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还是倒贴?新西兰投巨资引大牌电影来取景

补贴还是倒贴?新西兰投巨资引大牌电影来取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综合   2018-07-11 15:24

2017年,超级英雄“黑寡妇”饰演者、著名女星斯嘉丽·约翰逊款款走进新西兰下哈特一家咖啡馆。“在这里我吃到了这辈子最棒的巧克力蛋糕”。斯嘉丽这句话让一家叫作Zany Zeus的咖啡店一夜间成为“网红”,只在每周六上午才现做现卖的斯嘉丽同款蛋糕成为当地人热捧的对象。

据悉,斯嘉丽来新西兰是为了拍摄好莱坞动作大片《攻壳机动队》,期间她在惠灵顿生活了6个月。

蛋糕的背后,是新西兰政府为吸引国际大制作、大明星来当地取景拍摄而出台的影视补贴计划。根据今年6月发布的“新西兰影视项目补助金”(New Zealand Screen Production Grant, 简称NZSPG)评估报告,这个计划已持续8年,花费近六亿纽币。

按照NZSPG规定,有新西兰深度参与制作的合拍片(尤其是好莱坞大片),政府将补贴所有制作成本的25%给制片公司。 以斯嘉丽·约翰逊的片酬为例,拍《攻壳机动队》让她进账1200万纽币,其中300万纽币就是由“补助金计划”支付的。《攻壳机动队》的总制作成本是1.22亿纽币,换算下来补助金计划”支付的部分高达3060万纽币。不过,这部影片在美国上映后,总票房只有5922万纽币。这意味着新西兰成为仅次于制片公司的“冤大头”,给这部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的电影买了大单。

据悉,NZSPG前身是90年代末新西兰政府为资助彼得·杰克逊爵士拍《指环王》三部曲而实行的临时退税计划。《指环王》的成功——不论是票房上、口碑,还是17座闪闪发光的奥斯卡,都让新西兰陷入举国欢腾,也开启了政府资助国际影视制作的“潘多拉魔盒”。2010年随着NZSPG计划正式启动,政府满怀着把惠灵顿打造成南太平洋好莱坞的梦想。那年如果不是当地市民自发阻止,惠灵顿机场差点就竖起一个巨型的“惠莱坞”(Wellywood)标志。在NZSPG计划启动后,新西兰花费5.75亿纽币资助了《吹梦巨人》、《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卧虎藏龙2:青冥宝剑》、《银河护卫队2》以及《霍比特人》三部曲等多部跨国制作,其中仅《霍比特人》一个项目,新西兰政府就支付了1.61亿纽币的制作成本。

那么取得的收益如何呢?根据NZSPG报告,最近三年新西兰政府已支付了1.771亿纽币,但新增税收只有1.269亿纽币,直接亏损了5000万纽币。

在新西兰金融界,“好莱坞会计”一直是对财务不透明的揶揄。就像这次NZSPG在报告中写道: 虽然政府收入减少,但影视拍摄给当地创造了经济效益:新西兰政府每补贴1纽币,给当地带来2.39纽币的净经济效益。不过,这一结论却受到业界严厉反驳:通过使用相同数据比对,1纽币的政府补贴其实只能带来70纽分的经济效益,也就是说完全是个亏本买卖。

不过新西兰政府对NZSPG依然抱有信心:由好莱坞大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指导、正在惠灵顿拍摄的《阿凡达2》和《阿凡达3》,很可能创下新西兰政府对影视项目的补贴纪录。为了展现壮丽多姿的潘多拉星球和扑朔迷离的异星物种,两部电影的制作费用可能超过10亿纽币。根据NZSPG补贴协议,意味着新西兰至少会给《阿凡达》系列电影垫付2-2.5亿纽币。

虽然NZSPG计划付出巨大,但新西兰依然认为该计划为当地带来了明显改变。新西兰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逊(Grant Robertson)说:“这一计划给新西兰带来了大量人才,对新西兰电影工业的发展也相当有利。”

罗伯逊的评价很可能指向维塔工作室(Weta Workshop)。这家由理查德·泰勒和彼得·杰克逊创建的全球领先电影制作公司已经成为“惠莱坞”的重要发动机。它有着330名员工、琳琅满目的特殊道具和超级大的制模工坊,还有为游客提供观光讲解的维塔工作室之旅。从本质上来讲维塔电影工作室是一家价值4000万纽币的商业地产公司,它为电影拍摄提供厂房空间、道具制作以及设备租赁。

但维塔的真正内核在于维塔数码(Weta Digital)。这家特效制作公司拥有全世界最大的视觉特效专用超级计算机,每年光电费就烧到了七位数。维塔数码有1650名员工,集中了惠灵顿80%的影视工作者,这里也是人才全球化的一个缩影:维塔数码有四分之一员工都持有工作签证,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出生在海外、已经入籍的新移民。维塔数码是新西兰移民局的认证雇主,这意味着它可以为雇员申请优才工作签证(Talent Work VIsa),员工无需经过移民局打分系统,只要给维塔数码连续工作两年就可以申请居留权。

全球人才招募推动了维塔数码的爆炸式发展,从《指环王》、《金刚》、《纳尼亚传奇》、《丁丁历险记》、《钢铁侠3》、《速度与激情7》、《哥斯拉》、《银翼杀手2049》、《复仇者联盟3》到今年年底即将上映的《牵引城市》,维塔数码已经发展成为好莱坞顶级大片的特效首选。而根据维塔数码首席运营官大卫·赖特(David Wright)的说法,政府补贴是帮助维塔数码留住客户的重要手段:“这个行业只有几家精明而强大的客户,在维持客户关系上我们可用的筹码有限。”他说政府补贴是让好莱坞考虑新西兰的先决条件。像维塔数码参与制作的《攻壳机动队》,如果没有新西兰政府的补贴,制片公司梦工厂的首选拍摄地点是更具后现代气息的柏林而不是惠灵顿,这样一来“寡姐”恐怕永远也吃不到那块让她毕生难忘的蛋糕了。

谈到维塔,总是绕不开一个名字:彼得·杰克逊。这个童心未泯的大胖子从小到大都被一种叫“Weta”的新西兰独有昆虫吓得要死,最后却用了Weta作为自己公司的名字。作为全世界最有名的新西兰人,他拥有维塔数码四分之三的股权,维塔工作室的三分之一以及独立制片公司Wingnut影业。根据NZSPG报告,与彼得·杰克逊相关的全部电影项目,80%都获得了新西兰政府补贴。 “政府补贴是资助片商在这里拍摄电影。”他说只有靠补贴机制,才能让新西兰与其他国家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

南加州大学公共政策副教授迈克尔·汤姆(Michael Thom)说,新西兰已经成为跨国电影制作迫使政府补贴加码的有趣案例,他认为各国对影视的补贴已经成为一场代价高昂的竞赛。根据他的研究,国家每投入1块钱用于扶植电影工业,却只能带来10分钱的收益。“很少有人会容忍其他行业存在如此高额的补贴。你能想象石油公司这样做吗?或是银行业?不发生街头暴动才怪。 在我看来这问题很简单,它取决于新西兰是否希望存在电影工业。”

本报综合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编辑:梅璎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