飞白(13)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子影   2018-07-07 10:12

13.大雪

即便时至深夜,大雪后的湖荡依然白晃晃的。宋家铺子的灯早已经熄了,宋雨晴打开门,四下看了看,回头招了招手,刘大森走出屋门,宋雨晴追出来,把一包东西塞给他。

一双人影站在他们面前。是穿着咖色大衣的唐笑石和李美丽。李美丽从墨绿色大披风里伸出尖细的手指,指着迎面而来的刘大森说:“看,我说的没错吧。”

寒风彻骨,唐笑石一言不发,上前对着刘大森就是一拳。刘大森偏了一下头,毫不留情地还手。他们不是第一次交手,已经熟知对方路数,但今天刘大森的拳头更加凶狠,因为他头脑中还回响着树家林传来的消息。树家林说,唐笑石告诉他哥哥说宋雨晴是圣心的学生,从而引起了树国田对宋家人身份的怀疑。

两个男人在雪地里滚来滚去,用拳头、腿脚攻击对方,互不相让。两个女人终于发现,两人的斗殴已经上升为厮杀,她们扑上去拉,但是一个一个都被两个男人狠狠地推开了。

再次摔倒后,李美丽束手无策,宋雨晴在地上搂了一抱雪,朝着满身雪泥的两个人的脑袋狠狠砸下,同时凄厉地喊道:“日本人屠了南京城了,你们两个还在这里打架!”

两个男人一起坐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手捧着布包的宋雨晴轻轻叩响了沈焕霖家大门上的铜环。身披雪花头上冒着热气的宋雨晴站在沈家雅致的客厅对沈焕霖说:“沈先生好,沈小姐生日的旗袍料子裁好了,这天要变,家母病犯了,请沈经理另找人做吧,别误了您家的大事。”

这天夜里,一条紧急消息穿过空寂的湖面:日军在南京屠城。为策应徐州,日军将沿通榆路北犯,配以飞机数架。恐不日将近盐城,会当在东台一线登抵。

这一天的唐元翰感冒了,午餐他喝了一大碗放了洋葱头的姜汤,放下碗就去睡,当二太太把电话递到唐元翰手上时他很有点奇怪,相识多年,午后小休一个时辰这个习惯他沈焕霖是知道的。

听筒里一片风声,这是沈焕霖从码头上的调控室打来的,他们在那里安了一架电话机。沈焕霖说:“唐经理,那批海门和启东的货,发货怕有问题……”

唐元翰的脑袋有点发蒙,他说:“那些货,上周不就配好了?”

“雪下得太大了。”沈焕霖说。

“那,焕霖你处理吧。”放下电话唐元翰看着外面,雪的确有些大,但是走船也并不是什么问题,他觉得这个电话打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沈焕霖一向是个踏实的人,他没有多想,因为感冒以及午睡的困倦立刻压倒了他。

天快黑时雪停了,沈焕霖带着胡管家来了,胡管家身后还跟着一串棒扛,每人挑着一只热气腾腾的大铁桶。胡管家大声招呼着说:“今天是沈府大小姐十八岁成人礼,沈夫人在吃斋,东家带了敬天礼来犒赏各位了。东家说,时局动荡,各位都不容易,特别备了大肉和烧菜,感谢各位工友这些日子来的帮衬!大伙儿敞开了吃,今儿就不走船了。”

大铁桶打开,大团香气扑面,桶里面装的是大块的藕节烧肉,野鸭肉炒茶干,放了胡椒盐的黄白二米饭,红椒酸泡笋管够,鸭骨炖粉团汤鲜香浓白像妇人的乳汁。

码头上一片欢腾。掌着大瓢向大碗装菜的时候,胡管家低头对领头的刘大森说:“货船压了舱了,放码头上占着泊位又不安全,吃罢了饭找几个利索的,每人在我这里再领一块赏钱,把船停进大丰港里。”

大丰在盐城西北,距离海门和启东是两个方向。旁边一个船工似有疑惑的神情,刘大森将大碗里的烧肉倒进对方碗里,不动声色地说:“吃饭吃饭,东家咋说就咋办。”

雪一停,夜雾顿开,夜空中星子初露,一片寂静中,船队解缆离开,船工在登船时每个人都得到最新的命令:“把船一直向北开。”船工中有人小声议论:“苏北啊?那是八路军的地界了。”“管他谁,只要是中国人的地界就行。”日本人在南京城杀人呢,离得越远越好。

三日后,盐城人真正听到日本人的飞机声了,这一天,几架重型轰炸机飞抵盐城南的东台便仓,丢下了一串“黑油子”,地面炸开的血花淹没了这个千年古镇。之后,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场旷世的大火。(张子影)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