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芦花飞白(15)

连载|芦花飞白(15)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子影   2018-07-11 11:07

15.惊风

树国田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树国田将一张报纸推到唐驯石面前,上面有一张照片:唐元翰与沈焕霖站在码头的货场上,货场货物堆积如山,远处几根船桅直立。题图文字说:盐务裕华交好避风,大批货船幸未受损。

唐驯石沉默着。树国田身后的墙上也有一副照片,照片里的女人穿着素锦旗袍,有着优美的蛋圆脸。下面的供桌上点着三炷香。

树国田的手指敲着桌面说:“日本人要来了。从当下的局势看,日本人占领中国是迟早的事,姓蒋的天天喊抗战,要指望他手下的饭桶打败日本人,你信吗?”唐驯石没吱声。

“我告诉你,日军已近城南,沿通榆路北犯,韩主席有心共治,但他在日本人那里究竟有多少份量,相信你我都清楚。不过,只要不是共产党,不管谁进盐城,谁克了谁,对我们都影响不大。今天是淑媛忌日。三年前我在她坟前发过誓,我和共产党不共戴天。”树国田站起来,大声下令:“传令下去,从现在起全城搜剿。发现共党嫌犯,无须查验,即刻正法。”

天色暗下来了,码头仓库前,唐笑洁用围巾包裹着头脸,从堆满绵纱包的货场出来,慢慢地摇着带轮的木椅往回走。一队散工的盐工正晃晃荡荡向回走,突然一声枪响,她的眼睛睁大了,黑衣警察从各个角落冲出,冲进码头。警察们挥动大棒,开枪,盐工们哗然四下散开,一个人奔过来,是刘大森,他在狂奔,他在街头上左转右转,突然撞在她的轮椅上。

刘大森站住了,围巾脱落下来。她坐在轮椅上,双拐搁在轮边。刘大森呆呆地注视着面前这张仿佛细瓷皎月般纯净的脸庞。唐笑洁也直直地盯着刘大森,泪水渐渐盈满眼眶。

又是几声枪响,一片黑乎乎的人影追来。马蹄声中传来唐驯石的喊声:“在这边!”

近旁的几个盐工紧张地大喊:“森哥,警察来抓人了。”

唐笑洁突然大喊:“快跑,跑啊!”

刘大森不动,依然站在她面前。唐笑洁突然挥拐向刘大森打去。刘大森躲开了,唐笑洁拐杖挥空,重心不稳,从车上摔了下来。刘大森跑起来了,他在奔跑中回头看了一眼,但视线被乱哄哄的人影完全遮挡住了。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的头上突然挨了一棒。

起风了,突然而起的风呼啸着穿过,疾风中黑衣警察像蝗虫般扑来,人群四下惊散。唐笑洁跌坐在地,仆人不知去向,她努力爬向木轮椅,但她的轮椅被几双又黑又瘦的手按住了。一群叫花小孩围着她,胆子大的用手去抓她的衣服甚至披散的头发。树家林跑过来,他收起枪,弯腰将唐笑洁抱上木轮车。

风在巷口呼呼而过,扬起的灰尘屑打着旋。“问渠”的门口空无一人,只有一辆人力车停在那里,车夫不知去向,匆匆赶来的唐元翰和二太太站在车前四下张望,树家林顶着风从“问渠”的大门走出来,脸色冷峻,佩枪警服严整:“你们可来了,快把大小姐接回去。”

车帘一张,唐笑洁在里头端坐着,脸色呆呆的。二太太看到笑洁衣裙上的血迹吓得啊地叫起来,树家林说,“没有,小姐没有受伤。”

树家林弯腰将唐笑洁扶下车,唐笑洁回身看了看,突然伸手打了树家林一巴掌,厉声地:“谁允许你碰我的?”

树家林挥手回绝了唐元翰的歉意,他捂着脸压低了声音对唐笑石说:“唐经理,我得赶紧走了,警察局今天晚上有行动,盐务局人多,唐经理该料理的就料理吧。”

猝然刮过的风刮走了他下面的话。树家林迅速消失了。马车咣咣走在路上,经过电报楼,唐元翰突然说:“停。”

半小时后,坐在自家客厅的唐元翰揉着胀痛的脑袋思量着。他今天在路上打给沈焕霖的未署名电报肯定不是没有意义的。

自鸣钟响了九下,唐元翰望着一桌冰冷的饭菜,突然开口问道:“笑石,二少爷呢?”

唐笑石正拉着宋雨晴在街上飞跑,入夜后他们沿东浦大街张贴传单,刚拐进一个街口,暗里突然冒出一队人,喊叫着冲向他们。这些人显然埋伏已久,身上的枪剌在奔跑中闪动冷光。唐笑石扔掉浆糊桶,拉着宋雨晴一路狂奔。前面有个深黑的小巷,两人进去,跑一段,拐过数个弯,才发现是个死胡同。后面的黑衣兵警越来越近,唐笑石突然返身,搂过宋雨晴,把脸紧紧地贴在她的嘴上。张子影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