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书香满园乐徘徊

阅读者|书香满园乐徘徊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8-07-09 18:15:00

来源/视觉中国

儿时拾起的第一本课外书的书名已被我丢失在记忆的河流之外,穿越岁月的尘沙,一个背着书包手捧着童话书边走边看地走在回家路上的身影却是那么清晰。记得把我深深吸引住的第一部童话是格林的《野天鹅》,长大了再读,即使知道它不真实,依然会为女主人公美丽的艾丽莎公主的坚韧,纯真和善良而感动。我想,是《野天鹅》的故事为我打开了文学之门,而后就这样着了魔法似地一步步走近了文学的王国。读安徒生童话,读《一千零一夜》,读《赖宁的故事》,校图书馆也成了我的徜徉之地。时至今日,我的宝贝盒子里还依然珍藏着一枚“上海市红领巾读书读报奖章”,那是图书馆老师对于我热爱读书的馈赠,也是如今的我对于金色童年的美好见证。    

上初中时,曾偷偷地懵懵懂懂地看过姐姐放在枕头底下的考林麦卡洛的《荆棘鸟》,记得书的扉页上有写“澳大利亚的飘”,那时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到了高中才了解到有一位美国女作家写了本《飘》,那是本厚如字典但很精彩的书,让我捧读了整整一个寒假。还看过雨果的《笑面人》,读的有点苦涩。那时没有人给过我指导,因为喜欢,所以懵懵懂懂地看。

转而上了高中,在区图书馆办了卡,寒暑假借的书可就多了,也碰到了文学的启蒙老师,还有几位爱好诗歌的朋友,在她们的带领下,读顾城,读海子,读张爱玲,读三毛,读简奥斯汀,读勃朗特三姐妹,读……那时的自己就已经知道,这辈子我与书与诗与文学肯定没完没了了。于是,高三,选择文科班,大学,选择中文系,如今工作,选定了语文老师,一路走到底。

悠悠青春四年大学,日子是悠闲的,我的课余生活几乎也被书占领。中外名著,一网打尽,喜欢沈从文的田园牧歌,感伤于巴金的《家》《春》《秋》,迷恋余杰的《香草山》,读马尔克斯的,卡尔维诺的,还有金庸全集,等等等等,一本本读过来,那么充实。四年大学,时常和室友在久久书城上疯狂购书,亲爱的《三毛全集》,《张爱玲全集》,《莎士比亚全集》等百本书籍已满满地霸占了我的书橱。犹记得那次我和室友仨扛回一箱子的莎翁全集,因为是特价,而且经典版,我们人手一套,从底楼搬到三楼,忙得一身汗,却那么兴高采烈,心满意足,心里感受到的捧在手里的不是书的重量,而是知识的分量,文化的力量。我们中文系的学生有着传扬文化的使命,为这使命感我和室友自豪了一回。有点傻,但很可爱,不是吗?临毕业时,意外收到校图书馆的馈赠,一本特制的大学阅读档案,把我大学四年借的近五百本书都罗列好书名,作者,出版社,制作成精美的记录册赠予我,超有纪念价值,超欢喜。小学的一个读书读报奖章和大学的阅读档案,为我十六年的求学岁月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圆,这是巧合,还是命运?我想是命运,因为书,文学,早已经走进了我的生命。

一路成长,一路书香,借着书的力量,我才能抵抗这世间悲凉。犹记得,高三紧张枯燥的迎考岁月,艰难地啃着数学题,啃不下了,拿起三毛怀念荷西的文章,洒几滴热泪,接着啃数学;至亲之人过世,读到张洁的《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不禁红了双眼;平日若有烦心事,拿起喜欢的小说《解忧杂货店》、《人生若只如初见》、《纸玫瑰》等等,让自己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的喜忧也就淡忘了。

余秋雨曾说:“只有书籍,能把辽阔的时间浇灌给你,能把一切高贵生命早已飘散的信号传递给你,能把无数的智慧和美好对比着愚昧和丑陋一起呈现给你。区区五尺之躯,短短几十年光阴,居然能驰骋古今,经天纬地,这种奇迹的产生,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阅读。”有幸,我能在书香中长大。如今,我成了一个语文老师和一个七岁女孩的妈妈,我还能带着我的学生和女儿徘徊于满园书香中。只愿我和我的孩子们都能手染书香,“腹有诗书气自华”。

作者:倪玲军  

本次活动是由上海市文明办、上海市教委、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新民晚报社联合推出,“阅读者”征文优秀作品将收录进《阅读者》丛书,在2018年上海书展上发布。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李茜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