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0)

连载|李蔷华:立雪程门漾秋声(20)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费爱能   2018-07-11 16:38

20.艺无止境

转眼到了1960年,这一年李蔷华的《江油关》与观众见面了。与程砚秋先生的《亡蜀鉴》不同,虽然都是改编自《三国演义》第117回,但《江油关》在剧本上有了更动。那年,中国京剧院周信芳院长去武汉,看完李蔷华演的《亡蜀鉴》。周院长有个提议,把《亡蜀鉴》搞成折子戏,《度英平》《江油关》《取寻阳》《哭祖庙》,一折一折串起来。李蔷华就是《江油关》这一折戏的主演。

第二年,她携这部戏参加湖北省全省会演,一举荣获一等奖。在这个戏里,李蔷华在唱腔和身段上,用了许多程先生的东西,人们对她演唱的评价极高,诸如她在音韵上相当讲究;吐字、发声、四声极其准确;听起来外柔内刚;情态动人等,都在这部戏里有了淋漓尽致的表达。

得了全省会演一等奖后,有好几个省的剧团派人去向她学习,无形中,《江油关》成了李蔷华的戏。李蔷华说,《亡蜀鉴》弄成《江油关》,是“长篇小说改编成中篇”,只是处理方式更合观众的胃口罢了。

得奖后,上海京剧院的演员毛剑秋最早跟李蔷华学《江油关》。后来带戏去北京演,毛泽东主席看了一场,很喜欢。为这个事,毛剑秋写了篇长文谈体会,上海《新民晚报》拿出整版的篇幅刊载,毛剑秋好高兴,把这个事儿,第一时间告诉李蔷华,与她分享自己的喜悦。

1960年3月到6月,北京举办表演艺术研究班,办班三个月,有梅兰芳先生主讲的《游园惊梦》。大师就是大师,久违了梅先生的杜丽娘,千媚百娇眼神,转而低眉含频,如珠蕴椟中,时有宝光外熠。李蔷华的最大体会是,艺无止境,向大师学习,总有所获。

这一年,年仅53岁的妈妈秦如冰去世了。就在小弟海海即将结婚成家的当口,她生病倒下了。躺在病床上,她拉住李蔷华的一支胳膊,摇呀摇,就是不开口。李蔷华知道,她始终牵挂着弟弟,她的话都写在忧伤的眼睛里。

对这个小弟,年龄开始上去的妈妈一直有内疚。演艺人家,浪迹天涯走码头,小孩子没有上学读书的机会,加上对小弟弟,妈又特别宠爱,一直是老母鸡护雏般,把他庇护在她的翅膀下。这么多年了,弟弟没有正经出去工作过,更没什么技能,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她是担心这个!之前,母女有过多次围绕弟弟的谈话。后来,妈妈还是把话说了出来:“这个弟弟你要管。”女儿说:“管是一定管,但他不能依赖,他要成家,要立业,这是主要的。”李蔷华的原则性,什么情况下都会坚持。这就是她的性格,不管是吃亏还是占便宜,都是这样。妈妈弥留之际,她把嘴巴贴上妈妈的耳根,轻声说:“妈妈,有女儿在,您放心走吧。”

妈妈去世那年起,李蔷华鼓励弟弟找工作,兜了一圈,找到个踩三轮送货的差使。李蔷华说:“也好,没有技能只能干这个,自食其力。”他每月挣20元,李蔷华每月再照顾他25元。弟弟结婚后有了个孩子,她每月多寄10元。添了老二,她再多寄10元。后来有了老三,她每月再增加10元。从1960年到1984年,整整24年,哪怕她蹲牛棚的时候,也一月都没拉下。文革期间,李蔷华工资减半,每月只有120元,给弟弟的钱却一分不少,每月寄45元。

后来弟弟的大儿子进了合资企业,女儿也很好,女婿是在香港认识的,会几国语言,现在上海开公司。可惜弟弟却过早地离世了。

1962年3月在文化部主持下,张君秋与武汉京剧团联合演出《红鬃烈马》。张君秋、李蔷华、陈瑶华分饰王宝钏,高百岁、郭玉昆、关正明分饰薛平贵,王婉华饰代战公主。6月李蔷华随武汉京剧团赴沪演出。这一年,中国唱片公司灌制了《江油关》的唱片。之后的几年,李蔷华热衷的传统戏曲演出完全被现代戏取代。1964年6月李蔷华和高维廉首演了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9月李蔷华与关正明、倪海天、张宏奎、熊志云、张剑英首演了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10月李蔷华与高盛麟、张宏奎、朱宝康、刘文振首演了现代京剧《节振国》。1965年7月李蔷华、刘敏霞、张宏奎、高世泰、李正福首演了现代京剧《南方来信》。1965年9月关正明、李蔷华、谢宗俊、陈少蜂、张剑英首演了现代京剧《渡江第一船》。费爱能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