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途窘事之叹

囧途窘事之叹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怡然   2018-07-09 16:59

外出旅游,便可谓踏上囧途,烦恼事、难堪事、尴尬事在所难免,而囧途上头号窘事,恐怕非如厕难莫属。

早些年,国内旅游景点饱受诟病的公厕肮脏奇臭现象,险些成为世界级的“奇葩”。其实,国外旅游所遭遇的公厕问题,也每每让人陷入焦虑无奈的窘境。

那年第一次到俄罗斯,在圣彼得堡游览,及至滴血大教堂附近时内急加剧,却四处未见公厕。不知所措之际,突然发现路边有一家宾馆,便一头闯入,孰料被一“黑猫”拦下,我急他不急,竟伸出手指示意要钱。8块?卢布?NO,美元!这家伙明着敲竹杠啊!语言不通,急上加急,又不愿无辜挨宰,甩出一美元后硬冲了进去。

一次在美国,逛了半天也没找到方便之处,临上大巴时问导游,他竟指了指边上灌木丛中一个缺口,让我钻进去。呵呵,这暗道通往露天“公厕”,想必是经常有人被“导”向此处,就地方便的。

一些国家的公厕相当干净,尤其是发达国家,几乎无甚异味,且设施齐全,但数量之少,常常让人匪夷所思。特别是欧洲有些地方,不仅难觅公厕,即便有,也是小得可怜。当然,不少地方的公厕要收费,刚需之时也并不计较。最要命的,是在最窘迫之际,连想交钱都没门!

高速公路上的休息区,公厕总该是宽敞的吧?未必,一些公厕男女共用倒也罢了,却统共只有一个坑位,男男女女混合排队憋屈傻等,俨然成为怪异一景。到加油站,要方便就方便了吧?不尽然。那次在立陶宛,在从首都维尔纽斯前往十字架山的途中,急不可耐的游客纷纷请求方便。于是司机载着一帮中国老头老太,四处张望,一路寻觅,硬是不见公厕踪影,接连驶入三座加油站,均如厕未遂。一座虽有厕所,但被大巴上乘客之众吓坏,断然拒绝“尿客”下车;而另两座加油站,压根就不设公厕!至于那些接待团队游客的餐厅里,厕所竟也“迷你”得令人叹为观止。真不知那些地方何以如此重“进口”而轻“出口”?

往深里想,公厕应是旅游资源的有机构成。而目前看来,这个“供给侧”亦需改革,标新立异、锦上添花固然不错,雪中送炭却紧要得多。有一回在维也纳街头探寻多时,发现一座半地下的收费公厕,投币一欧元,得以通过无人值守的自动闸机进入,继而大惊失色,莫非走错了地方?外间四壁乃似酒吧里琳琅满目的酒柜,里间墙上是一排浓妆艳抹的人头造型,张着一只只血盆大嘴。啊,这是厕所吗?定睛看去方哑然失笑,原来那些人嘴造型,正是尿盆!另一回在旧金山的双子峰,快到集合时间当口,才好不容易见到一座公厕,只见约摸八九个游客在门外排着队,心想这队伍也不算长,等就等吧。站定后才看明白,这是一个智能化的环保公厕,高科技高得似乎过了头。偌大的地方仅一个坑位,且一人出门后,拱形门即刻自动关闭,里面自行冲刷、清洗、烘干、消毒,足足折腾3分钟后才重新开门迎客。如此这般,慢慢吞吞,周而复始,真真急煞人也!唉,游客如云的景区,公厕用得着这么“高大上”嘛!

历经囧途窘事,痛感旅游期间的如厕之便,实乃游客一大幸事。 突发联想,每年的9月27日是“世界旅游日”(World Tourism Day),每年的11月19日是“世界厕所日”(World Toilet Day),若能把这两个“WTD”的终极诉求勾连、统筹、融合起来并切实付诸实施,还会有那么多囧途窘事么?(怡然)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