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8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8)

(7月8日)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18)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费爱能   2018-07-08 13:13

18.不叫老师称师父

1955年7月,武汉市京剧团启动赴长江沿线城市演出。既然沿长江走,南京是必到的大码头。李蔷华、李薇华姊妹,南京的老戏迷十分熟悉,团里安排两姐妹分别演出《荒山泪》《香罗带》《红娘》《拾玉镯》《梅龙镇》等,都是当年“蔷薇剧团”叫座的好戏,南京戏迷的惊喜自不必言,大家直呼过瘾。其中有个插曲,李蔷华演《荒山泪》时,程砚秋先生也来看李蔷华的戏了。这一举动,除了是对李蔷华学程成就的肯定,也包括了大师博采众长,有一点“教学相长”的意思在里面。

这一年,周恩来总理提议为程砚秋拍摄一部舞台艺术片。不过,选哪出剧目来概括程先生的艺术成就却有了分岐,程先生自己最喜欢的戏是《锁麟囊》,但组织上认为不合适,最后选择了以反对战争为主题的《荒山泪》。联系这个背景,先生南京看戏就很有嚼头了。

1956年11月李蔷华获湖北省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表演一等奖。对李蔷华来说,这次获奖尤其珍贵。因为这一年的9月30日,她的儿子关怀(后改名关栋天)出生了。这时候,除了1950年生的大女儿丁蕾蕾在香港,武汉这边,加上1954年生的女儿关红红,她身边又有了两个孩子。

其实,她本来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因为7月刚入的党,她热血沸腾,一门心思追求艺术。于是,她可着劲的练功,练靶子,还栓腰,结果儿子还是健健康康给生了下来。躺在产床上,听着儿子嘹亮的啼哭,她这做娘的,闭着眼睛,泪水就止不住地流出来了,心里说:你这个小祖宗啊,生命力可真够顽强的。

1957年的一天,熊省吾去世了。那天,李蔷华正在湖北剧场演戏,妈妈给她发来电报,电文只有四个字:熊叔已故。不知内情的看到这封电报绝不会想到是她的生父去世了。事实上,对秦如冰和孩子们来说,你看不起唱戏的我,你也不可能得到我应有的尊重。因此,全家人统一称他为“熊叔”,李蔷华跟他的联系,仅限于每年春节的礼节性拜年。她会披上平时不常穿的貂皮大衣,匆匆上门去,跪下嗑个头,起立,扭头就走。礼数到了,感情淡漠。

湖北剧场在长江对岸,其时大桥未通。演出间隙,李蔷华匆忙去邮局给妈妈寄钱。隔天,她去告别遗体,还是穿上大衣,跪下嗑头,走人,不说一句话。这倒不全是因为感情,主要是她不想让别人去猜她跟这个人的关系。

1958年的一天,李蔷华正在后台化妆,突然有人一闪而入,跪下就磕头。这个人叫李丽丽,15岁,是个京剧迷,看过很多表演,独爱程派,而程派中就喜欢李蔷华。她希望拜李蔷华为师学程戏。

经过接触,李蔷华发现朱丽丽的天赋确实好,就掏心掏肺地把自己的舞台经验传授给她。那年,有五六个青年学员跟李蔷华学习。虽然他们文化背景各不相同,但在一起交流自己对老师的看法时,你一言,我一语,竟然惊人地一致。

“三名三高”,老师哪条都挨得上,但怎么看,老师都没有什么特别,跟我们普通人一个样。一出大戏演完,后台工作人员往往很忙,装台、卸台,就跟救火一般。这时,许多演员会去帮忙扛箱子、搬东西,李蔷华也是“许多”中的一员,而且是真肯下大力气的,决不是做做样子。

学生们发现,自己的老师谦恭和善,对后台人员和化妆师都非常客气。偶而有剧团的演员跟他们聊天,说,你们老师呀,大好人一个,从不争戏、争地位,派她下农村,她没二话。你们还不知道吧?她给灾区捐款,做好事,做了就做了,从来不说。

其他学生都叫李蔷华李老师,只有朱丽丽一口一个师父。她把她当楷模来崇拜,老师这个称呼不能概括,一时没有更好的词,就叫起了师父。小姑娘心里暗下决心,不管是舞台上、生活上、做人上,她都会是影响自己一生的人。李蔷华也默认了。她偏爱这个小姑娘。

现在湖北省京剧院有中青年三个程派,武汉市京剧院有一个程派传人,他们都是李老师的传承人,在湖北很受欢迎。现在全国各个剧团的程派都各不一样,大多数观众还是喜欢老程派。朱丽丽15岁以后,从师父身上学了很多东西,现在又在湖北教了很多学生,也是桃李满天下,很多人都说她非常像师父。费爱能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